认识可能受457 签证变化影响的人们

457 VISA HOLDERS
VARIOUS
457签证的废除让举国上下的, 众多外国工作者对前途感到迷茫。

在澳大利亚, 超过九万五千人现持有457 签证

他们是科学家、厨师、技术开发者、音乐人还有更多的技术性专业人士。他们在我们的城市工作,为他们所在的领域贡献,保证产业的鲜活。

联邦政府此前宣布了废除457签证类别。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二年的和四年的工作签证类别,希望以此可以把更多工作机会留给本地的优秀人才。

这则消息让全国上下、很多来自国外的业者都紧张起来,不知道这对他们的未来就业机会有怎样的影响。

这群专业人士告诉澳广,457的废除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艾琳·沃恩 (Erin Vaughn),遗传学家

Erin Vaughn
sea sponges
艾琳·沃恩研究海绵的进化。 ABC Radio Canberra: Hannah Walmsley

一年前,沃恩博士和她刚组建的家庭,从美国移民到堪培拉,她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拿到了一个博士后的研究职位。

她和她的丈夫两人都从事科研工作,持有457签证。

“海绵模仿早期的动物,我们希望它们可以给我们一些关于自身的健康状态的启迪。”

“老实说,对457签证的打压让我感到很害怕。”

“我不确定,这将对我的家庭有什么影响,我不确定这对我将来工作的影响是什么。”

“我觉得这除了对大学和相关的研究工作造成伤害之外,一点用都没有。”

西尔万·拉菲特(Sylvain Lafitte), 软件产品设计师

Sylvain Lafitte
softWARE
西尔万·拉菲特设计软件方案来帮助用户解决问题。ABC Radio Melbourne: Simon Leo Brown

拉菲特先生持有457签证,在墨尔本一间会计软件公司Xero上班。

他在2010年离开法国,2015年移居澳大利亚, 此前他在新西兰工作。

“我的职位找人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当然在本地找了,但是我们的团队发展得非常快,而我们需要设计者。”

“如果我们找不到人,我们必须从别的地方找,或是放慢整个公司的发展速度。”

“这让我担忧,因为我的职业在名单之列,这就意味着我只能重新申请一个二年的续签。”

“干我们这一行,二年不算什么。我在一些项目上,工作超过三年。在两年的时间里,你其实干不了什么。”

艾玛·麦格拉思(Emma McGrath), 音乐人

Emma McGrath
musIC
艾玛·麦格拉思在欧洲和美国都在交响乐团中演奏过。ABC Radio Hobart: Carol Rääbus

一年前,麦格拉思女士和家人一起, 从英国移居到霍巴特, 她以乐队首席的身份加入了塔斯马尼亚交响乐团,

我是我们乐团里,在这个交响乐团史上第一个拿457 签证的人。

“我觉得我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人选,其中一个原因是,我有很好的在欧洲和美国工作的经验,两地的交响乐传统底蕴都比澳大利亚深。”

 “我明白这样做的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保证澳大利亚本地人找到工作,而我也尊敬这一点。”

“但是,我觉得这些签证变化,会让交响乐和经典音乐的多元化的秉承变得困难起来。”

珍妮弗·谢勒(Jennifer Scheurle),游戏设计师和教师

Jennifer Sheurle
COMPUTER
珍妮弗·谢勒在日本工作过,负责设计电子游戏ABC Radio Sydney: Amanda Hoh

两年前,谢勒女士从她德国的故乡搬到悉尼,她在一所职业学院里教游戏设计。

职业教师在新签证的建议名单里被剔除了, 同样地, 游戏发展行业里的一些工种也被除去了,比如说多媒体设计师、作曲师和媒体制作人。

“我教学生如何用编程、编码和3D动画来制作游戏。”

“当457签证的新闻出来时,游戏行业非常沮丧,因为这真是一个全球性的行业。”

“澳大利亚非常注重独立发展,我们只有雇佣5人到30人的工作室, 最高端的3A工作室或是有好几百人的工作室在澳大利亚是不存在的。”

“我们除了从别的国家那里,寻找会发展大项目的(资深)人才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迭戈·加西亚-贝利多(Diego Garcia-Bellido), 考古学家

Diego Garcia-Bellido
DISPLAY
迭戈·加西亚-贝利多希望科研不会因为签证改变而受到影响ABC Radio Adelaide: Brett Williamson

凭着一个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与阿德莱德大学的奖学金,加西亚-贝利多博士在2012年来到了阿德莱德。

这个西班牙出生的考古学家接着继续公职,他正在准备办移民。

“阿德莱德刚好离全球最棒的一些化石地点非常近。这些化石涵盖了动物出现之前和之后的(时间段)。”

“在(科研)领域方面,没有足够的人来填补空缺,而这些职位正是由我们非常有活力和不断增长的经济促成的。”

“我认为,如果只看澳大利亚大学里的已有人才,有很多这样的职位都无法找到合适的人选。”  

题图注释: 457签证的废除让举国上下的众多外国工作者对前途感到迷茫。由ABC Radio: Carol Rääbus, Simon Leo Brown, Hannah Walmsley提供; Amanda Hoh , Brett Williamson , Carol Rääbus , Hannah Walmsley 和 Simon Leo Brown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