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豪移民澳大利亚的问题与机遇

Sydney Opera House Sunrise
朝霞下的悉尼歌剧院

自从2012年底开始,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所推出的旨在吸引高净值移民的计划“重大投资者的签证“类别吸引了不少来自中国的百万富翁及家人永久性地移居澳大利亚。这些曾投资至少 500 万澳元(约合超过2600万人民币)的移民“新贵”给澳大利亚带来了什么?他们又遇到了什么困难呢?

一位188(俗称500万重大投资者​)投资类别申请人胡峻豪接受澳洲佳记者方腾采访

来自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深圳的成功商人胡峻豪2016年1月份带着一家四口移民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

“在决定以188类别签证(即俗称500万重大投资者)移民墨尔本是有几个原因的。首先就是这里的教育资源非常好。第二个就是这里的环境非常地好。第三个这里我还有几个朋友。综合以上的原因,所以我们选择了墨尔本,”胡峻豪先生说。

澳大利亚联邦移民部公布的数字也显示从这个"重大投资者签证"(Significant Investor Visa,SIV)类别正式推出的2012年11月24日到到2017年2月28日为止,澳大利亚政府担保的重大投资者签证总共发出了1746个,为澳洲注入资金金额达到87.3亿澳元。在其中维多利亚州担保的人数最多,中国申请人占总申请人数的将近90%,获得签证数量也高达88.4%。 

与其他类别的移民不太一样的是500万重大投资者签证申请人在决定移民之前都做了不少“功课”。胡峻豪先生也不例外。在2006年之前,他因做生意原因已来过澳大利亚不下20次,但是他说在定居墨尔本之前,多会到南澳及新州做生意。主攻国际贸易、进出口、投资和货运卡车等生意的胡峻豪先生目前往返于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当“太空人”,而妻子则带着孩子“留守”澳大利亚。

对于新移民来说,如何适应语言、文化、社会制度不同所带来的障碍是最首要任务。这些所谓的富豪移民有没有面对类似的问题呢?

西澳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杰博士认为这些特殊移民与众不同。

“这好像不是一个大问题,不少(富豪)移民其实还是生活在国内,澳洲的身份和房产只是提供了跨国活动和经营的便利,还有就是为下一代提供了发展的机会。根据我身边的观察,那些不会英语但经济实力雄厚的移民,在澳洲社会上比我还忙!”

澳财网主经济分析师魏睿郝说不同的制度多多少少会引来水土不服的现象。

“澳大利亚的法律体系与中国的很不同。在个人财富的计划上,尤其是税务上,两国体制也很不一样。从哪里获得专业、可靠的商业咨询成为了这些富豪们的一个首要考量点。”

胡峻豪先生深有同感。

“由于文化的差别,澳中两国做生意的模式差别是非常大的,所以在移居澳大利亚之前,我们已经做了足够的思想准备。我们在移居澳大利亚之后。没有纯粹地照搬中国经商的办法,在不断地适应、调整当中。”

在更多地了解了澳大利亚本地的情况后,胡峻豪先生发现了一些商机,于是进入到了澳大利亚红酒、保健品产品的出口产业。

“总体来说,澳洲的主要经商环境,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他们都很重视对中国的贸易往来。政府的一些机构都在主推澳大利亚有优势的产品。”

“来自中国的富豪投资者带来的不仅仅是金钱”

商店找钱
澳元AAP file photo:Alan Porritt

作为吸收这批富豪移民最多的维多利亚州,维多利亚经济发展部新闻发言人在接受澳洲佳书面采访时表示从短期上看这些获得"重大投资者签证"的人士将投资、商业头脑及创新与创业精神带入维州主要产业之中。

“他们对中国产业的了解和商业脉络对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维州公司来讲如获至宝。”

该发言人指出:“从长远角度来讲,维多利亚州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有能力吸引海外的人才进入。‘重大投资者签证’持有人可以潜在担任维州与中国商业往来的未来使者。”

澳财网的首席经济分析师魏睿郝也表示中国富豪进入澳大利亚带来了不少投资与资本,这对于澳大利亚经济来讲注入了不少新活力。

“我们知道财富和资本的进入往往会带动更多的产业,更多的投资。这些富翁往往愿意投资到一些新的产业,而不只是局限于投资到被动的固定收益的资产。他们不希望把自己置于半退休的状态之中。”

“另外,除了资本本身带来的升值和收益之外,他们背后往往有很强的关系网络和很敏锐的市场触角,他们可以帮助澳大利亚的一些产品和服务在将来进入更为广阔的中国市场,”魏睿郝说。

“这些中国富豪,无论他们从事什么行业,能力都很强,他们的商业思维很敏捷,他们会带来很敏锐的商业嗅觉,可能可以发掘出澳大利亚经济中更多的潜力。其实,这些人才本身就是巨大的财富。”

500万重大投资者希望澳洲政府能助力

这座建筑物建于18世纪的维州淘金潮时期。
维州议会大厦Flickr cc : Alex Proimos

2016年年底,第一批真正拿到888移民签证(即绿卡)的"重大投资者"出现,维州政府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如何让这些在澳大利亚扎下根来的“富豪移民”更好地为澳中贸易与交流。

维多利亚经济发展部门新闻发言人表示维州有着很强的辅助创业人士的基石。创业者的想法可以通过“孵化器”及“加速器”得到帮助。他们还指出该州有着创新文化及意识,有能力协助把好点子变为市场可以营销、运作的产品与服务。

来自深圳的胡峻豪先生说他特别希望看到澳大利亚各级政府能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让他们架于澳中之间的生意桥梁越来越坚固。

“这是我们非常想看到的。因为很多东西不仅仅需要商人们自己的努力,如果有州政府或联邦政府更大力度的宣传与支持作用,我们在中国的市场推广会有更大的效果。”

他说这就是中国商界都知道的“政府负责搭台,企业则负责唱戏”。

“我认为随着澳大利亚经济的调整与转型,早前的矿业一家独大有可能会转变到其他产业之上,包括教育产业、医疗和养老等领域。在这些领域,我们特别希望政府能牵头,作为主导力量,让一些相关企业跟随他们,做大这些平台。也就是说纯粹靠企业推广起会很累、效果很慢。 ”

澳财网的魏睿郝也认为其实维州政府、澳大利亚政府能起到的作用不小。

“政府可以给这些富豪移民提供各种信息,帮他们发现新型产业,介绍澳大利亚经济的发展现状及趋势。”

胡峻豪:澳大利亚要了解中国500万重大投资者的诉求
澳财网主经济分析师魏睿郝接受澳洲佳记者方腾采访

他说除了500万重大投资者签证申请人要适应澳大利亚之外,澳洲各级政府也要适应这些188申请人的商业行为。

他指出特别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对于依靠政府实力开展商业活动更为熟悉。澳洲政府也应该学会“拉大旗”的重要性。此外,魏睿郝说来自中国的商人也特别需要政府的引导。

“如果我们去看澳大利亚的金融市场、投资市场,或者整个的商业环境,我们知道房地产是经济的一部分,而在澳大利亚经济生活中往往表现最好的不一定是房地产市场。可是,这些信息并没有直接、透明地告诉给这些新投资者,这就导致大家一窝蜂地进入房地产投资领域,炒高了澳洲的房价。”

“还有就是违规投资房地产,例如未经外国投资审查局的审判就购买二手房等都说明他们对澳大利亚体制的常识还很欠缺,也没有得到足够的专业咨询。”

西澳大学的陈杰副教授认为这些所谓的富豪移民中有些人还从事澳大利亚房地产开发项目或投资房地产,这引起了澳大利亚社会、媒体对外国投资者购房可能提高房地产价格的关注。

“这些负面报道关注的是民间对于外国人买房引起当地人(特别是将来一代)置产带来的冲击, 特别是首次买房的澳洲家庭。可以理解。但负面声浪时起时落,目前没有成为两国关系的大问题。而且,澳洲政府也采取了针对外国买房的一系列限制,例如基本上限制在买新房,违规者受罚也好几例了。同时,对于买了房而长期空置的现象,政府也会有措施的。中国有的富豪本来就把在澳置产当成是全球配置财富的一部分。”

专家:对"大款"移民的资金来源把关要严格

西澳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对这些他所称的大款移民钱的来源存有质疑。

“(他们的)收入一般是在中国获得的,所以澳洲很难掌握,而且责任主要在中国的制度. 贪官污吏用非法所得而把投资移民当成逃逸的手段, 屡见不鲜。”

“对于这些投资资金是否合法进入澳洲,我认为从实际操作来说, 这一点不好肯定。 但是,由于中澳两国这几年都加强监控, 应该说漏洞越来越小。”

他说随着中国政府的措施越来越收紧,非法转钱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澳财网主经济分析师魏睿郝也呼吁澳大利亚政府要好好把关,如果有些投资商业移民钱财真的来路不正,就不应该让他们移居澳大利亚。即便移民澳大利亚,一旦发现曾有过不法行为,也要采取措施。

(封面照片:朝霞下的悉尼歌剧院  Flikr cc:Jong Soo(Peter)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