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购们”替中国买家逛澳大利亚商场

欧阳明为客户在做订单打包工作。
欧阳明为客户在做订单打包工作。

欧阳明走进悉尼一家连锁超市凯马特,准备往购物筐中放入儿童玩具。百余名中国消费者通过他的手机观看这一幕逛超市的现场直播。

他之所以拍摄逛商场购物的过程主要是证明他是从一家澳大利亚商场购买的产品。所以他的中国顾客可以有信心地知道他们所支付的产品物有所值。

直到去年2月,绰号为“七哥”的欧阳先生还在铁矿石国际贸易公司工作,但现在,他以代购为生。

他通过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app - 微信来经营他的生意。每周他从中国买家那里获得50到60个订单。

他是代购大军中的一员。正因为这些成千上万代购的兴起,这种“代购”现象不断受到关注。澳大利亚的代购为他们在中国的亲戚朋友和社媒粉丝从澳大利亚商场购买商品。

两年前,代购曾成为一场公共风暴的中心。当时代购买空超市货架上的婴儿配方奶粉,运往中国。而现在澳大利亚代购队伍据估计已壮大到4-6万人。

不仅如此,这现在还催生了一个特别为代购服务的“代购店”行业。

据一位行业专家说现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约1,500家这样大型的代购店。他们中的许多通过与物流公司合作,还提供打包-寄送服务。

阿伦·辛(Allen Xin,音译)经营两家这样的店面。一家在墨尔本的史宾威(Springvale)区,另一家则在卡内基(Carnegie)区。他每周寄送约1000件包裹。

代购店拥有自己的分销商,并与多家物流公司合作。
代购店拥有自己的分销商,并与多家物流公司合作。 ABC News: Christina Zhou

超市货品短缺带来反弹

从辛先生的卡内基分店外的街道上就能听到包装胶带打包的声音,店内职员努力地将一罐罐婴儿配方奶粉和保健产品打包。

像辛先生经营的这家名为“澳尚健康”代购店一样,近来在卡内基繁华的购物街上此类店面取代了一家二手书店、一家房地产中介和一家服装店。

他的生意始于2013年,也是从微信开始的,他位于卡内基约三分之一的客户都是国际留学生,许多来自于附近的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

今年32岁的辛先生在他辞职,转而专注于这个生意前曾是酒店餐饮业的一名全职分店经理。

“从一开始,我们从我们的亲戚朋友[的需求]那里建立起我们的生意,因为他们信任我们,他们也认识我们,他们认为我们是诚实的人,”他还补充说他的客户是通过口口相传不断壮大起来的。

“说实话,这很难,很难……竞争十分激烈,我们是一步一个脚印干起来的。”

阿伦·辛(Allen Xin,音译)最近在卡内基(Carnegie)区开了第二家澳尚健康店。
阿伦·辛(Allen Xin,音译)最近在卡内基(Carnegie)区开了第二家澳尚健康店。 ABC News: Christina Zhou

代购是如何运作的?

  • 1.一位中国客户找到一家代购中介,这个中介可能是中国客户在澳大利亚的家人或朋友。
  • 2.客户通过微信等app告诉代购中介他们想要什么。
  • 3.代购要求付款,这其中包括佣金及购货款。
  • 4.代购到代购店或物流店打包、发送货物。
  • 5.货物送到在中国的客户手中。

曾有新闻报告称代购“洗劫”超市货架上的配方婴儿奶粉,销售给海外的中国顾客,并从中获利。这些报道引起了澳大利亚公众的关注。

联邦政府曾就中国需求不断增长,导致澳大利亚本地婴儿配方奶粉出现短缺一事与主要零售商举行过会谈,两大连锁超市巨头伍尔沃思(Woolworth)和科尔斯(Coles)推出了每位客户限购四罐奶粉的政策。

辛先生说媒体的报道致使一些当地居民进入他的代购店与雇员理论。

“他们说‘你们不对,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不应该把这些配方奶粉出口到中国去’,”他说。

辛先生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方式让代购产业融入澳大利亚社会。

“我认为像我们[这样的]所有华人生意都欢迎当地人走进他们的店面。”

四川移民欧阳明说中国客户一边直播观看他逛超市购物的照片和视频,一边下订单。

现场直播的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客户,所以这种购物的利润降到了0%到20%之间,他说。

对于非现场直播订单,他的利润空间通常在15%到40%之间。

谁是代购?

  • •澳大利亚拥有4万到6万代购
  • •代购大约19%为学生
  • •另有19%是全身心投入代购或跨境电子商务人士
  •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约1500家代购店
  • •每三个代购中就有一人每星期花费零到三小时在他们的代购生意上
资料来源:Access CN
欧阳先生通过微信向他的客户发送发货信息。
欧阳先生通过微信向他的客户发送发货信息。 Photo: Ming Ouyang

尽管代购会购买一系列的产品,但是对婴儿配方奶粉的需求仍旧十分高涨,排在中国买家购物清单的前列。

中国父母对中国生产的奶粉持怀疑态度,因为过去婴儿在饮用那些婴儿奶粉后曾生病,甚至丧生。

专家说中国独生子女政策的结束可能最终会增加对澳大利亚婴儿配方奶粉的需求。

极地快车卡内基分店经理特雷西·李(Tracy Li,音译)说有些家境并不是很好的家庭甚至也有这一需求,因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宝宝能喝上更好的配方奶粉。

“中国有很多婴儿……澳大利亚人口与上海[一个城市的人口]相当,”李先生说。

中国壮大的中产阶级为代购带来生机

李先生说过去两年来,在卡内基提供代购服务的店家已经从四家增加到了十几家。

寄送物品的价格也从每公斤12澳元降到约6.50澳元。

极地特快卡内基分店经理特雷西·李(Tracy Li,音译)说中国的家长信任澳大利亚的婴儿配方奶粉。
极地特快卡内基分店经理特雷西·李(Tracy Li,音译)说中国的家长信任澳大利亚的婴儿配方奶粉。ABC News: Christina Zhou

物流公司长江国际快递始于2013年底,目前在墨尔本已有五家主要店面及130多家收货代理商。

其老板乔·程(Joe Cheng,音译)说他看到过几十家生意曾尝试跻身“这个行业,但都没能生存下来。”

安保资本(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说对澳大利亚产品的需求增加将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

“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谈论中国中产阶级的兴起,这导致对来自澳大利亚食品和产品的需求增加,这真的就反映出了这一点,” 他说。 

奥利弗博士说如果澳大利亚公司没在中国设立供应链,如果代购现象消失的话,这些公司可能会变得很脆弱。

中国的消费者可能最终开始信任他们国家货架上产品的标签,而代购就会很大程度上地被挤出这个市场,他说。

中国父母信任澳大利亚生产的配方奶粉。
中国父母信任澳大利亚生产的配方奶粉。Supplied

市场营销公司“进入中国”(Access CN)的负责人利维娅·王(Livia Wang)近来在悉尼为澳大利亚代购举办了第二届年会。

她说代购的商业模式处于“极为灰暗”的地带,因为代购主要是个人从超市购买物品,然后转售给他们的家人和朋友。

现在出现了一种更加可持续、成熟的商业模式。这些代购店拥有适当的分销商,可以演变成为长期的生意。

代购不再需要在超市与本地妈妈们争抢货品了,王女士表示。

(题图照片:欧阳明为客户在做订单打包工作。 Supplied: Ming Ou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