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澳大利亚职员背后鲜为人知的当代职场小秘密

“典型”的澳大利亚女性在健康领域工作,而男性则普遍从事技工职业。
“典型”的澳大利亚女性在健康领域工作,而男性则普遍从事技工职业。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典型”澳大利亚职员从事全职工作,而且在同一份工作中干了3-5年的时间。

但是,很多在当代职场中出现的现象并没有被这个如此简单的描述包括进去。这包括兼职工作变得越来越普遍。

“典型”男女职工都从事全职工作

“典型”的澳大利亚女性从事全职工作,每周赚取1341澳元收入。

这个典型女职工年龄在25-34岁之间,并在私人产业从事专业工作。她身在医疗保健领域工作。

这个典型女职工已在这份工作干了3-5年时间,每周工作35-39小时。她本人拥有大学学士学位。

像女同事一样,典型的澳大利亚男性也拥有一份全职工作,但每周收入在1605澳元。

这个典型澳洲男职工年龄介乎于25-34岁之间,从事建筑领域的技工工作,具有三级/四级[中专/技工]文凭证书。

这个典型男职工每周工作40-44小时,也在这份工作干了3-5年时间。

以上这些简单描述展示了澳大利亚男女职工最常见的特性。 然而,“典型”的特性并不能说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与以往大相径庭的是越来越多的澳洲男性从事兼职工作

在过去十年中,从事兼职工作的人数一直在缓慢增长之中。现在,兼职工作人数占到就业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女性约占兼职劳动人口的三分之二,这意味着将近一半的就业女性从事兼职工作。这一比例在过去十年内变化并不大。

然而,从事兼职工作的男性人数却在每年不断上升。现在,每五个澳洲男职工里就有一人在做兼职工作。

从事兼职工作的男性比例在逐渐增加
从事兼职工作的男性比例在逐渐增长。 Source: ABS cat. no. 6333.0 / Credit: ABC

女性仍比男性赚得少

在所有工作岗位上,女性的平均收入每周都比男性少119澳元。然而,在兼职工作人员中,女性挣得则比男性要多。

从事兼职工作的女性比同样从事兼职工作的男性工作时间要长。56%的兼职女性每周工作超过20小时,而每周工作超过20小时的男性比例则只有52%。

全职工作的男性比女性收入更高
全职工作的男性比女性收入更高。Source: ABS cat. no. 6333.0 / Credit: ABC

矿业是付给职工工资中位工资最高的产业(每周2019澳元),而酒店与餐饮服务业职工的中位工资最低(每周500澳元)。

澳大利亚劳动力还在被“临时工化”吗?

与人们担心[澳大利亚]劳动力正变得越来越“临时工化”形成对比的是,现在临时工职工比例仅占25%。总的来讲,这与2005年27%的比例大致相当。

澳大利亚统计局认为,是否获得带薪假是界定临时工作的最好标准。

《劳动力调查》(Labour Force Survey)报告显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临时就业人数大幅增长。但打那以后,这就一直保持相对稳定。

大多数临时工每周没获得最少工作小时数的保证
大多数临时工每周没获得最少工作小时数的保障。Source: ABS / Credit: ABC

(今年2月份)最新的季度就业数据显示临时就业职工比例稳定在24.7%。

不足为奇的是15-19岁的年龄层中临时工比例最高,这个年龄层中四分之三就业人口为临时工。

然而,35-60岁年龄层中大约17%的人从事临时工工作。这相当于大概83万人。

不仅有的临时工干着兼职职工的小时数,还有28%的临时工每周工作时间超过35小时。

数据显示大多数临时工的薪酬每周和每周都不一样,变化明显。60%的临时工没有对每周最低工作小时数的保障。

但临时工并不一定意愿逃离此类工作:80%的临时工期望在今后一年中继续为现任雇主打工。

合同工增加,而工会会员人数却在下降

澳大利亚境内有102.8万名合同工。这比2015年增加了1万6千人。

大多数合同工年龄在45-54岁之间,其中30%就业于建筑业。

合同工并不是一个短期工作安排。71%的合同工为同一雇主工作3年或3年以上。

与此同时,工会会员也下降到了历史新低点。仅有13%的[澳大利亚]劳动人口是工会会员。

绝大多数工会会员在45岁以上,而且集中在教学领域。这个产业的工会代表性最强,工会会员比例达到31%。

在女性中,工会会员比例比男性高,而且下降速度更缓慢。这反映出了女性工会会员在教育和卫生保健产业高度集中的现象。

五分之一的塔斯马尼亚职工是工会会员,这比其他州高出至少三分之一。

工会会员人数已降至历史新低点
工会会员人数已降至历史新低点。Source: ABS cat. no. 6333.0 / Credit: ABC

备注:数据来自于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最新年度 《就业特征》调查。

(封面照片:“典型”的澳大利亚女性在健康领域工作,而男性则普遍从事技工职业。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