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银行:父母的房产是孩子财富的关键

悉尼房产

一份新的研究显示,父母拥有房产的澳大利亚年轻人和父母不拥有房产的年轻人之间的不平等差距日益扩大,父母不富有的孩子在他们的一生中会拥有相对较少的机会。

财富的关键是通过“父母银行”(bank of mum and dad),父母拥有房产的孩子更可能获得更良好的教育、自雇、拥有房产以及拥有更多银行存款和投资收入。

这是这份标题为“从房产到就业决定之渠道的新观察”的报告的关键发现,这份报告由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和科廷大学的研究员为澳大利亚住房和城市研究所(Australian Housing and Urban Research Institute,AHURI)所做的。

“婴儿潮一代的房产拥有者累积了大量的房产财富,”报告显示。

“他们选择如何把这些传给他们的孩子,以及随后如何使用,能证明对X和Y一代[从60后到90后]的福祉有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这份报告发现,25到45岁之间得到父母现金赞助的人拥有房产的比例比其他人高15个百分点,把该比例从45%提升至60%。

房产是绝大多数家庭的财富组成中最重要的部分。

“对于X和Y一代来说,我想前景还是挺黯淡的,当然是对于那些不够幸运的人,他们没有富有的父母能对他们提供帮助,”Gavin Wood教授说。Gavin Wood教授来自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城市研究中心,是该报告的作者之一。

“如今与收入相对的房价如此之高以至于X和Y一代为了进入房市不得不背负高额房贷债务。”

“更有甚者,他们如今为了支付高等教育还要背负更高的债务,因此从债务方面看,那些没有得到父母帮助的人在那个年龄面临,我认为,一个比我的那一代也就是婴儿潮一代更艰难的未来。”

研究人员发现,在2002年到2012年之间,大约180万澳大利亚人至少有一次继承了一些钱,平均每次继承金额为七万九千澳元。

“随着跨代转交[财产]越来越重要,这可能会成为机会不平等的越来越重要的致因,因此这些不断扩大的财富差异值得引起政策制定者的注意,”报告指出。

那些45到54岁之间的人的总财富当中大约三分之二是以房产的形式持有的,该数字对于55到64岁之间的人为60%。

在悉尼和墨尔本,一个由投资者推动的房产抢购潮继续推高两地的房产价格,上个月(2017年2月)悉尼录得超过14年以来房价最快的年增长。

眼看一整代人由于房价太高无法拥有住房,报告指出,大家很可能会背负更多的债务以进入房市。

“这是我们目前正目睹发生的主要变化,人们在人生后半段背负债务,以及更可能比那些能够在领退休金年龄(65岁)之前还清债务的同行工作更长时间,”Gavin Wood教授表示。

“因此这肯定会影响劳动力市场、职业,更广泛说,不仅影响年轻人,还有在40、50和60岁后期背负债务的年纪大一些的澳大利亚人。”

报告当中的关键发现还显示:

  • 为租住私人房子以及公共住房的租房者提供的住房补贴对就业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 高水平的房产财富似乎能帮助没有工作的年纪大一点的房主重新就业,并且帮助雇佣状态岌岌可危的年纪较轻的房主保住工作
  • 房贷债务增加似乎会延长工作年限

税务优惠“竞相推高房价”

Gavin Wood教授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在线新闻(ABC News Online),一系列的税务优惠包括负扣税使人们在竞价中推高澳大利亚的房价,使之无法负担得起。

“这不是唯一的因素,计划系统扮演重要角色,对比西欧国家,我们一直以来有相对高的人口增长以及低利率,所以是一系列的各种因素帮助推高房价,”Gavin Wood教授说。

澳联储主席Philip Lowe最近承认澳大利亚需要“给房市降降温”,通过削减负扣税和资产增值税使房价更具可负担性。

“我的观点是如果你以明智的方法进行改革,也就是说把已经投资房产的人的情况区分开并且只对新的交易以及新入市者施行[改革措施],那么这些担忧就会得到缓解,它们的影响应该会是放缓房价的增速而非降低房产的绝对价格,”Gavin Wood教授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