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入驻澳洲 谁会开心谁将担忧?

马云在墨尔本阿里巴巴澳新分公司成立典礼上发表演讲
马云在墨尔本阿里巴巴澳新分公司成立典礼上发表演讲。

中国最大的电商集团阿里巴巴最近正式宣告成立澳大利亚新西兰总部。这将会给澳大利亚带来什么影响?谁会因此获益,而谁又该感到担忧?

“澳洲虽好,不能淘宝”这是在澳大利亚留学生之间广为流传的一句调侃,然而今年春节刚过,淘宝之父、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就来了。

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是当前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之一。今天,数亿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已经离不开阿里巴巴。在淘宝上购买产品,用支付宝付款已经成为了中国人习以为常的事情。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16年11月11日,单单在这一天,阿里巴巴的成交额就达到了178亿美金 (约合233亿澳元)。 阿里巴巴的成功也让马云这个名字在中国家喻户晓。根据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马云如今是中国第二富有的人

马云(右)同阿里巴巴澳新分公司总裁周岚(Maggie Zhou)接受记者采访
马云(右)同阿里巴巴澳新分公司总裁周岚(Maggie Zhou)接受记者采访 ABC: Kai Feng

马云上次来澳大利亚是在1985年,他在纽卡斯尔拜访了一位对他有着重要影响的老朋友。此次来澳,他再到纽卡斯尔重温那段对他有着深远意义的时光,并向纽卡斯尔大学捐款,设立奖学金项目。他自己也曾承认,澳大利亚是他除了中国以外最喜欢的国家。

然而,他此次澳洲之行最重要的事情是正式宣告成立阿里巴巴集团澳大利亚新西兰总部。

马云为何相中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马云在墨尔本的演讲中讲到:“如今有许多人不喜欢全球化,但是我们却对全球化深信不疑,全球化的进程才刚刚开始。”

马云说,以前的人们为了淘金来到澳大利亚,而如今这个国家的下一个金矿就是纯净的水、空气和土壤。

马云和与会嘉宾为阿里巴巴澳大利亚新西兰总部剪彩。
马云和与会嘉宾为阿里巴巴澳大利亚新西兰总部剪彩。ABC: Kai Feng

“我很敬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保护环境方面所做的努力,这是两国最特有的财富。中国在过去的30年由于缺乏经验,导致环境被严重地破坏,很多东西需要进口。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可能成为中国最好的商业伙伴,因为中国消费者最喜欢的就是健康和幸福,而这两样都是澳新两国最盛产的。这里有美丽的自然环境,人们有着纯洁的心灵,这是中国需要学习的。”

马云介绍,2016年光棍节刚刚开始的十几分钟内,Chemist Warehouse天猫旗舰店的成交额就达到了1千万人民币(约合191万澳元),当天结束时销售了价值1亿人民币(约合1910万澳元)的产品。如今在阿里巴巴旗下的网站上有1300个澳洲品牌和400个新西兰品牌,其中有80%的品牌是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可见中国消费者对澳新产品的喜爱。

阿里巴巴来了,谁将受益?谁会担忧?

蒙纳士大学商学院的史鹤凌教授认为阿里巴巴进入澳洲后,最大的受益者无疑是消费者。因为消费者将会有更多的选择,市场竞争度会提高,这会使消费者最先得益。

阿里巴巴生态系统的澳洲用户 - 同时也在墨尔本经营公司的邱翔则表示除了消费者之外还有很多受益者,比如本地企业,上下游产业链,包括服务商、供应商、物流、仓储等等。另外,身在澳新两国的留学生也很可能因此受益,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留学生们可以发挥自己在语言和文化方面的优势,关注本地的企业今后是否会有类似的职务需求。”

阿里巴巴集团与澳大利亚邮局签署合作备忘录
阿里巴巴集团与澳大利亚邮政局签署合作备忘录 ABC: Kai Feng

让上述群体获益之外,阿里巴巴的到来又会让谁感到担忧呢?对此史教授表示, 最近经济学上一项“关于不同种类商品对在线交易的适合性研究”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研究调查了旅游产品,书籍和汽车三个领域。结果表明,旅游产品几乎完全可以在线交易,因为像机票和酒店这样的商品比较标准化。而书籍的销售分为两种,标准化的书籍可以放在网上销售,但是专业化典籍类的书籍不适合线上交易。汽车因为价格偏高,而且消费者需要体验和试驾,这些在网上无法实现,因此完全不适合线上交易。

因此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简单了,销售标准化产品的企业和商户可能会受到阿里巴巴的影响,而那些销售专业化差异化商品的企业基本不会受到损害。”

对于这个问题邱翔的看法是阿里虽然进入了澳大利亚,但是在业务上与澳大利亚其他企业并不是百分之百重合的。这对于整个生态圈是一件好事,因为玩家越多,这个生态圈的活力就越大,消费者的渠道也更多了。

在澳推广淘宝和支付宝,道阻且长

澳大利亚华人最关心的就是何时能身在澳洲使用淘宝和支付宝。对于这个问题,史教授表示阿里巴巴若想要在澳推广支付宝,可能面临来自于几个方面的难题。

阿里巴巴网站
阿里巴巴网站 ABC News

“首先是政府监管,澳大利亚有两个机构来监管金融市场:澳洲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和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两个部门的严格监管可能会对支付宝的推广造成困难。其次,是消费者习惯的问题。支付宝之所以能在中国成功是因为中国的信用卡制度是较为残缺的,所以人们需要这样的平台来补充,然而澳大利亚的信用卡使用很普遍,也很方便。这种消费者习惯之下,很难让人再去接受一种新的支付方式,”史教授说。

史教授认为推广淘宝同样也将面临几个方面的难题:“第一,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导致单位运输成本较高。不像中国人大多居住在公寓楼中,运输起来相对集中。第二,如果澳大利亚小型企业在淘宝上开店,那么对于消费者来说会产生搜索成本和比较成本,还会面临买到假货的风险。当今的技术还无法让消费者在线体验商品,这些都会给类似于淘宝的模式在澳推广造成一些困难。”

邱翔则对阿里巴巴的下一步动作很期待:“希望阿里巴巴能把电商生态环境做得更加健康,带动更多的中国玩家进入活跃市场,促进中澳和中新电商之间的交流,期待未来看到更多明确的措施。”


标题大图:马云在墨尔本阿里巴巴澳新分公司成立典礼上发表演讲。ABC: Kai F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