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件事帮你了解这件三千年历史的中国乐器

来自湖北的音乐家即将在澳大利亚奏响中国大型古典乐器编钟。
来自湖北的音乐家即将在澳大利亚奏响中国大型古典乐器编钟。

在古代,许多国家都有钟,但它们都不足以被称为乐器。而中国的编钟,以其音韵和设计之独特,成为中华民族乐器中的瑰宝。近日,中国湖北省歌剧舞剧院的艺术家们以"编钟国乐"(The Imperial Bells of China – Chimes in Concert)为主题,把编钟的音韵呈现给澳大利亚的观众。今天,澳洲佳跟随本次演出的指挥周雯女士,一探编钟的奥妙。

音乐和考古的完美结合

本次来澳演出所使用的湖北编钟,其实是根据著名的曾侯乙编钟为原型而匠心仿制而成的。时间回溯至1978年,曾侯乙编钟在湖北出土时引起过不小的轰动。它来自战国时期,重达4.5吨,距今有着近3000年的历史。考古学者认为,曾侯乙编钟是至今发现的保存最好、音色最精、规模最大的编钟,因此,音乐家们选它作为现代编钟演奏的原型。

考古研究慢慢解开了编钟声学的奥秘,同样地,音乐研究辅助考古人员以1:1的比例仿制出如今用于演奏的湖北编钟。两个学科相辅相承,让音乐和考古在这里找到了最佳的契合点。

“编钟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大型打击乐器,距今有三千年的历史,是中国古代皇室专用的乐器。它主要用于飨宴和大型的祭祀场合。”

周雯

一钟双音的传奇工艺

这部来澳演出的湖北编钟分为上中下三层,分别称为钮钟、甬钟和大钟。无论钟体的大小,所有钟均为一钟双音。

所谓一钟双音,是指每个钟都能演奏出两种音高。当演奏者使用不同角度击打钟体时,钟体可震动出相应的频率。每个钟体可奏响的两种音高恰巧相差三度,证实了中国传统乐器同样可演奏十二半音音阶。

周雯女士说,之所以能有一钟双音的神奇效果,是因为合瓦形的钟体设计,让同一件钟体在承受不同角度的敲击时发出不同的声音,且两种音高互不干扰。

“钮钟是高音区,清脆明亮;甬钟是中音区,音色浑厚;大钟是低音区,声音低浑;每个钟都可以发出两个音,相差三度,一个钟的两个音可同时敲打。”

周雯

演奏编钟是需要多人协作的体力活

图为四位演奏者在排练现场同时演奏编钟,图片上方的白色贴纸为编钟的乐谱。
图为四位演奏者在排练现场同时演奏编钟,图片上方的白色贴纸为编钟的乐谱。ABC: Bang Xiao

演奏编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周雯女士说,这件传统乐器需要五个人同时演奏,恢弘大气,十分符合演奏它的氛围。五个人分别根据自己的乐谱进行演奏,音乐的轻重缓急都根据乐谱进行,既是独奏,又是协奏。

“五个人,两个人敲击大钟、两个人敲击甬钟、一个人敲上边的钮钟,五个人同时合作,来演奏编钟这件乐器。”

周雯

编钟不只是音乐艺术

考古研究者通过编钟的钟体上雕刻精美的铭文,释译出古时的乐谱。图为此次来澳演出的湖北编钟(曾侯乙编钟仿制品)。
考古研究者通过编钟的钟体上雕刻精美的铭文,释译出古时的乐谱。图为此次来澳演出的湖北编钟(曾侯乙编钟仿制品)。ABC: Bang Xiao

周雯女士表示,本次演出使用的湖北编钟重达2吨,是由湖北省歌舞剧院的艺术家和青铜铸造大师们一同经过近5年的研究,才得以将其成功仿制出来的。

仿制的过程结合青铜铸造工艺、声学、力学和书法艺术,最终成功地复原了编钟的音色和韵味,而且还将曾侯乙编钟上雕琢的图腾、镂空的装饰以及镌刻的铭文得以复制和诠释。

“编钟上的图案和雕刻美观,体现了三千年前(中华文明的)青铜记忆。”

周雯

为编钟作曲:无形文化遗产的有形重塑

中国音乐家在墨尔本演奏中心合奏编磬与编钟,重现史料中记载的金石同奏。图为墨尔本排练现场。
中国音乐家在墨尔本演奏中心合奏编磬与编钟,重现史料中记载的金石同奏。图为墨尔本排练现场。 ABC: Bang Xiao

为了复原历史中记载的金石同奏的壮观场面,湖北省歌剧舞剧院的艺术家们也把编磬这一历史悠久的乐器陪同编钟一道呈现给澳大利亚的观众。

编钟和编磬同是中国历史中繁盛的青铜文明在那片土地上留给后人的丰厚馈赠。如今,中国艺术家运用现代音乐理论,为编钟度身打造出几十首现代民乐乐曲。在众多其它民族乐器和西洋管弦乐器的衬托下,编钟和编磬以其特别的音色和演奏技巧,散发着不可比拟的音乐魅力。

时过境迁,周雯女士还表示,编钟的音阶丰富,可演奏任何在钢琴上演奏的乐曲。为了增添娱乐性和趣味性,他们也会使用这一古老的乐器来演奏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旋律,作为一种新的尝试。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编钟感兴趣,我们演奏的曲目是根据编钟的音域和音色专门量身订做的。这是我们第一次把国乐团和编钟、古代与现代的音乐编织在一起,呈现给澳大利亚的观众朋友。这次演出还使用编钟演奏了一首澳大利亚的经典民歌。”

周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