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文化与澳洲社会变迁

墨尔本有着多元文化的食物

【澳洲佳】在澳大利亚的大都市,舌尖上体验的多元化正在让人尝到全球化的滋味。而在这场有关“肚子与胃”的“革命”,来自海外的留学生正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位澳洲人口学家认为多达三十几万的海外留学生正把文化活力与创造性带入澳大利亚。

墨尔本唐人街灯火通明。
唐人街ABC:Jason Fang

与几十年前相比,墨尔本市中心的步行街-斯旺斯顿大街增添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尤其是亚洲各国的美食小吃店。他们带来的是全球不同口味的佳肴,让食客在家门口就能品尝风格各异的地道亚洲餐。

这些多元文化餐饮业的兴旺发展与不断增加的移民、游客及留学生的需求与推动息息相关。像珍珠奶茶、新疆烤羊肉串这样的亚洲饮品也正逐渐被不少澳大利亚人所接受。

这并不奇怪,因为在澳大利亚大都会,出生在海外的人口比例都很高。2011年人口普查数字显示,在悉尼,42%的人口出生在海外,这远高于纽约的29%、巴黎的22%,以及东京的2%。

很多国际学生来到澳大利亚也给澳洲文化带来了影响。

官方签证数字显示澳大利亚海外留学生已经从10年前的将近21万,上升到了37.5万,来自中国、印度、越南和韩国的亚洲留学生占了很重要的比重。

毕马威(KPMG)合伙人,曾经对人口变化进行追踪调查的人口统计学家伯纳德•索特(Bernard Salt)说留学生及游客的种族组成变化给澳大利亚文化带来的无形影响。

人口统计学​家​伯纳德•索特(Bernard Salt)
人口统计学​家​伯纳德•索特(Bernard Salt)ABC:Jason Fang

他说:“无疑,中国留学生改变了墨尔本、悉尼、布里斯班,甚至珀斯的市中心面貌。在澳大利亚,大约有10万个留学生签证发给了中国学生。这一数字完全改变了墨尔本。这带来了我所称的墨尔本、悉尼市中心的公寓化生活。这驱动着教育产业,最起码是高等教育产业的发展,建立起了紧密的文化纽带。中国留学生在澳就读期间,他们的家人和朋友会到澳大利亚探亲观光。”

他还表示与上个世纪50年代的澳大利亚相比,当今的澳大利亚正处于比任何时期都更加包容外来文化,亚洲文化的新拐点上。

“每个澳大利亚中产阶级都为能用筷子吃饭而感到自豪。最受欢迎的餐食不再只是肉与三种蔬菜,而是面条。”

“比如,在澳大利亚每家后院露台都有的烤肉BBQ都有了中式烹饪炒锅。我想这就淋漓尽致地讲出了澳大利亚融合的故事。”

不仅仅是亚洲文化改变了澳大利亚的面貌。

“我们是一个很容易吸收外来文化的社会。不论那是希腊、意大利、印度或是中华文化。我认为,澳大利亚人认为我们收集起了各种外来文化中最好的元素,把它加入到了我们的美食、生活方式中,”索特先生说。

“澳大利亚花了30年的时间去真正接纳、吸收、庆祝希腊与意大利移民社区与文化。”

索特先生说:“与1950年代相比,澳大利亚文化正演变成为一个更加多元,更加繁荣,更加宽容的文化,民众更开放,国家更加都市化,与世界连接更加紧密。”

“澳大利亚人5年前从没听说过藜麦(quinoa)这个词,不过,现在大家都在相互展示自己的藜麦沙拉,我们当今衡量社会成熟度就是看社会的大都市化程度,特别是通过美食来衡量。

留学生与移民的贡献

布里斯班街头的人群
街头的人群AAP file photo:Dan Peled

澳华历史博物馆馆长谢彼得(Peter Sellinger)生在香港、长在香港、祖籍英国。他对澳大利亚的特有文化有着独特的解析。

“澳大利亚文化是英国文化?还是移民文化?还是各种文化的累加?”

“看过墨尔本和澳大利亚之后,我认为澳大利亚文化是各种文化的累加。这些组成部分很幸运地是由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和不同种族人士组成的澳大利亚当代文化。

人口统计学家索特先生认为澳大利亚是个幸运的国家,很容易生存,然而,正是因为澳大利亚是个移民国度的缘故,才使得这个国家充满了活力。

“移民为澳大利亚文化带来的是雄心与决心,为每个人增加了竞争意识。”

谢彼得也有同感。

“新移民带来的是活力、激情、创业精神、以及其他很多文化特性,我认为这帮助澳大利亚发展,让其演变成为现代经济、现代文化。”

​澳华历史博物馆馆长​​谢​彼得(Peter Sellinger)
​澳华历史博物馆馆长​​谢​彼得(Peter Sellinger)ABC: Kai F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