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培拉世界咖喱节:辣椒狂热分子挑战被“辣死”的体验

[这个活动的]菜单上有从微辣到灼热的火辣椒。
[这个活动的]菜单上有从微辣到灼热的火辣椒。

堪培拉最勇敢的一群人要争夺这个城市最“劲爆”的头衔。作为堪培拉世界咖喱节的一部分,“勇士们”要吞下辣不可及的大辣椒。

这个咖喱节庆祝活动到今年已经步入第三个年头,并广受人们的欢迎。上周末预计有4万名观众到场参加。

(视频:堪培拉的这个角逐在寻找“大嚼辣椒”冠军。ABC News)

在堪培拉的CBD(中央商业区),[活动举行]当时的气温可能只有11摄氏度,但是这里的热度真的蛮高的。这一比赛很快成为了这个新兴活动最卖座的节目。

参加比赛的竞争者之一加藤超也(Tatsuya Kato)勇敢地顶住辣椒带来的“火辣”,只可惜他未能进入到决赛圈。

加藤超也说他不嚼辣椒的策略也没能让他晋级。
加藤超也说他不嚼辣椒的策略也没能让他晋级。ABC News: Jordan Hayne

“我以为[辣椒的]籽儿和汁儿都会很辣,所以我试着不咀嚼太多,但是[这样做],我的胃就像着了火一样,[火辣辣的]。”

“起初,我以为这样做不会太难,因为我每天都吃辣的。”

“最后两根[辣椒]火辣得疯狂。”

牛奶是唯一让参赛选手能喘一口气的[饮品] 。
牛奶是唯一让参赛选手能喘一口气的[饮品] 。 ABC News: Jordan Hayne

竞争对手们每人都得到了这个星球上最辣的辣椒,这包括极其可怕的“特立尼达蝎子”(Trinidad Scorpion)椒。

比赛的规则很简单:在不能喝饮品[的情况下],竞争对手必须在一分钟内吞下整根辣椒,还不能吐出来。

然而,咖喱节主办者迪帕克·拉杰·古普塔(Deepak Raj Gupta)说此次活动不只是要发现谁能顶住这火辣的“阵痛”。

在最后一轮比赛中,世界上最辣的辣椒曾在辣椒酱中浸泡过。
在最后一轮比赛中,世界上最辣的辣椒曾在辣椒酱中浸泡过。ABC News: Jordan Hayne

“这是第三年举办了,你[可以]看到每年[参与人数]都在增加,”他说。

“这是在堪培拉寒冬暖身的最好方法:添上一些咖喱。”

“这[个活动]就像个迷你的多元文化节,它呈现堪培拉的多元文化社会,并让多元文化社区参与其中,真的很棒。”

这一竞争让有些对手躺倒在地,“不可收拾”。
这一比赛让有些对手躺倒在地,“实在无法收拾”。 ABC News: Jordan Hayne

(题图:[这个活动的]菜单上有从微辣到灼热的火辣椒。ABC News: Jordan Hay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