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如何将西澳内陆景观变成艺术作品

摄影师玛蒂娜·佩雷在空中以独特的方式观察西澳偏远地区的景观。
摄影师玛蒂娜·佩雷在空中以独特的方式观察西澳偏远地区的景观

这是一幅油画还是一张照片?

这是许多人向摄影师玛蒂娜·佩雷(Martine Perret)提出的问题。这名摄影师集中了一批作品,将西澳的风景景观变成了挂在任何一家美术馆的墙壁上都毫无违和感的照片。

过去三年中,佩雷飞翔在西澳各地的苍穹之下,拍摄到了只有极少数人才有机会看到的景致。

一大群鲑鱼在哈姆林湾中游弋。
一大群鲑鱼在哈姆林湾(Hamelin Bay)中游弋。Supplied: Martine Perret

“基本上,我在不同地区的上空飞行,[这些地方包括]歌德菲尔德兹(Goldfields)、鲨鱼湾(Shark Bay)、德比(Derby)和布鲁姆(Broome),”她说。

“这是最为奇妙和独特的视角;那些色彩、图案和形状……简直像油画一样。”

“在歌德菲尔德地区,颜色明显地更偏红或偏紫,但如果去鲨鱼湾,颜色就是绿松石色和同样奇妙的蓝色。”

虽然这些图片或许看起来好像是从无人机上拍摄的,但佩雷依然采用老办法摄影——在飞机或直升机上用相机拍摄的。

佩雷遵照航空规章的要求,使用不同的飞行高度、一天中的不同时间以捕捉到景观的奇异变化。

鸟瞰位于西澳中西部地区的赫特咸水湖( Hutt Lagoon)
图为位于西澳中西部地区的赫特咸水湖(Hutt Lagoon )的鸟瞰图Supplied: Martine Perret

佩雷的航拍技术在为联合国工作期间得到发展的

佩雷的最新作品发表在其新著《超越:在西澳上空》(Beyond: Above Western Australia)中,她的新作品与刚入职时的摄影作品大相径庭。

结束在悉尼担任自由职业摄影师的工作后,她为联合国工作了十年时间,记录发生在布隆迪(Burundi)和民主刚果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的内战及人类悲剧。

不久前,她在西非工作,拍摄伊波拉病毒危机(Ebola crisis)中的场景。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袭击了这一地区。

湖水流出西澳鲨鱼湾附近的一处咸水湖
湖水流出西澳鲨鱼湾附近的一处咸水湖Supplied: Martine Perret

就是在那里,她首次产生了航拍的激情。

“我在联合国工作了10年,而我在为联合国工作期间经常飞来飞去,”佩雷说。

“有时候,那些道路无法通行。道路上既有检查站,也可能有危险的东西……你有可能会遭到伏击。”

位于西澳歌德菲尔德兹艾斯佩兰斯(Esperance)地区的一个咸水湖
位于西澳歌德菲尔德兹艾斯佩兰斯(Esperance)地区的一个咸水湖Supplied: Martine Perret

希望将西澳的其他地区也摄入镜头

尽管安全与保安问题决定着从苏丹和西撒哈拉(Western Sahara)起飞的航班,但佩雷依然决定要飞上蓝天回澳大利亚讲述她自己的故事。

在位于西澳西南部的小镇玛格丽特河(Margaret River)安家后,她开始从空中拍摄那一地区的景观,最终于2014年自行出版了在那一地区所摄照片的合集。

此后,她又将镜头对准了西澳的歌德菲尔德兹,参加了“过来聊聊”活动(Ngala Wongga,澳大利亚原住民语来聊天的英文拼写 )。这是一项广泛开展的活动,用镜头记录了那些用当地濒临灭绝的本族语言交流的原住民。

金伯利(Kimberley)地区罗巴克湾(Roebuck Bay)的水流
金伯利(Kimberley)地区罗巴克湾(Roebuck Bay)的流水。 Supplied: Martine Perret

佩雷表示,她接下来想在空中将西澳整个摄入镜头之中。

“我想,我要一点点地去做,”佩雷说。

“最初的反应很不错。大家无疑很喜欢这个想法,所以我感到非常兴奋。”

(题图照片:摄影师玛蒂娜·佩雷( Martine Perret)将西澳乡镇地区空中拍摄、极为特别的景观。Supplied: Martine Perret)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