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凝土护墩艺术:墨尔本人如何看待这种新艺术形式?

来自苏格兰的卡卢姆·摩根(Calum Morgan)和芬利·达拉(Finlay Darrah)表示混凝土护墩艺术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人文气息。
来自苏格兰的卡卢姆·摩根(Calum Morgan)和芬利·达拉(Finlay Darrah)表示混凝土护墩艺术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人文气息。

近来,去过墨尔本市中心的人都可能已经注意到了这座城市新安放的一些混凝土护墩已穿上了绚丽的彩色“外衣”。

超过200多个混凝土护墩已在墨尔本市中心各处安放,以防范近来在柏林伦敦,以及曾在家门口-墨尔本伯克街(Bourke Street)发生的机动车辆攻击行人事件的重演。

在这些混凝土护墩出现了没多久,艺术家们就把这些临时安放的混凝土护墩当作了施展才华的平台,使用五颜六色的材料和涂鸦艺术覆盖住了这些护墩。

现在,墨尔本市政府表示因为这些艺术创作没有违反任何规定,所以[有关部门]不会对此采取行动。然而,这些混凝土护墩最终会被永久性设施,例如座椅和花草植物箱所取代。

可是,墨尔本人是如何看待这些试图美化混凝土护墩的努力呢?

五颜六色的条纹材料覆盖了墨尔本市中心各地200个混凝土护墩。
五颜六色的条纹材料覆盖了墨尔本市中心各地200个混凝土护墩。 ABC News:Andie Noonan

卡卢姆·摩根(Calum Morgan)来自苏格兰,但在墨尔本已经居住了五年。

 “这里的人都会把东西凑在一起,并把它变为自己的。[墨尔本人]更喜欢涂鸦[艺术],真是太棒了,我好喜欢,”他说。

[同是]来自苏格兰的芬利·达拉(Finlay Darrah)是来探访摩根先生的。他说混凝土护墩[艺术]让这座城市充满人性化。

“它抹去了灰色,因为这里有的是随便几块儿灰色的护墩。而现在,色彩和个人主义[取而代之],这看起来很漂亮,更人性化。”

“很显然,这些护墩的出现并不会令人感到兴奋,但是人们却在将它们尽其所用。”

具有幽默感的街头艺术家们把他们的艺术与幽默带到了伯克步行街(Bourke Street Mall)上的混凝土护墩上面。
具有幽默感的街头艺术家们把他们的幽默带到了伯克步行街(Bourke Street Mall)上的混凝土护墩上面。ABC News: Andie Noonan

来自于大墨尔本东区穆鲁尔巴克(Mooroolbark)的翠西·海伊鲍尔(Tracey Hayball)来到墨尔本市中心。她说她的小孩在护墩上玩耍,所以艳丽的颜色会受到人们的欢迎。

“我认为[在这座城市]我们需要色彩,否则就太单调了,” 她说。

“我认为这些混凝土护墩应更五彩缤纷一些,与其有人可能去胡乱涂鸦这些护墩,还不如让它们[变得]漂亮鲜艳些。”

来自[墨尔本北区] 诺思科特(Northcote)的萨拉·鲍伊(Sarah Boyle)对这种艺术表示欢迎,但表示看到这些护墩的出现对她来讲是个挑战。

“这在提醒你,我们甚至连沿街走路都失去信任度,”她说。

“这只会让你对自己的城市失去安全感。”

 “这些护墩看起来很漂亮。如果没有涂上颜色,它们就会很单调,所以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墨尔本市政府表示这些艺术创作将不会受到干涉,因为它不违反市政府的规定。
墨尔本市政府表示这些艺术创作将不会受到干涉,因为它不违反市政府的规定。 ABC News: Andie Noonan

维州一个乡村小镇巴克斯·马什(Bacchus Marsh)市的一位工作人员西娅拉·詹姆斯(Ciara James)认为这种护墩艺术“很墨尔本”。

 “它们[原先]真的很丑陋,特别是在了解这些护墩为什么会被安放在此的原因之后,这样我认为如果有人乐意花点儿时间、精力,把这些护墩变得更让人高兴些,[应该是件好事],”她说。

“我想墨尔本有着极强的坚韧性,我觉得这也很具艺术性。”

“我认为这与墨尔本[的精神]相比,只是一个小挫折。这些事件是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所有]这些丑陋的事情总能在墨尔本[变得]更美丽。”

南十字车站外被色彩绚丽的彩色亮片装点的混凝土护墩。
南十字车站外被色彩绚丽的彩色亮片装点的混凝土护墩。 ABC News:Andie Noonan

来自[墨尔本北部]拉色维尔区(Reservoir)的音乐家马尔科姆·希尔(Malcolm Hill)说护墩艺术是“自发创造性的一个反应”。

“太棒了,我喜欢这些护墩,还有[上面的]颜色。”

“我喜欢这种社区精神,它呈现出面对可怕[事情]的一种俏皮与多彩。”

“这是用创意方式做出的回击。”

护墩也成为胡乱丢弃垃圾的地方。
护墩也成为胡乱丢弃垃圾的地方。 ABC News:Andie Noonan

来自韩国的时装设计师麦尔瑞克·张(Maverick Jang)最初把这种艺术误认为是广告了。

他说他不认为这些覆盖混凝土护墩的材料能顶过墨尔本的寒冬气候。

 “这种材料在雨水和灰尘[侵蚀下] 会很脆弱,很容易就会发臭或受损,” 他说。

“如果它受损了,就不再是艺术了。所以我想如果想长久保留,就需要更好的材料会才行。”

来自韩国的交换学生达英·朱(Dayoung Joo)表示她喜欢这种创作。

“我喜欢这种艺术所希望达到的目的。它们的色彩很艳丽,可以让城市更具活力。”

混凝土护墩将最终被永久性结构,如座椅和花草植物箱所取代。
混凝土护墩将最终被永久性结构,如座椅和花草植物箱所取代。 ABC News: Andie Noonan

(题图:来自苏格兰的卡卢姆·摩根(Calum Morgan)和芬利·达拉(Finlay Darrah)表示混凝土护墩艺术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人文气息。ABC News:Andie Noo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