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家称要大啖袋鼠肉以抑制不断膨胀的“鼠口”数量

一名经验丰富的生态专家提出,澳大利亚人需要欣然接受袋鼠肉,进而帮助控制这些大脚有袋类动物的数量以保护其他物种。

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副教授戴维·柏顿(David Paton)称,社会需要支持在某些地区扑杀袋鼠,而食用袋鼠肉可以确保遭猎杀的袋鼠不被浪费。

“如果准备扑杀这些动物,我们会人道地进行捕杀。但我们也许应该同时考虑一下那些遭到捕杀的动物有什么用处,”柏顿说。

 “我们不应仅仅把它们留在牧场或保留地内烂掉。”

柏顿副教授已经在位于南澳州巴罗莎山谷(Barossa Valley)桑迪溪保护区公园(Sandy Creek Conservation Park)内用围栏隔离的几块林地进行一项长期试验。

他表示,不断增加的饥饿的袋鼠不能进入用于试验的土地,以便使植被[数量]恢复到20世纪70年代他年轻时的水平。

由于可以更加自由自在地生长,植物对鸟类提供了保障。该地区的鸟类在数量增加的程度上无法与公园内的西部灰袋鼠相提并论。

“这是我年轻时成为生态学家时的记忆,这是我们在这片地方应该拥有的东西,”柏顿副教授说。

位于桑迪保护区公园内的围场可阻止贪吃的袋鼠进入,将植物变成
位于桑迪保护区公园内的围场可阻止贪吃的袋鼠进入,将植物变成"盆栽”。ABC News: Tom Fedorowytsch

“如果你不扑杀袋鼠,或者不采用某些方法减少它们的数量,那么你就要失去由许多其他动植物构成的生物多样性了。

他强调,他不反对袋鼠,但谴责人类进行土地开发以及让食肉动物消失导致袋鼠泛滥的做法。

袋鼠过于繁盛,这不是袋鼠的错误。也许,我们只是特别不情愿去惩罚它们,也不情愿将它们从生态系统快些除去,以真正防止其导致的损害。”

在公共及私人土地有选择地捕杀袋鼠

南澳州环境、水源和自然资源厅估计,在占据南澳州乡村大部地区的商业捕猎区内约有470万只袋鼠。

环境、水源和自然资源厅的偏远地区负责人布伦顿·格里尔(Brenton Grear)确认,在洛夫蒂山脉地区(Mount Lofty Ranges)也在准备实施扑杀袋鼠的计划。

“按照《国家公园及野生动物保护法案》的规定,我们可以在园内采取手段扑杀袋鼠,我们也有毁灭许可,所有行动都遵照《动物福利法案》的规定执行。”

Kangaroo in the Barossa Valley
Posted Sun at 8:46am

Kangaroos have done well after several years of average or above-average rainfall.
巴罗莎山谷中的袋鼠生活状态良好ABC News: Tom Fedorowytsch

格里尔要打消社会关于袋鼠被人道毁灭的疑虑。

“我们用称职的射手来真正确保人道地杀死那些动物。”

但是,南澳动物解放组织(Animal Liberation SA)质疑说,能否使用非致命手段控制这种有袋类动物,并称该组织反对扑杀。

“有人提到过绝育,但我认为这不可行。最好的方法是将袋鼠迁走,”女发言人莎莉·萨顿(Sally Sutton)表示。

“我知道它们本应被一枪命中头部射杀,但能否说事实的确如此?特别是因为很多扑杀都在夜间进行,射手们打算怎么看清目标一枪命中头部。而且,等待小袋鼠们的会是什么呢?它们不是在育儿袋中就是紧跟着父母。”

工党议员支持社会关于选择性捕杀的辩论

阿德莱德郊区纽兰(Newland)选区的议员汤姆·凯尼恩(Tom Kenyon)在袋鼠过多这个问题上有类似的忧虑。

“我的一些选民告诉我……大量袋鼠跑到他们的土地上,成为他们要解决的难题,”他说。

“控制动物的工作并非一帆风顺,时常让人感到非常不愉快……但是动物大量饿死同样让人不悦。”他说。

Ecologist David Paton says native vegetation is greatly diminished due to kangaroo overgrazing.
生态学家戴维·柏顿表示,原生植被由于袋鼠滥食而大量减少。ABC News: Tom Fedorowytsch

戴维·柏顿表示,应对[澳大利亚]标准性物种激增的数量是个“难题”。

“这只是和袋鼠有关,而且是唯一的事情呢,还是关系到成功将野外袋鼠的数量保持在一定水平,以使它们不会大量破坏我们的生态多样性环境?

题图:在巴罗莎山谷保护区公园内大嚼植被的袋鼠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