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新州乡镇地区华人早期移民史

奥兰治居民里拉·布朗是第五代澳大利亚华裔,她成长于新州库纳巴拉班。- ABC Central West: Luke Wong
奥兰治居民里拉·布朗是第五代澳大利亚华裔,她成长于新州库纳巴拉班。- ABC Central West: Luke Wong

每当里拉·布朗(Kira Brown)谈及自己继承了中国与盎格鲁-凯尔特(Anglo-Celtic)混合血统时,她常常得到人们诧异的反应。 

“他们通常会立刻说,‘你看上去不太像中国人’,”布朗女士笑着说。

“我试着和他们解释五代人以前,我母亲家族那边的不少人有华人血统。”

为了证明自己的家族史,布朗女士经常给来访者展示其继承多年的庞大家族材料。

这些材料包括珍贵照片、古董、信件以及个人物品,讲述了她的中国祖先在新南威尔士州乡镇地区早期移民时期所“扮演的角色”。 

布朗女士的祖先,被认为于19世纪80年代帮助建造了位于新南威尔士州庭哈(Tingha,NSW)的永兴隆商店(音:Wing Hing Long)。现在这处建筑被设立为博物馆。 (Supplied: Kira Brown)
布朗女士的祖先,被认为于1880年代帮助建造了位于新州小镇廷加的永兴隆商店(Wing Hing Long, 音译)。现在这处建筑以作为博物馆使用。 Supplied: Kira Brown

垃圾还是宝藏:与过往重新连接

布朗女士成长于新南威尔士州西部的库娜巴拉布朗镇(Coonabarabran,NSW),现生活在奥兰治(Orange)。

她将这一切归功于她的曾舅公,生活在小镇廷加(Tingha)的西德尼·莱斯利·杰克(Sydney Leslie Jack)。他最先收藏了这些物品,才使得她现在可以讲述先祖们的故事。

 “我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家族其实更加庞大,并更加地与澳大利亚华人的故事融为一体,” 她说。 

1890年代,几名华人男子在新州廷加的维斯利安卫理公会教堂聚会。
1890年代,几名华人男子在新州廷加的维斯利安卫理公会教堂聚会。Supplied: Kira Brown

家谱的一个分支可回溯至她的曾曾外公,陈观植。

他来自中国的南方省份广东,并于1850年代到达澳大利亚。初来乍到的他在维多利亚州巴拉瑞特(Ballarat, Victoria)的金矿试过运气。

在新南威尔士州北部廷加镇的一座锡矿安顿下来之后,他改信基督教,并与一位名叫玛丽·富勒(Mary Fuller)的女士结婚。

陈观植不仅仅是一名多产的矿工,他还很有可能为几处乡镇建筑物的建成尽了一份力。这包括永兴隆贸易商店——一座直至今天依然作为一所博物馆屹立在当地的建筑。

布朗女士发现陈观植的子孙们同样拥有着引人入胜的人生故事。

其中包括他的儿子,弗莱德瑞克·查尔斯·杰克(Frederick Charles Jack),1931年,他在马丁泰尔河(the Macintyre River)营救两名溺水人士的过程中悲惨离世。

弗莱德瑞克的儿子特雷弗·杰克(Trevor Jack)通过加入一支于二战期间在东南亚深入日军后方作战的队伍——‘Z’特种作战单位。该作战单位为澳大利亚的参战作出了重大贡献。 

布朗女士的祖母玛丽·丹妮曼(Mary Daneman)和祖父特雷弗·杰克(Trevor Jack)于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新州因弗莱尔镇订婚。 (Supplied: Kira Brown)
图为布朗女士的外婆玛丽·丹妮曼和外公特雷弗·杰克于二战结束后在新州因弗莱尔的订婚现场。Supplied: Kira Brown

寻根问祖时的挑战

布朗女士研究陈观植的个人故事之时,遇到了一些阻碍。

首先,他在官方文件的记录中有着几个不同的名字 – 这是早期中国移民者中的一个普遍问题。

他在自己第八个孩子的出生证明上竟然也签署了不同的英语名。

“他被称呼为Quin Jack, Chen Jack, Chen Jek, Quin Jek, Ah Jack , CG Jack, Ah Jack Ah Jack,”布朗女士列举说。

“如果他能够坚持只用一个名字该多好啊。” 

布朗女士珍藏的很多家庭照片都描绘着早期澳大利亚华裔的生活形态。其中一张照片是陈建植的小姨子艾伦·图通(左)与方梦豪(音译)的合照,他们于1899年在廷加成婚。
布朗女士珍藏的很多家庭照片都描绘着早期澳大利亚华裔的生活形态。其中一张照片是陈建植的小姨子艾伦·图通(左)与方梦豪(音译)的合照,他们于1899年在廷加成婚。 ABC Central West: Luke Wong

寻找遗失的谜团

布朗女士表示自己最大的挑战之一是要辨认由以繁体中文记录的文件和信件。

“对于我这个不会说中文的人来说,这几乎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说。 

一枚传统的手工雕刻的名字印章,揭示了陈建植的中文本名的写法。
一枚传统的手工雕刻的名字印章,揭示了陈建植的中文本名的写法。ABC Central West: Luke Wong

布朗女士邀请了当地一位会说中文的女士来家里参观收藏,好运随之而来。

通过仔细观察这些藏品,这位女士偶然发现了一枚手工刻制的木质印章。这枚在过去用以签署文件的印章揭示了陈观植的中文原名。 

“这就像说‘我想到了’或 ‘答对了’的那种感觉!我们找到了,这真是太好了,” 布朗女士惊喜地喊道。

传承至布朗女士的家族物品包括黄金假牙和阅读用放大镜,这些物品曾经很有可能是她生活在新州廷加的先祖陈观植的所有品。
传承至布朗女士的家族物品包括黄金假牙和阅读用放大镜,这些物品曾经很有可能是她生活在新州廷加的先祖陈观植的所有品。ABC Central West: Luke Wong

尽管有了这一发现,布朗女士还没能找到一张关于他的照片,但她相信那四颗留给她的黄金假牙曾一度属于他。

“有点可怕,换句话说,我宁可要张照片,” 她说。

尽管布朗女士一直保管着这些收藏,但她也在考虑为了子孙后代将这些藏品交于博物馆保管。 

“我认为让更多的澳洲华人社区接触这些信息是非常重要的,把它们展示给更广泛的人群,而不仅仅只是摆放在我的客厅,” 她说。

布朗女士曾外公弗莱德瑞克·查尔斯·杰克于1931年在因弗莱尔的马丁泰尔河试图营救两名溺水群众是罹难,之后他荣膺英勇奖。
布朗女士曾外公弗莱德瑞克·查尔斯·杰克于1931年在因弗莱尔的马丁泰尔河试图营救两名溺水群众是罹难,之后他荣膺英勇奖。Supplied: Kira Brown

与此同时,这些遗物也激励着她更加深入地探究家族历史,并发掘神秘的陈观植的出身。

“我很想去中国,去到他出生的村庄,或者甚至可以找到一些远房亲戚,” 她说。

“那肯定会是一个令人惊喜的故事。” 


题图:奥兰治居民里拉·布朗是第五代澳大利亚华裔,她成长于新州库纳巴拉班。- ABC Central West: Luke Wong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