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节特稿】勇于改变--澳洲的中国女性移民故事

澳洲的中国女性移民

作为第一代移民,远隔重洋来到异国落地生根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而这些移民当中的女性由于多了一份生儿育女的责任她们的故事也多了一份酸甜苦辣。三八国际妇女节之际,澳洲佳请五位目前在澳大利亚生活的中国女性移民敞开心扉,谈谈她们的移民生活。

徐叶:活到老学到老是一种享受

徐叶(中)在不断学习,她为自己的改变感到自豪
徐叶(中)在不断学习,她为自己的改变感到自豪supplied

在江苏一家职工医院当医生的徐叶退休后为了照顾外孙和外孙女来到澳大利亚定居,一晃已经八年了。

刚来的那几年,徐叶没有其他想法,一心一意地只想帮女儿带孩子。随着跟周围邻居接触多了,认识了很多华人后,渐渐开始有了想学英语的动力。

“我们那代人,英语基础几乎为零,只认识26个字母。来了澳大利亚后,感觉自己在英语上很欠缺,有时老外和我打招呼,聊个天,我都觉得没法交流。现在一切从头学起,我不和别人比,只和过去的自己比。”

如今,徐叶的外孙和外孙女都上小学了,这位已过半百的退休医生在空闲之余又开始寻找新的挑战。

“第一份工作是女儿帮我在网上找的,我还拉着她陪我去面试。后来我自己学会上网找工作,试着打电话应聘,说要面试,就下载了地图,标好地址,一步一步地自己先坐公交车,再转火车,找到了地方,拿到了工作。现在我都是一个人坐车去上班,”徐叶说起这段经历非常自豪。

从中国到澳大利亚,年过五旬但心态年轻的徐叶认为最大的改变是对自我的认识。

“在国内养尊处优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比较优越。来了澳大利亚以后,感觉自己缺乏生活技能,慢慢地学会了很多。原来觉得退休了,安顿下来,不用学什么,也没什么动力。现在学英语,接受新鲜事物,感觉自己有一种积极的欲望。”

陈兰:一直在追梦的道路上奔跑

陈兰(右二)以身作则,从小教育两个女儿要有理想有追求。
陈兰(右二)以身作则,从小教育两个女儿要有理想有追求。supplied

2006年移民澳大利亚凯恩斯的陈兰7年前加入澳大利亚一家银行就一直全职工作至今。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陈兰以她的专业、敬业和重在结果的心态,一路从亚洲市场开发经理做到了国际高端与零售业务亚太地区总监的位置。

“我的工作会花很多时间,比方说我在过去的7年间保持24小时/7天都要接电话的状态。只有我做出了这些小努力,得到了顾客信任之后,才能让他们真正信任我。他们知道随时随地都可以找到我。”

谈到陈兰的两个女儿,她倍感自豪。

“我成功地养大了两个女儿,一个在学法律,另一个则是医学系的学生,”她说。

“我们经常在晚饭饭桌上交流观点。我要让她们知道妈妈也是有理想和梦想的。我其实也在追梦的道路上奔跑。从小我就教她们要有自理能力,她们要帮助做家务。在我特忙的时候,她们都会帮我分担家庭琐事。说老实话,平衡家庭与事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正是因为我爱我所做的工作,我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和很多新移民一样,她1989年最初移民新西兰时的最大障碍就是过语言关。

她给女性新移民提出的建议是尽快学好英文,享受澳大利亚的生活情调,找到自己喜欢的兴趣爱好,多参加社区活动。

Emily: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Emily一家热心社区与公益活动。
Emily(右)一家热心社区与公益活动。supplied

十四年前, 麻将桌上牌艺不长进,酒桌上头脑不灵光,爱琢磨事不爱琢磨人的Emily离开了工作十年的金融国企。拎着两只行李箱,一个人来到墨尔本大学读学位,人生从头开始。 

“有朋友笑我是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毕业后一个月就被德国保险公司录用,发现学校和工作环境差别太大,雅思8分的英语明显不够用。

“我准备了一个本,把同事教的俚语俗话新词记下来,有空复习一下。笨鸟先飞嘛,只要坚持,不停积累,大胆使用,总有一天我也可以蹦出几个出彩的句子。”
Emily获知自己被升职的情景也很戏剧化。

“老板把我叫进办公室,问我,你的职业规划上你的理想是高级理赔师对吗?我说因为必须要填一个,只好填这个。然后他问,你觉得你还需要多久能成为一名高级理赔师?我说还得有三年吧。然后老板笑盈盈地说,不用等三年,今天你就是了。”

全职上班还有两个孩子,时间肯定是不够用的。做饭带娃,驾车割草,家里财务账单管理,孩子各类活动时间表,安排节假日出游行程,每件事都要Emily亲力亲为。

Emily说,在澳大利亚住久了,逐渐告别以前身上的功利和浮躁,习惯平实的生活。 

不久前Emily的大儿子在公立中学毕业,他没有太多来自母亲的学业压力,交了很多朋友,充分享受青春友谊。

江军俐:如果不来澳洲 一辈子也学不会北京烤鸭

江军俐闲暇时喜欢画画,这是她最近画的水彩自画像。
江军俐闲暇时喜欢画画,这是她最近画的水彩自画像。supplied

江军俐目前在墨尔本居住,是一位全职家庭主妇。她说成为一名家庭主妇是一个选择与被选的结果。

“来澳前我在国内一家知名公司供职。每日繁忙,经常的出差与加班,甚至没有时间与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家人交流,还有充满压力的工作气氛,觉得付出很多与回报寥寥,使我萌生退意很想回归家庭。”

移居墨尔本后江军俐的先生很快找到了专业工作,经济压力减轻使江军俐可以选择全职在家照顾孩子。

现在江军俐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对目前的全职照顾家庭的生活状态感到很满足。

“澳洲对于全职主妇态度就是正常的社会分工,不用承受舆论压力。而且我跟孩子都很享受这种互相的陪伴。”

在很多人眼里,全职主妇不用承受职场的种种不公平和压力,是个“美差”。其实不然。

“全职主妇的工作是一天24小时一周7天无休息,生病不能请假,没有加班费,没有实际的收入衡量提供劳动的价值。还有时忙累了半天,却因被挑剔而感到非常失望和无助。尤其是在孩子年幼时候,那种随时待命的辛苦真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理解。”

江军俐说,在来澳之前,她基本上十指不沾阳春水,每天除了上班、打扮自己,几乎不用做家务。来澳之后,所有的一切都要学习。

“如果不来澳洲,我这辈子也不可能爬上屋顶清理排水管堆积的树叶,也不可能学会做北京烤鸭,更不要说砍树拔草了。我感觉,但凡是一个对生活有热情又乐观的人,都会在澳洲的移民生活中找到特别多的乐趣和挑战。”

蔡为漪:寻找事业、家庭与兴趣之间的完美平衡点

蔡为漪再忙,也不会丢下她钟爱的肚皮舞。
蔡为漪再忙,也不会丢下她钟爱的肚皮舞。supplied

一名注册会计师和注册移民律师、一名创业者、一名大学讲师、一名肚皮舞爱好者、一位母亲。这么多的称号所对应的却是同一名女孩。

她叫蔡为漪(Cynthia Cai),毕业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如今已经在澳大利亚生活了九年。

用人们常说的“学霸”来形容她丝毫不为过,在墨尔本大学成功取得金融和会计的博士学位之后,她收到了许多高校的录用通知,然后便顺风顺水地留在了大学工作。可是这份看似理想而稳定的工作在蔡为漪眼中却成了一个束缚。

“这份工作比较限制我,内容比较单一。我所学的专业需要实践经验,如果单纯地在办公室里做研究会让我感到很受限制。”

于是,抱着试一把的态度,她开始和别人共同创业,开办了一家投资与移民咨询公司。

创业路程必然是很艰苦的,而蔡为漪打从一开始就认清了这一点。果然,资金问题、客户源问题、市场推广问题等等方面的困难纷至沓来,这也让年轻的蔡为漪初尝了创业的苦。然而面对困难,她却说:“至少我曾经尝试过。”

宝宝的到来让蔡为漪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也为了家庭转型了事业,从合伙公司中暂时撤出,转而经营更小规模的个人咨询工作室。

来澳大利亚的这九年,蔡为漪觉得自己改变的许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的生活节奏慢了下来,性格也更加柔和。她发现这个社会有很多特别温暖的地方:

“这里的人们不会妄加评论其他人,不像其他文化中可能会针对某人某事突出评价。这个社会很包容。我去过很多国家和地区,澳大利亚让我感觉非常适合人类生存。虽然挣钱的机会并不那么大,但是整体生活很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