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州水管工获选去南极工作一年

家住布鲁姆的沙恩·比尔斯顿(Shane Bilston)经过严格的筛选程序,在南极工作了一年。
家住布鲁姆的沙恩·比尔斯顿(Shane Bilston)经过严格的筛选程序,在南极工作了一年。

家住西澳布鲁姆的沙恩·比尔斯顿一直对到世界各地冒险和旅游充满了热情,但他这最新一次的旅行比他想象的更加“疯狂”。

作为水管工,沙恩·比尔斯顿(Shane Bilston)正为澳大利亚南极局(Australian Antarctic Division)莫森站基地(Mawson Base)工作一年。

“每天早晨,我走向水罐,回头看看远处的科考站基地、岛屿、冰山和冰原,我只是在想‘我在南极洲!’”他说。

布鲁姆水管工沙恩·比尔斯顿在在今后一年的“家”-莫森站。
布鲁姆水管工沙恩·比尔斯顿在在今后一年的“家”-莫森站。Supplied: Shane Bilston/Australian Antarctic Division

“这真是棒极了,” 比尔斯顿先生在莫森站的“狗屋”(Dog Room)打电话时说。这个“狗屋”是为曾经在基地生活过的哈士奇(huskies)雪橇狗设立的小博物馆。

在布鲁姆旅游业工作过多年的比尔斯顿先生回归技工的老本行,通过了严格的选拔过程,获得了这份工作。

今年一月份,他从塔斯马尼亚州乘船来到莫森站大约花了近三个星期的时间。比尔斯顿先生与14名工作人员在科考基地已度过了五个星期。

 “你通过大窗户看到外面,天色晴好、碧蓝的天空晴空万里,美极了,我几乎可以穿上短裤了,” 比尔斯顿先生说。

“你看不到有什么可以显示给你外面有风的信号,你要看一下温度,零下15度,风速每小时60公里。”

比尔斯顿先生是南极莫森站中六名技工中的一个。莫森站建于1954年,这是在这片冰盖大陆上运作时间最长的科学考察基地。

从热带气候下的布鲁姆到夏季零下14度的南极洲,这对水管工沙恩·比尔斯顿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从热带气候下的布鲁姆到夏季也只有零下14度的南极洲,这对水管工沙恩·比尔斯顿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Supplied: Shane Bilston/Australian Antarctic Division

“我们要做很多维护工作,”他说。

“每栋建筑物都有五条管道:污水、饮用水、消防服务、冷热水回流。因为这些管道都在室外,它们可能会结冰。如果管道开始冷却,报警器就会响起。就像今天凌晨两点,我不得不起床[去维修]。”

“我们必须立即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如果管道冻结了,我们修起来就更麻烦。”

科考基地设有实验室、厨房、健身房和攀岩墙、商店、手术室和桑拿浴室。工作人员接受了额外的技能培训,以开展应急工作,分担烹饪、铲雪、给休息室吸尘等工作。

比尔斯顿先生最近在莫森站科考基地庆祝了他的生日。他收到了一个生日大蛋糕和员工们自制的礼物。

强制性的生存训练要求工作人员获得一个不大,被人昵称为的“小袋薯条”(chip packets)的帐篷袋,在雪地里度过了一夜。
强制性的生存训练要求工作人员在一个被昵称为的“小袋薯条”(chip packets)的小帐篷袋里在雪地里度过一夜。Supplied: Shane Bilston/Australian Antarctic Division

只用“小袋薯条”在冰上度过一夜

所有新工作人员都必须经历生存训练,他们在户外露宿一个晚上,只有不大的帐篷袋,这个的帐篷袋被昵称为“小袋薯条”(chip packet)。

 “这是我不想再做的事情,除非我不得不这么做,”比尔斯顿先生说。

“你被丢在雪地里或冰上,手里只有求生背包,然后他们说‘明天见’。”

“你的生存帐篷基本上就是一个大袋子,叫做小袋薯条。你背着背包爬进去,试着打开你的垫子,把你的靴子脱掉。”

“你还有一个小瓶子,这样你可以往里撒尿。”

这个生存训练突显逃避大风的重要性,这样才能提高生存几率。

不久之后,天气会转冷,气温会下降到零下30度。风会嚎叫起来,暴风雪将工作人员局限在基地之内。

 “这里很粗旷,你不会想自己一个人[待在基地外面],因为这会很危险,” 比尔斯顿说。

“但是这里也有很多可以散步的好地方。这里有企鹅或海豹,你可以坐下来观看它们。”

莫森站基地的工作人员对在雪地生活的各个方面进行培训,这其中包括导航和操作四轮自行车训练。
莫森站基地的工作人员对在雪地生活的各个方面进行培训,这其中包括导航和操作四轮车训练。 Supplied: Shane Bilston/Australian Antarctic Division

(封面照片:家住布鲁姆的沙恩·比尔斯顿(Shane Bilston)经过严格的筛选程序,在南极工作一年。Supplied: Shane Bilston/Australian Antarctic Divi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