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中国stand-up comedy“风潮”的澳洲弄潮儿

在上海创建功夫喜剧(Kung Fu Komedy)俱乐部的澳大利亚人Andy Curtin
在上海创建功夫喜剧(Kung Fu Komedy)俱乐部的澳大利亚人Andy Curtin。

他是墨尔本大学法律及机械工程双学位的毕业生。8年前,在刚刚考完试之后便出去闯世界。他只身一人来到了东方陌生的国度-中国。一句中文不会讲的他开始了人生的挑战。他心想一、两年"探险"之后,就回到澳大利亚安顿下来,没想到无意之中,他在上海组织了一场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表演,并一炮打红。至今,他还被那片土地紧紧地抓住了,无法脱身,而且是越陷越深。这个大男孩就是柯安迪Andy Curtain。

(视频:2017年参加过墨尔本国际喜剧节的大山、Andy和Storm接受了澳洲佳采访,谈单口喜剧在中国的发展。 视频拍摄:冯凯  视频剪辑:方腾)

“我们的发展起是很自然的,”一脸络腮胡子的柯安迪坐在镜头前侃侃而谈。在离开他的老家墨尔本8年后的今天,他今年第一次走进墨尔本喜剧节的殿堂,带来的是具有中国气息的stand up comedy(单口喜剧)表演《活在天朝》。

“起初,我们本来只想做一个晚上的表演,没有很长期的目标。当时的初衷真的是和朋友玩一玩,有个娱乐的活动而已。可是一个晚上的英文stand up comedy的演出之后,很多人都在追问下次演出会在什么时候举行。后来我们被观众推着一个月举行一次演出,而后又发展到了一个月两次的英文stand up comedy的表演。”

位于上海闹市区的功夫喜剧(Kung Fu Komedy)俱乐部租用的是原先的储藏室,敲掉一面墙,挂了一些帷幕,并搭建了他们的迷你吧台。就在这里柯安迪和他的朋友们不知不觉地创建了中国第一家单口喜剧俱乐部,这里也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最棒的英语脱口秀俱乐部”。

柯安迪坦言他之所以创造了这个第一,其实不是出于他主观意识,而实在是刚开始,没有人愿意承担任何风险。结果他就“被创业了”。

“现在,我们的俱乐部能坐下100人。完全按照美国纽约喜剧俱乐部的模式建造。每周开放5到6天。”

柯安迪说他们现在除了表演stand up comedy单口喜剧之外,还有开放麦(open mic)及即兴喜剧(improv)的表演。就连中国人最为熟悉的“洋笑星”大山也在那里表演过。

胆大独闯上海的柯安迪

上海第一个单口喜剧演出场所“功夫喜剧”俱乐部
上海第一个单口喜剧演出场所“功夫喜剧”俱乐部Supplied

2009年,在墨尔本大学参加完法律和机械工程双学位最后一门考试之后,柯安迪就只身一人来到了上海,这个中国最大、最充满朝气的城市。

“考完最后一门考试的24小时后,我在上海的一个沙发上醒来。”

柯安迪说他的探险之梦就从那里开始。

“到达上海的第一个星期,一切都发生着巨大变化,就好象我的生活被日全食的黑暗所笼罩。我曾记得站在上海街头,问我自己‘我到底在哪里?我都做了什么!’”

柯安迪说他当时曾以背包客的身份旅游过不少地方,认为自己熟知这个世界。可是情况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

“虽然人都是一样的,可是文化差异却在我刚到中国后让我感到了震撼。在我到达中国的头三年,我还一直能感觉到看到很多事情,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误解我,)上海是一个很神奇的城市,一个很令人向往的居住地,”柯安迪补充说。

“说老实话,当时,我每小时都会出现一次打道回府的念头。当你离开家,离开亲人,你会数次反省自己当时的决定是否正确。”

“有一次,我已经决定要回澳洲,并打好了行囊,但是他的脑海中突然闪现一个念头‘我不能打退堂鼓’。当时,让我留在上海的力量大于叫我离开的力量。”

8年之后的今天,他已经完全打消了回澳大利亚生活的念头。虽然柯安迪开玩笑说他‘未老先衰的白胡子’是因为在中国“生活压力巨大”及污染而造成的,但是今天的他却表示自己已扎根在了中国。柯安迪与俄罗斯韩国混血的妻子结了婚。在被问及在中国做喜剧能养家糊口时,柯安迪妙语连珠地说:“现在赚钱不是很多。我只有一辆法拉利,这是不够的,两、三辆就够了。”

“说实话,很多人认为上海的花销好大,但是如果你知道到什么地方买东西,上海花费还是可以承受的。”

从一句中文不会到澳大利亚版“大山”

“功夫喜剧”俱乐部2013年又开始了中文单口喜剧
“功夫喜剧”俱乐部2013年又开始了中文单口喜剧Supplied

尽管柯安迪在到中国之前学了一些中文会话句式,但是当他抵达大洋彼岸的上海时,他还是傻了眼。

“学语言环境是最重要的。现在,我的室友、公司里的同事也都是中国人。所以我天天有很多机会学习中文,因此就比较快。但是我感觉学得还远远不够。”

有人曾把柯安迪形容为是澳大利亚版的大山。

“不会吧。这是不是在说澳大利亚版的大山不是原装,质量有问题吧!”

柯安迪在功夫喜剧俱乐部创办的前两年一直主打英文专场演出。2013年,他们才逐渐将视线转向了中文版的stand up comedy市场。柯安迪毫不掩饰地说进入中文stand up comedy还是一个巧合。

“我们的一个合作伙伴,找了几个演员用中文模仿stand up comedy的形式,并请我们去看,我们看了之后发现中文真的可以做这种源于西方的喜剧表演,因此就开始了合作。”

培养更多的后起之秀

由Andy Curtain发起的中国喜剧节今年步入第二年。
由柯安迪发起的中国脱口秀喜剧节今年步入第二年。Supplied

“现在中国正经历着非常令人兴奋的时期。很多事情都在发生着。我认为我在历史演变的大舞台之上。上海市在过去的8年中变化巨大。能亲眼看到这些变化那是无价的。我觉得我会向我的孙子讲述那段故事的。”

在柯安迪的世界,中国的stand up comed产业也在方兴未艾地发展着。

“在过去5-6年间,亚洲,尤其是中国的stand up comedy单口喜剧的发展是巨大的。这种艺术形式在逐步走向成熟,走上巅峰。”

为了在中国的土壤中发展当地的单口喜剧人才,展开国际间的交流。柯安迪于去年推出了中国脱口秀喜剧节活动。

“我在香港的一位朋友告诉我培养新人的一个捷径就是举行喜剧节。”

“事实证明这一点儿没错,喜剧节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观众,此外,很多喜剧演员也会在同一时间云集上海,为彼此之间的合作创造机遇。这就是我们创办喜剧节的宗旨。”

今年,这个喜剧节将于4月底在上海拉开帷幕。中国所有好的喜剧演员将到上海参加比赛。

除了“请进来”,他们还选择了“走出去”。柯安迪在他的同伴徐益(Storm Xu)的帮助下,今年把多位来自中国stand up comedy单口喜剧的喜剧人请到了世界第三大的墨尔本国际喜剧节上。华裔观众喜爱的洋笑星“大山”也举行了四场专场演出。

看起来,这位将stand up comedy单口喜剧带到中国的澳大利亚人今年还要马不停蹄地忙上好一段时间了。

(封面照片:在上海创建功夫喜剧(Kung Fu Komedy)俱乐部的澳大利亚人Andy Curtin。 Suppl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