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跨文化婚姻故事

爱心

人们总是说,通往真爱之路从不顺畅。在这个情人节我们来认识七对跨文化婚姻夫妻,了解他们跨越文化与地域界限、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他们的故事是爱情终能战胜一切的明证。

Bella Pham和Jagraj

Bella Pham和Jagraj的印度婚礼
Bella Pham和Jagraj的印度婚礼Supplied

Bella来自越南,她初遇他的印度丈夫Jagraj是有一年暑假在维州米尔杜拉镇的一个葡萄园,当时他们俩都在那里打工。

“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国家,与澳大利亚的文化不同,语言不同,我们吃的食物不同,宗教信仰也不同,”她说。

“我们在遇到对方之前对对方的文化了解不多,我们甚至从来没想到会与外国人在一起。"

今天这对夫妻在澳大利亚生活,他们之间主要用英语交流,他们也在努力学习对方的母语--旁遮普语和越南语。“我们还试着一起做饭,”Bella说。

“我们规定三天做越南菜、三天做印度菜,还有一天到外面吃,尝试新的东西。”

Bella说在跨文化婚姻中保持平衡和互相妥协很重要。

“如果你爱上了一个来自其他文化的人,开始时总是艰难的,但随后两个人一起磨合,这将是你人生的完美体验。”

“跟着感觉走吧。”

Dewi和Phil

Dewi和Phil在印尼婚礼上。
Dewi和Phil在印尼婚礼上。supplied

Dewi和Phil相遇于2008年的墨尔本机场,她当时在送别一位返回印尼的好朋友。

“对我来说,那是一见钟情,”Dewi说。

“当我第一眼看见他,我知道就是他了。我们互相认识后,在脸书上加为好友。大约一年后,我约他出来喝咖啡,接下来的大家都知道了。”

尽管Dewi是印尼人,她认识Phil的时候已经在澳大利亚居住并且拥有澳大利亚永居身份。Dewi说这使得两人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容易得多。

“我们作为男女朋友交往了三年然后结婚了,这段时间里,我们互相彻底了解对方,接受对方的缺点,也包容各自独特的个性。”

“我想我的父母觉得有点困难,他们不讲英语。他们真的很想了解Phil,但是不知道如何与他沟通。因此当Phil与他们见面时我就成了他们的翻译。"

Dewi和Phil办了两场婚礼,一场在墨尔本,另一场在印尼,这样家人都可以参加。

“在印尼举办的那场婚礼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因为婚礼在西爪哇的一个小镇举行,有数千人参加,”Dewi说。“热闹极了!”

“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尊重和热爱两种文化。印尼文化也是他们的传承的一部分,也是他们身份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教育我们的孩子与众不同没什么大不了的,爱情没有界限。"

Amy和Jack

Amy和Jack在教育孩子问题上常意见不一致
Amy和Jack与孩子们在一起 supplied

Amy和Jack的爱情是从友情开始的,他们的爱情之路也不平坦。

“与一个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结婚刚开始时是挺艰难的,”Amy说。

“沟通很困难。”

“即使现在,我们也时常纠结于不同的文化育儿方式,特别是现在我们有了孩子。甚至是一些很简单的事情例如吃什么都要互相妥协。”

尽管如此,Amy说她也从Jack那里学到了很多。

“他来澳大利亚之前一直是难民,由于他的族裔背景,他好像从不属于哪个国家,”她说。

Jack是克伦族人,是泰缅边境的一个少数民族。

“正因为如此,他有强烈的愿望帮助流离失所的人,这反过来也影响了我,我们现在都尽自己所能帮助周围的人。”

Amy希望把这些价值观也传给他的孩子们。

“我丈夫和我都希望我们的孩子能讲双语,不仅仅为了能更好地与家人和朋友沟通,也为了这种语言永远不被遗忘。”

“宗教也是我们生活当中重要一部分,我们将继续以此滋养我们的孩子的人生。除此以外,我们最大的关切是我们的孩子要学会尊重人,无论他们有多么与众不同。”

Pisey和Matthew

Pisey和Matthew在吴哥窟
Pisey和Matthew在吴哥窟Supplied

Pisey是柬埔寨人,她说她从来没有想过会与一个来自其他文化的人在一起,她觉得那会太复杂了。但是随后她认识了一个名叫Matthew的澳大利亚人。

“我觉得要融合各种差异会很困难,例如饮食、宗教和我们的信仰。但是事实远非如此。我们在一起越久,我们越能调整任何东西。我不介意时不时与他一起去看场澳式足球,因为我喜欢体验不同的东西,我们有时候也吃柬埔寨菜(我的选择)。”

“我们的关系如此牢固,因为我们有一起尝试的共同愿望。”

“举例说,尽管Matthew是基督徒,他也会愿意积极参与柬埔寨的家庭佛教仪式,作为对我、我的母亲和我的大家庭的尊重。他还在手腕上戴着红绳,那是我们在柬埔寨的时候我的父母和我爷爷送给我们的,象征接纳与对我们的结合的祝福。”

但是也有一些挑战。

“我们对对方姓氏的发音感到十分头疼,”Pisey说。

“挺好笑的,已经快两年了,Matthew仍然觉得无法发出'Ngeth'的音,'Ng'在英语中不是常见的发音。”

“我也总是读错他的姓氏。”

Zachary和Pilar

Zachary和Pilar在旅行中
Zachary和Pilar在旅行中supplied

情人节对于Zachary和Pilar有特殊的意义,他们在2015年2月14日通过朋友在悉尼偶遇。

Pilar当时从柬埔寨来悉尼,与这位伊朗心理学家一见如故。

“我对Zach的第一印象是他是一个风趣又时尚的人,也是一位绅士。他很懂得如何以口才打动人,”Pilar说。

Zachary也有同感,他发现他们对家庭、神灵以及职业都有类似的看法。

Pilar做出了艰难的决定,离开柬埔寨的家人,与Zachary定居澳大利亚。

他们的关系并非一帆风顺,语言的差异偶尔也会导致矛盾。

“有的时候这些差异会带来不便与误解。你在这些争斗中既不会赢也不会输。我们只能原样接受,”Pilar说。

“更多的是语言障碍,包括肢体语言的差异,”Zachary说。

“我们只能说英语,尽管我学了一些西班牙语,Pilar学了一些波斯语。”

这对夫妻今年将庆祝他们相遇两周年,他们会做波斯菜、柬埔寨菜和泰国菜,再来些澳大利亚的葡萄酒。

Candice和Gideon

Candice和Gideon的非洲部族传统婚礼
Candice和Gideon的非洲婚礼Supplied

Gideon参加Candice所在的当地教会的活动,两人得以认识。当时Candice正在非洲从事志愿者活动,她从朋友那里听说了Gideon的故事。Candice的朋友们都认为他们一定要互相认识。

“很显然我的女性朋友们不是唯一认为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人,可怜的Gideon也被告知了关于‘疯狂的Candice’的所有的故事!”

“因此当我从非洲返回后,我的室友确保邀请Gideon来做客,于是故事就从此展开了。”

Gideon来自南苏丹和埃塞俄比亚的努尔部族,已经在澳大利亚生活超过了10年。

“我想这使我们的关系发展得更容易一些,”Candice说,“但是我仍然试图学习他的部族语言。”

“我们结婚前谈了很多我们之间的文化差异以及我们希望我们的家庭是什么样的,我想这对于任何关系都很重要,尤其是对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

Candice和Gideon举行了两场婚礼,分别对各自的文化背景表示敬意。他们还刚有了他们的一个孩子。

“努尔族人的婚礼传统包括互赠嫁妆,我们收到来自不同家庭的祝福,他们也希望学习并且尊重不同的文化,”Candice说。

“我值32头母牛,还挺不错,当然如果爸爸想要的话他也许能得到更多。”

Tony和Yuni

为了更好地与太太沟通,Tony买字典学印尼语。
为了更好地与太太沟通,Tony买字典学印尼语。Supplied

Tony来自南澳州阿德莱德,他2003年到印尼旅游的时候通过彼此的朋友认识了现在妻子Yuni。

“我爱上了印尼和一位印尼人,她就是我现在的妻子,”Tony说。

“刚开始时我们的关系遇到了挑战,因为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

"我不太会说印尼语,当时还我太太也刚开始学英语。因为我爱她所以我买了本字典和短语学习书快速学会了印尼语!"

Yuni在2006年移居澳大利亚,现在他们俩都能流利地使用对方的语言并且一起积极参与阿德莱德的印尼社团事务。Tony认为,让他们的两个儿子--10岁的Michael和8岁的Aaron--多了解印尼的文化和传统很重要。

“一个重要途径是通过我太太做印尼菜,”Tony说。“现在我的两个儿子都很爱吃辣椒!”

“我们教他们印尼语,而且我们作为一个家庭也每年遵循斋月和禁食并庆祝开斋节。”


本文基于2016年在澳洲佳发布的原文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