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故事

母女

母爱是世上最强烈又最温柔的情感,这么说一点不为过。母亲节之际,澳洲佳与一些在澳洲生活的母亲和子女,谈谈他们对母爱的理解。澳洲佳谨以此文祝天下母亲节日快乐!

魏尼—我觉得我比我妈幸福

出生于北京的魏尼从小对“母亲”这个词没有概念。六岁时,母亲就抛下她和人“私奔”了,从此杳无音信。

“我六岁前记忆里都是爸妈吵架的画面,我躲在厨房里不敢出来。她走的那一天,我发烧了。”

怀揣着对母亲角色的困惑和期待,魏尼一路研习关于人性的各种学科,从北京大学考古学学士,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人类学硕士,再到墨尔本大学教育学硕士。

如今的魏尼自己也是一名有着一双可爱千金的母亲。从小在缺失母爱环境下长大的她坦承,自己的这段经历让她更清楚如何做一名母亲。

“理论上,人能成为什么样的母亲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和原生家庭一样,要么与其相反。我要把自己塑造成最好的妈妈。第一,陪伴,一定要在女儿身边。第二,如果她受欺负,要为她出头。”

魏尼与妈妈和女儿一起。
魏尼(左)与妈妈和女儿一起。图片提供:魏尼

几年前,在魏尼离婚后,母亲从中国飞来墨尔本和魏尼住了七个月。这是她记忆中和母亲相处最长的一段时间,也让她对母亲有了新的认识。

“我婚变后,母亲马上飞过来,让我觉得她还是爱我的。去年做胆囊手术时,她也马上飞来,我挺感动的。”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魏尼谈起女儿们为她买的礼物笑意浓浓。

“她们送我的是一个拥抱铃铛,她们不停地说‘Mum, you are the best. Love you.’ (妈妈,你最棒。好爱你。) 我觉得我比我妈幸福。”

温恩(Wynn)—感谢女儿给了我做母亲的机会

温恩·奥尔德(Wynn Ord)是澳洲人,她第一次见到女儿凯蒂(Katie)不是在医院产房里,而是在中国合肥的一家酒店。

凯蒂是温恩领养的孩子。

十七年前,经过一再的尝试各种方法却都无法受孕后,温恩和丈夫大卫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领养是我能成为母亲的唯一出路。”

“我们想到中国领养孩子,因为我们当时年纪比较大了,中国接受年纪比较大的父母领养。另外澳大利亚有很多华人,无论对还是错,我们觉得如果我们有孩子,很可能是个女孩,因为来自中国,她会适应得更好。”

在“短暂”的三年等待后,2002年,48岁的温恩等到了一封信,信封里是一张21个月大的小女孩的照片。

“当时我第一眼看到照片就爱上了这个小女孩,我一直以来想要成为母亲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在48岁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说,我的心扑通通直跳。”

2003年12月,温恩来到中国领养了凯蒂。
2003年12月,温恩来到中国领养了凯蒂。图片提供:Wynn Ord

在经过几个星期的办理各种手续后,奥尔德夫妇与其他几对领养父母一起登上了飞往中国的飞机。在合肥一个酒店里,她第一次见到了由当地的社会福利院工作人员带进来的凯蒂。

“她走到我们的怀里,脸上几乎没有表情,其他孩子哭个不停,因为他们想回到[福利院的]阿姨身边,凯蒂只是走进我们的怀里,完全不知所措。”

温恩感激女儿让她有机会成为一位母亲
凯蒂健康成长,温恩感激女儿让她有机会成为一位母亲。图片提供:Wynn Ord

十三年过去了,如今凯蒂已经成长为一个自信、坚强又有爱心的孩子。她从不掩饰自己是被领养的,在父母的关爱下,她从不缺乏安全感。

有的人会说“哎呀,她真是幸运啊!”,此时温恩会说,“是的凯蒂很幸运,我们也很幸运,我对她的感情跟其他母亲一样。”

温恩很感恩凯蒂让她有机会成为一位母亲。

“有了凯蒂就像每天早上起来,走进她的房间,看见她,就像找到彩虹尽头的那罐金子。”

(编注:找到彩虹尽头的金子源于古欧洲的传说,寓意梦想与希望的实现,找到最终的幸福)

覃婧如--妈妈,我会一直爱你

覃婧如八岁的时候从中国移民墨尔本,由于从小就在澳大利亚生活,她成了外黄内白的“香蕉”。但是即使有跨文化甚至语言交流障碍,覃婧如眼中的妈妈还是亦师亦友。

“我的妈妈有一种奇特的幽默感。她热爱时尚,还很喜欢快步走,”覃婧如说,“喝茶,家长里短,吃早午餐(brunch),她还超喜欢司康饼(scone)!”

覃婧如与妈妈亦师亦友
覃婧如(左)与妈妈亦师亦友图片提供:覃婧如

“我觉得我妈妈更像是跟我平等的,像是一个朋友。”

不过在一些更复杂深入的话题上,英文比中文说得溜的覃婧如觉得跟妈妈的沟通总是有点问题。在大学选专业的时候,覃婧如从商科转读创意写作,是班上唯一一个亚洲学生。

覃婧如能感觉到妈妈对她改专业感到担心,因为这关系到她的未来,一个艺术专业学生毕业后如何能自食其力?但是她的妈妈还是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母亲节之际,覃婧如想对妈妈说:

“我会一直爱你,尽管我有的时候不让你进入我的世界。尽管我们之间有各种冲突和不快,我希望能更接近你,与你建立良好的关系。我想更接近你,更深入了解你的想法,我想关心你,虽然有的时候挺难的。”

说完,覃婧如已经热泪盈眶。

舒洋洋--妈妈激励我成为坚强的女人

舒洋洋19岁,妈妈是华人,爸爸是波兰裔澳洲人,她对妈妈的评价是“有爱心,乐于助人和慷慨大方的人”。

舒洋洋是长女,她的妈妈在她出生的时候亲手在她的衣服上绣上漂亮的刺绣,那是她第一次做刺绣。

在一个跨文化家庭中长大开拓了舒洋洋的视野,她享受着两种文化的滋润。

舒洋洋与父母基本用英语交流,由于外公外婆与他们一起生活,她也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但是学习中文的经历还是让她刻骨铭心。在她四年级的时候,每到周五晚上就会伤心哭泣,因为第二天周六意味着要去上中文课,她至今仍清楚记得她妈妈当时跟她说:

“你要去,这是为你好,将来你会庆幸学了中文。”

如今回想起来舒洋洋确实感激母亲当年“逼”她学中文,她现在课余时间在一个网站上辅导中文。

舒洋洋(右)与妈妈常被误认为是一对姐妹花
舒洋洋(右)与妈妈常被误认为是一对姐妹花图片提供:舒洋洋

与覃婧如一样,舒洋洋的想法已经很西化了,但是她的妈妈从刚来澳洲时一句英文都不懂到现在成为一名专业的口译员的那种能吃苦耐劳的精神让她倍感钦佩,覃婧如说至今她还记得妈妈带着当时还是小宝宝的她去大学上课,以及妈妈如何兼顾家庭的同时又成功追求事业。

“我的妈妈激励我成为一个坚强的女人,她教导我如果努力并且相信自己能行就会成功。”

(题图来源: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