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海外的澳洲人最想念家乡什么?

澳大利亚

离开家,旅居异乡,总会让你对那些一直以来想当然的事情心存感激。澳洲佳询问一些旅居海外的取得杰出成就的澳大利亚人:你们最想念澳大利亚的什么?

Sam Hammington
Sam HammingtonSupplied

山姆·海明顿(Sam Hammington)是韩国第一位澳大利亚喜剧演员,目前在综艺真人电视节目工作。山姆曾经出现在韩国人气火爆的关于军队生活的电视节目Real Men上。

“我在韩国生活了14年了,我想我最想念的总是朋友和家人。除此以外要数开车三十分钟就能远离繁嚣,度过自己的时光。

我想念那些美丽的海滩,我想念超棒的咖啡,还有酒吧。我真的很想念早上读着报纸,特别是周日版报纸。韩国太网络了,现在报纸好像几乎都不存在了。”

Vanessa Hill在录制BrainCraft节目
Vanessa Hill在录制BrainCraft节目Supplied:Vanessa Hill

芙妮莎·希尔(Vanessa Hill)在美国洛杉矶居住,是YouTube上一个颇受欢迎的科学视频系列网站BrainCraft的制作人和主持人,这个网站通过心理、神经科学和行为的解释,探索我们思维的内在工作机制。

“我想说--因为我必须要--我想念我的家人,我想念我的朋友。但是我最想念酸面包(sourdough bread)。比如说三藩市,它以酸面包闻名,但是真心不好吃。美国人什么都放糖,所以这里的酸面包含糖而且很韧,太糟糕了。我还想念其他的食物。

我认为澳大利亚有美国没有的出色的美食以及咖啡文化。这里[美国]有很多很好的餐馆和咖啡,但是并没有保持美食一致性的文化。在澳大利亚,你基本上可以去任何一个咖啡馆就能买到一杯好咖啡,它也许不会很棒,但是会不错。在这里[美国]你真的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喝上一杯好咖啡。

我还想念澳大利亚的海滩。与悉尼相比,洛杉矶的海滩挺糟糕的。我想念驾车前往悉尼的海滩,酸面包放在副驾驶座上,听着Triple J[澳大利亚年轻人的电台],我的咖啡放在咖啡座上,阳光照射下来。”

Jimmy Pham在河内与17名Koto学员一起
Jimmy Pham在河内与17名KOTO学员一起Supplied: KOTO

吉米·范(Jimmy Pham)现在越南居住,他开设了Know One Teach One (KOTO)组织,在他们位于河内和胡志明市的餐馆培训贫困青年。

“[我想念]流连于洁净的海滩--我们真的被澳大利亚那些如此优美的海滩宠坏了。还有那些机构和组织。我想念我的朋友。我们谈论各种相关的事情--不仅仅是钱。我还想念那份宁静。

当我在悉尼的时候,我喜欢与朋友们聚会,BBQ,去安静的地方。我还囤了一些澳洲特色的东西--例如Vegemite(一种酵母抹酱)和Twisties(一种咸味零食)。”

Marion Grasby在泰国一个菜市场
Marion Grasby在泰国一个菜市场Supplied: Andrew Chant

玛丽安·格拉斯比(Marion Grasby)是2010年澳大利亚第二季厨艺大师(MasterChef)节目中一位很受欢迎的参赛者。她从悉尼移居曼谷以便离她的Marion’s Kitchen美食系列的制作人和供应商更近。

“在这里很难买到Promite--是的,我无Promite不欢。你可以买到Vegemite。我想念Promite 和好品质的酸面包。我想念我的朋友和澳大利亚的家人。

我真的很想念在悉尼居住,邦迪海滩就在那里,可以沿着海滩跑步。”

Ronny Chieng
Ronny ChiengCentury Entertainment: Kristian Dowling

Ronny Chieng是美国极为火爆且影响力巨大的喜剧节目The Daily Show的记者。他在马来西亚出生,新加坡长大,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学习商业和法律。

“澳大利亚有非常高品质的生活,你只有离开了之后才会珍惜。我认为澳大利亚在工作-生活平衡方面做得很好。

我想念那里的户外[活动]。很容易就可以来到户外。我觉得可以说那里也更平静一些。我认为也更安全--那里有控枪等措施。澳大利亚人也很‘社会主义’--他们很照顾人。

墨尔本是个很棒的城市。我想它是澳大利亚最棒的城市--我知道这受到争议。这是一座平易近人的城市,可以度过悠闲的时光。如果你想静一静,你可以静一静。如果你想去比如说一个混凝土丛林酒吧,你也可以去。这就是我想念澳大利亚的地方。还有我的朋友们--我也想念他们。”

Manika Kaur
Manika KaurSupplied: Manika Music

马尼卡·卡尔(Manika Kaur)在迪拜居住,是一位锡克克尔坦音乐歌唱家,她把唱片销售以及演唱会门票的所有收入都捐献给了慈善机构。

“我常常想念墨尔本--那里的生活质量和空气。每次我降落在墨尔本机场我都迫不及待要走出去深吸一口气。我想念那里的人、食物,当然还有Tim Tams[巧克力饼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