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人误认为是空姐的帕姆·詹森回忆近50年的飞行生涯

当帕姆·詹森(Pam Jensen)开始飞行生涯时,女飞行员犹如凤毛麟角。
当帕姆·詹森(Pam Jensen)开始飞行生涯时,女飞行员犹如凤毛麟角。

帕姆·詹森微笑着回忆起不止一次发生的画面:一位乘客惊讶地发现他们的飞行员原来是一位女性。

“你会想她会回到这里给我们递上一杯茶或什么,而不是坐在飞行员旁边,”那位乘客说。

80年代初,当帕姆·詹森(Pam Jensen)女士获得商业飞行执照时,女飞行员还属凤毛麟角。

即便到了今天,澳大利亚民航安全局(CASA)的报告指出只有9%的澳大利亚商业飞行员是女性。

詹森女士在开始时说,她在驾驶舱里的出现曾带来不少的争论。

“大多数人接受你,[但是]你总是得到偶尔的男性沙文主义者(male chauvinist pig,简称MCP)。他认为你应该锁在厨房里,”她说。

她在赢得一场无线电比赛之后,获得昆士兰的玛丽伯勒航空俱乐部(Maryborough Aero Club)一个免费飞行课程的奖品。她于16岁就开始飞行了。

帕姆·詹森16岁时开始飞行课程,并在获得汽车驾照前取得飞行驾驶执照。
帕姆·詹森16岁时开始飞行课程,并在获得汽车驾照前取得飞行驾驶执照。 supplied: Pam Jensen

她父亲也曾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名飞行员。詹森女士为了赢得那场比赛的胜利,盯着看完了老爸有关飞行驾驶的旧书。

“我从来不怕[飞行]。这只是一个新挑战,需要征服的东西 - 一个新的层面而已,” 詹森女士说。

在她参加商业飞行许可证考试的那一天,詹森女士的飞行教练曾担心她花太长时间完成测试。

澳大利亚民航安全局考官在她的考试中增加了另外30道题目,以防他被人指控由于[詹森女士的]性别而放松标准。

“几年后,我又遇到了同一个考官。他告诉我‘一些男性飞行员认为我们对女飞行员过松。正是因为他们的这一想法,我们实际上做了相反的事情’,” 詹森女士说。

空中更安全

詹森女士在获得她的汽车执照前独自飞行多年,并骑着自行车到玛丽伯勒机场开飞机。

“[天空]比地面上安全得多,” 詹森说。

“在路上,有很多白痴,你必须时刻注意。而飞行则不同,这是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的行业,你不能违反任何规定。”

“在路上驾驶,不是每个人都遵守交通规则的。”

驾驶舱的秘密

如果你从来没有冒险进入过商业客机的驾驶舱,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飞行员的空间有多么的小。

为了我们的拍照,詹森女士巧妙地滑进飞行员的座位,而我却要挣扎地把我的相机袋和胳膊肘一起放进座位中。

帕姆·詹森说在20世纪80年代,人们没有像现在一样频繁旅行,那时飞行是一种享受。
帕姆·詹森说在20世纪80年代,人们没有像现在一样频繁旅行,那时飞行是一种享受。 supplied: Pam Jensen

“这与许多驾驶舱相比是很大的,”她说起福克100(Fokker 100)飞机的驾驶舱。

她说福克100是她最喜欢驾驶的飞机机型之一。 她最不喜欢的是派珀双引擎科曼奇(Piper Twin Comanche)。

“这像是一条狗,” 詹森说。

“现在没有太多[此类型的飞机了],此飞机在一个引擎时不是太可靠... ...他们曾经把它称为‘寡妇制造者’”。

飞行员迷人的生活

与穿着制服的詹森女士一起穿过汤斯维尔机场(Townsville Airport)就像陪着一位名人一样,不时有人会回头凝视着她。

她说这份工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富有魅力、那么浪漫。

帕姆·詹森与她最喜爱驾驶的飞机- 福克100在一起。
帕姆·詹森与她最喜爱驾驶的飞机- 福克100在一起。 ABC North Queensland: Nathalie Fernbach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一个非常具有魅力的工作。如果你考虑到凌晨四点起床去机场,” 詹森女士说。

“这在他人看来可能很迷人,但你每做一个小时的飞行,可能有两个小时的事先或飞行后准备要做。”

“你总有不得不进行的各种测试。”

退休的飞行员是不是后座驾驶员呢?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詹森女士已飞过澳大利亚各地,以及泰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

在2016年12月,经过46年的飞行后,她决定到了该退居二线的时候了。

她说作为一名飞机驾驶员,她经历了生命辉煌的时刻,但之后她并不迷恋飞行工作。

“我在空中看到一架飞机,我想‘我知道你要去哪里’,但我不希望总在驾驶舱控制[飞行],”她说。

詹森女士坚持表示她不是一个“后座驾驶员”,她打算在退休后与丈夫一起到处旅行。

“作为一名乘客,我常常会在尚没有起飞前就睡着,”她说。

(封面照片:当帕姆·詹森(Pam Jensen)开始飞行生涯时,女飞行员犹如凤毛麟角。ABC North Queensland: Nathalie Fernb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