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华人”:李天和他的圆梦记

英文处女作《新华人:他们如何改变了澳大利亚》(The New Chinese: How they are changing Australia)的作者李天。

80后的他是2004年选择到澳大利亚悉尼就读硕士学位,2010年毅然决定回国发展,然而…….2011年重新踏上澳大利亚土地的他于今年实现了他的一个梦想,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 

“我生在东北,长在苏州,后来又在东北多个城市居住过。在2004年到悉尼留学之前,我是在北京读的高中和大学…….然而自打2004年至今,我已经在悉尼居住了十几年,这是我人生中居住时间最长的一座城市,因此我把悉尼当作了我的家。”

这说话的是自称为澳大利亚“new Chinese”(新华人)成员之一的80后李天。

“在我这一代之前很少有家庭可以自费送孩子出国留学,大部分都是公派。从我这代人开始,尤其是大城市的,父母有正当工作的基本上有这个能力的话都会送孩子出国留学。今天,你会看到更多的留学生过来,而且他们来到澳洲,条件比我们那代人又好很多。这就是我们这些新华人面对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我们这代人可能都多多少少遇到过两难的境地。”

李天的两难境地指的就是他2010年在澳大利亚留学学业完成之后,决定举家搬回中国发展的一段经历。

学成回国碰了一鼻子灰

80后的李天与他的父母在中国的合影。
80后的李天与他的父母在中国的合影。 Supplied

“当时,我学完了,而且有一些工作经验,觉得说回国很好,因为[中国]国内欣欣向荣地,有很多机会,全球经济危机了,但是国内感到还是很繁荣。回去之后就立马发现在澳洲工作过,生活过时间长的话,对国内的工作环境不是很适应。包括国内吃饭喝酒的文化啦,工作时间上的要求等等,不太适合在澳洲住惯了的人。”

“另一方面,中国也是[在我离开的那几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等我回到北京,我就连家门口的路都不认识了。房屋和所有东西的价格都基本上涨了三倍以上。所以说变化非常地明显。”

在李天出国前他曾经梦想着在海外学成后,被外国公司派驻中国,拿澳洲工资在中国生活将是两全其美的美差,然而,他的这个梦被彻底地粉碎了。

“综合考虑北京的房价和综合高端需求的话,实际上成本远远超过悉尼。”

虽然没有人把他叫做是“澳傻”,但是李天说他自己有自知之明,就在老婆要生老大的情况下,他决定举家迁回澳大利亚,当时距离他回北京发展也就一年多一点儿。

“我年轻的时候也想过要创业,要一夜暴富……特别是中国在积极宣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家也好像听到了不少年轻人创业的故事:找到了风投,创造了一个很好的产品或者服务……我觉得20多岁的人如果有梦想,积极追求自己的梦想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回归家庭是李天的首要任务

《新华人:他们如何改变了澳大利亚》的作者李天与他的一家四口。
《新华人:他们如何改变了澳大利亚》的作者李天与他的一家四口。Supplied

不过,对于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他现在更关心的是他的家庭与家人。

“随着有了家庭,有了贷款以后,你可能更为关心的是怎么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然后让家里的孩子能健康幸福地成长。可以说我走到了不同的人生阶段。”

目前,在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审计部门工作的李天很知足。他认为自己目前居住在一个和平、美好的国度,自己的工作也稳定,受到别人的羡慕。他近来也实现了他自己一个孩童时期的梦想,那就是当一名作家。

圆梦让他有了成就感

他的英文处女作《新华人:他们如何改变了澳大利亚》(The New Chinese: How they are changing Australia)正式出版了。这本书是他对中国这个国家、文化、历史、社会及澳大利亚新华人的解读。

“[我发现]普通的澳大利亚人对于中国的了解比较地滞后,他们的信息都outdated(过时了)。我在跟身边朋友聊天的时候,他们经常有一些困惑,比如说中国最近二、三十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为什么出现了很多很有钱的投资者和留学生逐一给他们解答,不如我写一本书,然后把这些东西系统地总结出来,或者让我不认识的人能在看了这本书之后,可以了解中国最近的发展。”

“这里面大多数都是我个人的观点。而这些观点也是我希望通过提供一个对中国发展更为独立的分析。这个世界上没有100%的客观,我尽量保持客观。”

对于朝着他的迈出了第一步,李天感到的是满足感和兴奋感。

“我出的书反应的是我们这代‘新华人’的所思所想,表现出我们中国移民是怎么想的。我们代表了一代人,也代表了现在在中国生活、工作的大多数人的常识。”

为更多的“新华人”做导师

李天目前是澳洲会计师公会的一名志愿者导师。 (Supplied)
李天目前是澳洲会计师公会的一名志愿者导师。 Supplied

除了写书,李天还选择在澳洲会计师公会(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简称CPA)机构当义工,为其他年轻会计专业的毕业生担任导师。

“我自己本身是一名注册会计师,我在学习和工作中也接触到了多位导师,他们在职业发展上都给过我帮助,因此,我也愿意帮助小师弟、小师妹们,一方面协助他们获得注册会计师执照,另一方面也帮助他们克服一些移民在澳洲成为职业人士的一些困难,例如沟通、交流,软技能(soft skills)等等。”

据李天介绍说10年前开始,在澳大利亚会计师队伍中亚洲人占了主流,而来自中国的新华人则是中坚力量,因此大家都面对同样的挑战。

“[这些人的]语言能力相对较弱,沟通能力差,有一些常识性的东西还不到位。 ”

谈到未来,李天更关心的是他的两个孩子。

“孩子们在这里长大,他们的世界观一定会很澳大利亚化,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他们能把中文学好。这当然有难度,但是并不是不可能。我觉得关键还是培养兴趣吧!”

(题图照片:英文处女作《新华人:他们如何改变了澳大利亚》(The New Chinese: How they are changing Australia)的作者李天。 Suppl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