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癌症在28

sana and ben
illustration

本·布雷弗里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科学家。他发现当人患有癌症时, 是什么都会尝试的。

green lines black text
red dots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当我被诊断出有癌症时, 我们在一起五个月了。”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28岁, 是澳大利亚的科学作家。 莎娜(Sana)23岁,是一名来自加拿大的记者。我们在北京生活。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是在北京的老城区骑自行车。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对症状不予理会已有一段时间里。我年轻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左)

有一次旅行回家,妈妈帮我安排了一个肠镜检查。(右)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当我醒过来时, 肠胃科医生和妈妈都在房间。 我感觉出了问题。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不得不打电话给莎娜 并告诉她,我很有可能患了很严重的癌症。(左)

她直接搭飞机来了墨尔本。(右)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肿瘤已经非常大了。事情变得很复杂。(左)

我开始对补充药物做研究。(右)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是绝不会放弃主流医药(治疗方式)的,但是我对其他补充性的药物也持有一个开放的心态。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戒了红肉和酒,也开始吃生蒜,喝果汁, 冥想还有针灸。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你需要觉得你可以对疾病有影响 (顶) 医疗系统会让你感觉很无力。(左) 

莎娜成为了我的照顾者。 她只有23岁而且离家很远。(右)

她上凌晨2点的班,这样她就能在白天照顾我 还能养家糊口。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在主要手术之前做了六个星期的化疗和放射治疗。

不管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化疗都真地会对你产生很严重的干扰。

他们说手术可能会导致我失去膀胱或者直肠,还有勃起功能障碍。 

这可把我吓死了。

我让医生给我多一点时间, 好让我先试一试另类的治疗。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他对我们很坦诚:

“我们通常所见是病患到晚期才试这些方法。他们最后还是回归医院,在巨大的痛苦中,任何治疗方法都没功效。”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问医生,他会怎么做。(左)

“我会做手术。” (右)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现在是我做完手术的第六个年头, 而我的癌症没有回来。

经历过这一切后, 我决定成为一名医生。

illustration 
text
Humyara Mahbub for Science Friction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病人们非常脆弱这一点……
我了解在病人袍下赤身裸体的感觉。

sana and ben
illustration
Humyara Mahbub

我向莎娜求婚, 她答应了。

制作人:奥利维亚·威利斯 (Olivia Willis)

插画: 哈姆亚拉·玛布巴 ( Humyara Mahbub)

特别鸣谢: 本·布雷弗里和 莎娜·科阿达  (Sana Qadar)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