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噩梦:澳人吐槽最糟糕的租房经历

townhouse

澳大利亚第一份全国租房者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澳大利亚的租客缺乏要求获得符合标准的房屋维护的权力。

问卷调查研究人员表示,租客不得不忍受糟糕的房屋状态,很多人害怕会被赶走或者上黑名单。

很多租客联系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倾诉他们因为年龄、养宠物在租房时遭到歧视以及被房东刁难的经历。

还有很多人在向ABC吐苦水时希望ABC不要公开所有的细节,因为担心会遭到报复。

以下是他们当中一些人的经历。

Leisa:“最后一根稻草是我发现蘑菇那天”

发霉的浴室长出蘑菇
发霉的浴室长出蘑菇Supplied: Leisa Yanner

Leisa和她的家人在南澳州的Hackham区租房,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房屋维护问题包括除霉后,在洗澡间了长出来的蘑菇成为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Leisa与丈夫Aaron和他们的三个孩子一起开始寻找一个新家,可是却屡屡碰壁。


Leisa一家
Leisa一家 Supplied:Leisa Yanner

在他们去看另一个房子的时候,34岁的Leisa才向这个中介道出她的怀疑,她怀疑他们过去的那个中介可能会试图阻止他们停租。

“那个新的中介后来第二天给我们打电话说我们过去那个中介给了我们糟糕的评价,”Leisa说。

“我可以证明那都不是真的,这个房屋的中介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我们很喜欢我们的新[租来的]房子,再也没有过问题!”

Anne:“我们要自己笨手笨脚地动手做”

Anne租来的房子被暴雨严重破坏
Anne租来的房子被暴雨严重破坏Supplied

24岁的Anne在2011年昆州发生洪灾的时候租住在布里斯班一所老式的房子里。

尽管房子幸运地逃过了洪水,却无法幸免于暴雨带来的损坏,屋顶漏水,水透过石棉天花板滴漏下来,后楼梯脱落掉了下来,形成一个三米高的落差。

由于“糟糕的做工”,电话线被切断了,给房产中介发电子邮件要求维修,中介却没有理睬,Anne说她“不得不自己笨手笨脚地用电工胶布动手做”。

Anne的租约结束了,房屋被鉴定为需要拆除。但她的麻烦还没有结束。

“房产[中介]仍然要求我们用蒸汽清洁整个房子,把我们叫回去两次扫窗台上的灰尘和修理烤箱,过了一个星期我们从门前经过看见这个烤箱被扔在垃圾箱里。”

Ellen:“他们说我太年轻了,不用费这个麻烦去申请”

作为一个学生和一个养宠物的人很难租到房子。
作为一个学生和一个养宠物的人很难租到房子。Supplied: Ellen

Ellen发现很难申请租第一个房子。

“房东出来直截了当说,‘你太年轻了,不用费这个麻烦去申请’。”

房产中介让25岁的Ellen在申请表上填她父母的名字,即使他们并不是这个房子的租客。

“我是说那就是欺诈,我真是开了眼界了,我们直接被告知去违反法律。”

另外有一次,Ellen被告知那个房东不想要学生。

“我觉得真的很奇怪,那如果你已经40岁但还是个学生呢?我是说如果你走进一家店,然后有人说我们不为学生服务,那就真的很过分,但是这里真的有房东说他们不想要学生。”

自从养了宠物,Ellen的租房烦恼转移到了房东不允许养宠物上,她认为这样很不公平。

“这只会使社会产生分层,你能否享受宠物陪伴的机会取决于你是否拥有你自己的房产。”

Mat:“我们不得不留下我们的狗”

Mat不得不把两条狗留在墨尔本。
Mat不得不把两条狗留在墨尔本。Supplied: Mat Skewes

Mat Skewes于2016年10月从墨尔本移居黄金海岸。

三十一岁的Skewes先生在那里找到了工作,却苦于找不到住处,一切都因为他的那两条狗,Choc和Missy。

“这里的租房市场真是疯了。没有人接受宠物。我们发现要找到一个能带着我们的狗可以住又付得起[租金]的地方真的很难,很不幸,我们找不到。”

“那些接受宠物的房子真的很贵,或者是那些没有人要的,但是肯定有什么问题。”

“很不幸,我们不得不把我们的狗留下来,现在我们艰难地尝试找到一个可以买得起的地方再把它们接过来。”

Kelly:“一切都变成了竞相争抢的战场”

由于是单身,Kelly想要租大房子的时候总是遇到麻烦。
由于是单身,Kelly想要租大房子的时候总是遇到麻烦。Supplied: Kelly Donnelly

Kelly Donnelly发现悉尼南部地区的租房市场竞争极大。

“真的很难,你去到一个地方,就已经有大约50个人在那里了。”

“我去看Woolooware的一个房子,[看房的]队伍从门口排到街上,一切都变成了竞相争抢的战场。”

四十五岁的Donnelly女士说,由于是单身,她想要租大房子的时候总是遇到麻烦。

“一个中介问我,‘我为什么要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我怎么能负担得起?’”

有一次,Donnelly女士签了一份租约,却发现屋主竟然还住在里面。

“我撕掉那份租约,给中介发了张照片,说我不是签的这些烂七八糟的东西,我把钥匙和撕毁的租约留在当地一个酒吧里,因为他已经离开了房产公司的办公室,”Kelly说。

“要租个什么真是噩梦一场,尤其是长期的。”

Naomi:“我清了三个星期的下水道”

Naomi搬进她的房子大约一周后,就开始遇到下水道堵塞问题。

开始的时候套间的卫生间不断发生排污管泄漏,弄得她的卧室臭气熏天,接着第二个卫生间也堵了,污水溢出浴室排水口,弄得满地都是,在这之前排水系统也堵得死死的,厨房的水槽积满了水。

“每一个出水口都堵住了,溢出来,用不了了。没有一个厕所能用,”Naomi说。

“整整一个星期,房东做的就是过来要疏通其中一个厕所,弄了几次却一团糟,臭气熏天。”

Naomi说她三个星期的时间都在清理这些污水,还不得不请假。

“我不得不让当地市政管理部门派人来做一份卫生检查报告,要让房东采取措施。”

“最终我们不得不搬出来,他也受不了,对我大吼,说不应该由他负责修理,说我们应该去邻居家后院上厕所!”

“这真是一段痛苦的经历,很让人气愤,我们不得不赶紧搬走,还为此赔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