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中国的澳大利亚电影人: 司马优

用中文拍电影的澳大利亚导演司马优(Sam Voutas),他是作品《京城之王》的导演兼编剧。
用中文拍电影的澳大利亚导演司马优(Sam Voutas),他是作品《京城之王》的导演兼编剧。

2017年度墨尔本国际电影节的展映目录中,有一部澳大利亚导演拍摄的中文电影受到了人们的关注。该影片的导演兼编剧司马优(Sam Voutas)曾在今年早些时候凭借这部作品拿下洛杉矶亚太电影节(Los Angeles Asian Pacific Film Festival)特别评审团奖。近日,澳洲佳专访了司马优先生,听他讲述创作这部影片的背后故事。

(采访:肖邦; 摄像/后期制作:冯凯)

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

《京城之王》(英: King of Peking, 以下简称《京》) 的故事背景在1998年,一位与妻子刚刚离婚的电影放映师大王,带着正上小学的儿子小王靠着放电影这一“电影事业”谋生。在残酷的生活条件下,面对前妻对小王抚养权的屡次争夺,大王走上了制作盗版VCD的谋生之路…

尽管大王和小王不断地走入生活窘境,但导演司马优却令人意外地坚持这部影片的喜剧基调。他以一个家庭为切口,洞悉20世纪末中国经济转型时期的纯真一面。

《京城之王》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主人公大王是一名酷爱电影的放映师。
《京城之王》是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主人公大王是一名酷爱电影的放映师。Supplied: Sam Voutas

他是来自南半球的北漂老外

对这部影片来说,司马优的角色不只是导演,还是编剧。

《京》采用北京话为对白,若不看片尾的演职员表,你很难发现这部电影是一位澳大利亚人使用中文创作的。影片中不乏90年代中国北方城市的经典场景,露天电影、台球厅、公用电话、绿皮火车、机动三轮车以及生意好到不行的VCD商贩。

回溯至1986年,司马优跟随父母移居北京,在中国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生活和学习。随后他回到澳大利亚生活了两年,并在1991年再次回到中国,完成了自己的中学学业。对他来说,这是一段特别的人生经历。随后他回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艺术学院(今隶属于墨尔本大学)学习电影,毕业后即决定和女友去中国,开启他们的北漂之旅。

“大部分中文都是在咖啡馆里学到的,这种方式让我的中文更接地气,“司马优说他学习中文的方法就是在北京的咖啡馆里和家教聊天,“遇到不懂的词语就记在本子上,”随着时间积累,他开始创作中文电影剧本,用中文拍电影。

“我现在生活在洛杉矶,但我之前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我老是想,我的家到底在哪里?这对我讲故事有帮助。”

司马优(Sam Voutas)

父爱和电影的完美交融

《京城之王》的创作恰逢司马优思考如何做一位好父亲的阶段。图为影片中的父子大王和小王的剧照。
《京城之王》的创作恰逢司马优思考如何做好一位父亲的阶段,图为片中父子大王和小王的剧照。Supplied: Sam Voutas

谈起《京》的灵感来源,司马优说他的创作过程充满了惊喜。

曾在《南京!南京!》中扮演战地记者的他,在创作本片前已在业内获得相当不错的经验。但当他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和太太考虑要孩子的问题时,他才意识到,即将担当的父亲的角色,是他从未在电影世界中驾驭过的。

“这个剧本的创作恰巧发生在我思考着当一名父亲的阶段。我在思考父亲的责任是什么,从父亲的角度,怎么做才算是对的选择,”司马优说。

“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位父亲出于对儿子的爱,在特别的情况下为了对的原因做了错的选择。”

司马优(Sam Voutas)

《京》并不是司马优作为导演的第一部作品。此前,他曾在英国拍摄过一部电影。5年前的一次偶然,他在北京的地摊上发现了自己电影的盗版影碟,“那是一部一个礼拜前刚在英国发行的电影,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他们还为影碟的外壳印制了中文版封面,包括中文作品介绍、主演译名,甚至还有重新设计的封面图。”

司马优拿着手中的影碟,在惊喜中感受着自己和这些不知姓名的电影人之间的意外联结,仿佛瞥见了中国的地下电影王国。随后,这部名为《京城之王》的电影应运而生。

亲历中国电影的岁月变迁

在1986年至2012年间,司马优在北京累计居住了十几年。他幸运地经历了当代中国电影工业的发展。

司马优第一次来中国是在改革开放之初,1986年。那时的港台电影以录像带的方式传入内地,录像厅遍地开花。随后,辗转几次和家人往返中澳之后, 大学毕业的他在90年代中期再次回到北京。那时的他发现,录像厅已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风靡全国的VCD/DVD、家庭影院和大屏幕电视机。

在北京这座号称中国文化中心的城市里,司马优亲历了中国电影市场从“家庭影院”时代缓慢步入商业电影时代的进程。在当代中国商业电影投资和票房能够追赶好莱坞制作的今天,司马优已在中国拥有了几次国际制片经验,并发行了几部自己的中文电影作品。

“在我的剧组里,无论同事是哪国人,我们都在中国生活了很久,我们都用中文进行工作。”

司马优(Sam Voutas)
图为司马优在京城之王的拍摄幕后对演员进行指导。
司马优在《京城之王》的拍摄中使用中文和团队进行沟通。Supplied: Sam Voutas

时代不停变迁,不变的是对电影的那份执着。就这样,一位澳大利亚导演,说着中文,带领中国、比利时和美国等世界各地的电影从业者,在北京完成了这部电影的制作。

司马优说,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中国和澳大利亚这两个相距甚远的国家越来越近了。“现在你可以在澳大利亚的电影院里看中国(新上映的)电影,而不用等到中国的春节回中国才能看到。”

近年来,两国的电影工业有了更多的交流合作,这使中国和澳大利亚在“世界电影版图”上的国界线越靠越近了。

“澳大利亚政府非常关注中国,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来澳大利亚拍摄,我希望未来会有更多的澳大利亚电影能在中国拍摄。”

司马优(Sam Voutas)

( 题图:用中文拍电影的澳大利亚导演司马优,带着他导演兼编剧的作品《京城之王》参加墨尔本国际电影节。 - Supplied: Sam Vout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