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野生三文鱼资源健康,但可惜没人吃!

野生三文鱼有形象问题,但在帕里海滩(Parry Beach)却供应充足。
野生三文鱼有形象问题,但在帕里海滩(Parry Beach)却供应充足。

三文鱼在西澳海域穿梭,但是就在成百上千钓鱼者钓到了这种珍贵鱼种之际,没有太多人真正了解这种名贵鱼种的烹饪价值。

澳大利亚野生三文鱼存在形象问题。

每年,达到繁殖岁数的三文鱼有的远道从巴斯海峡(Bass Strait)来到澳大利亚大陆的西南角产卵、繁殖。

据西澳渔业部介绍那里三文鱼资源状况良好。 但是由于越来越多的休闲钓鱼者涌向澳大利亚南部海岸及西南沿海海滩来钓三文鱼,商业三文鱼产业正在走下坡。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位于(西澳)奥尔巴尼(Albany)的最后一个罐头厂关门以来,在过去五年,渔业捕捞量从以前一个三文鱼繁殖季节平均高达3000吨三文鱼的捕捞量锐减到75吨到300吨之间。

现在,三文鱼主要被用作西部岩石龙虾业的诱饵,其海滩销售价格低到每公斤50澳分。

西澳渔业产业理事会(Fishing Industry Council)和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正在共同努力,让三文鱼走上百姓餐桌。

他们在在为小学高年级学生中开展试点项目,把焦点集中在12种低价值、未能充分利用的鱼类身上。

科廷大学海鲜与健康科学卓越中心(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Science Seafood and Health)的珍妮特·霍伊森(Janet Howieson)表示教育至关重要。

 “我认为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澳大利亚三文鱼是我们在学校展开的教育计划中使用的一种鱼,” 霍伊森博士说。

“我认为向厨师、孩子、消费者、零售商提供教育是特别重要的。”

厨师:三文鱼口味重对吃惯了红鲷鱼的市场来讲是一个挑战

帮助开展该项目的一位厨师彼得·玛尼菲斯(Peter Manifis)经常向餐馆供应新鲜的三文鱼和其他海鲜。

他认为市场之所以不愿意接受野生捕捞上来的三文鱼可能因为将野生三文鱼与人工养殖的大西洋三文鱼(Atlantic salmon)混为一谈。[注:两种三文鱼都属于鲑科Salmonidae,但是源于不同种-大西洋三文鱼源于大西洋鮭Salmo,而太平洋三文鱼则源于大麻哈鱼 Oncorhynchus。]

野生三文鱼红色、鱼油丰富的肉及强烈的味道也对市场来说是个挑战。因为这个市场更习惯于没有味道、白色鱼肉的鱼种,例如:红鲷鱼(snapper)和红斑鱼(red emperor)。

利益相关者表示西澳州野生三文鱼的资源十分丰富。
利益相关者表示西澳州野生三文鱼的资源十分丰富。 ABC News: Sean Murphy

“三文鱼有味道,有些人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一种油性鱼类,这有很多欧米茄3(omega 3),有很多好处,但三文鱼的味道相当大,” 玛尼菲斯先生说。

他说15澳元可以买下高达8公斤的整条三文鱼,这绝对物有所值。厨师只需要学习如何最好地充分利用其强烈的味道。

 “我想要厨师知道如何烹饪这种味道重的鱼,而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把三文鱼放入菜单之上,” 玛尼菲斯先生说。

“我们都在谈论创新。对我来讲,这就是我所认为的创新。如果厨师因为担心食客会说什么,而不敢大胆尝试,不把三文鱼放在菜单上。这一切都依靠培训, 这也是我们必须要做的。我们需要教会人们如何烹饪三文鱼,如何品尝三文鱼。”

“吃法多多”的三文鱼需要得到恰当地准备

在西澳小镇邓斯伯勒(Dunsborough)的克兰西鱼酒吧(Clancy's Fish Pub)内,野生三文鱼在捕获季节的主菜,但是厨师杰生·泰勒(Jason Taylor)表示供应链至关重要。

三文鱼需要比较人道地被宰杀,空完血之后,放在冰上。

“这是一种吃法很多的鱼,从咖喱到照烧汉堡,再到不同风格的烧烤、烟熏,三文鱼是烹饪方式、方法最多的鱼类之一,”他说。

“三文鱼的肉是非常善变,但是你不能将三文鱼放在岩石上四小时,然后回家想知道‘为什么三文鱼的味道不好?’”

厨师说正确准备三文鱼对于终极产品的味道至关重要。
厨师说正确准备三文鱼对于终极产品的味道至关重要。 ABC News: Sean Murphy

西澳全州仅有24个获得执照的海滩捕抓三文鱼捕鱼作业者仍在运营,但现在有人希望重新振兴这一产业。

邓斯伯勒的渔民和加工商艾伦·迈尔斯(Alan Miles)表示执照持有人正在向西澳共党政府寻求每年捕捉2400吨三文鱼的配额承诺。

渔民认为这一承诺对于吸引投资,特别是海外投资至关重要。

 “我们看到三文鱼主要是一种需要进行加工的鱼类,三文鱼肉可以做成鱼饼、奶油蛋黄(Mornays)、咖喱之类东西的好材料,” 迈尔斯先生说。

“很多人不愿意把三文鱼当作摆在桌上品尝的鱼。不幸的是为了完成这些加工程序,我们不得不因为成本问题而移到海外。”

渔民:保存诱饵店至关重要

迈尔斯先生表示尽管龙虾诱饵市场的价值不高,但是为价值四亿澳元的岩石龙虾产业提供安全的本地产品也至关重要。

他表示让他担心的是来自强大的休闲钓鱼产业的游说活动可能让饵料市场关门。

专家希望澳大利亚人更好地了解野生三文鱼。
专家希望澳大利亚人更好地了解野生三文鱼。 ABC News:Robert Koenig LuckABC News:Robert Koenig Luck

 “如果我们不把一定数量的鱼从鱼群打捞出来的话,它们就会消失、死亡,” 迈尔斯说。 

“我们不认为我们做鱼饵的三文鱼数量不会给休闲人士带来严重打击。”

“能从西澳干净、绿色的水域将新鲜的鱼捕走,用于岩石龙虾产业是一种保险,不会让我们重蹈沙丁鱼(pilchard)死亡的覆辙。当时,病毒通过鱼饵这类的东西进口到澳洲,摧毁了一些澳大利亚的物种。”

在20世纪90年代,一个神秘的疱疹病毒(herpes virus)摧毁了从新南威尔士州到西澳州的沙丁鱼资源。

西部休闲钓鱼协会:三文鱼钓鱼旅游市场尚未开发

代表西澳州80万钓鱼者组织西部休闲钓鱼协会(Recfishwest)表示诱饵市场对宝贵资源的利用率很低。

 “我们绝对支持将这种生物资源以最高、最好的方式予以使用。因此人类消费是绝对关键的因素,” 西部休闲钓鱼协会的首席执行官安德鲁· 罗兰(Andrew Rowland)说。

“简单地把这些重要的鱼类从环境中拿走,将它们的身体穿过带锯,把它们塞进一个诱饵盒里,放入岩石龙虾盆中根本就是一种不能令人接受的对这一重要资源的使用方法。”

罗兰博士表示他还对商业产业计划将三文鱼的捕捞数量恢复到接近历史最高水平也抱有严重的保留。然而,他支持一项试验,那就是使用船舶到外海钓鱼,这样可以让钓鱼者一年到头都能钓到三文鱼。

利益相关者说:三文鱼市场有吸引游客的潜力。
利益相关者说:三文鱼市场有吸引游客的潜力。 ABC News: Robert Koenig Luck

他说钓三文鱼的休闲钓鱼活动的旅游潜力尚未开发。

 “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钓鱼运动之一,世界甚至根本不了解它,” 他说。

“就像在宁加卢(Ningaloo)我们照顾、管理鲸鲨(whale sharks)一样,在我们西澳州南部和西南部沿海海滩上的三文鱼及钓鱼运动也可能有类似的潜力。这里处于亚洲的门户。”

“所以这些事情都是真正需要拿到桌面上予以讨论的议题,探讨这个价值到底来自哪里。”

(封面照片:野生三文鱼有形象问题,但在帕里海滩(Parry Beach)却供应充足。ABC News: Robert Koenig L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