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粉笔讲堂"到谷歌课堂: 平板作为教学工具的进化之路

题图:教学工具可能每天都在变化,但有些东西依然还保持不变。ABC News: Sarah Moss
题图:教学工具可能每天都在变化,但有些东西依然还保持不变。ABC News: Sarah Moss

俗话说万变不离其宗,尽管iPad在如今的教育中已被广泛使用,但是澳大利亚的学校从19世纪开始就已有使用平板作为教学工具的传统。

直到20世纪中叶,石板,一种拥有黑色平整表面的板岩被镶嵌在木质边框中,还一直是新南威尔士州每个学生的配置,就像是如今的平板电脑一样。

通过使用粉笔,学生们可以在石板上书写、绘画或进行数学运算。这些书写在石板上的内容能够一直保留着,直到孩子们用手或布料将它们擦掉。

现如今,学生们则轻松地点击“撤销”按钮。

这两种设备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尽管它们来自不同的时代,但它们都有无纸化、便携、轻薄、深色界面以及允许用户任意擦除或撤销的相似之处。

这两种教学工具都能使学生从收集信息、学习和应用来积累他们对世界的认知。

然而它们之间最大的不同是,如今的学生使用的平板电脑比他们自己的知识储备要多出太多,而且通过平板电脑,学生们拥有一个入口,可以使他们在想象力或谷歌带领下访问任何内容。

从学生变成老师,从石板到平板

威尔福德先生手持他儿时的蘸水​笔和墨水瓶。ABC Illawarra: Sarah Moss
图为威尔福德先生手持他儿时的蘸水​笔和墨水瓶。ABC Illawarra: Sarah Moss

巴里·威尔福德(Barrie Wilford)长大后成为了一名教师,并在自己儿时就读的学校任教。这所学校就是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的米尔顿中央学校(Milton Central School)。

当回想学生生涯时,他想起蘸水笔、墨水瓶和前排同学摇晃课桌时留下的墨水渍。

他还记得用一种石头制成的笔配着石板一起使用,直到四年级,他才从石板和石笔过渡至墨水和吸墨纸。

尽管黑板才是“粉笔讲堂”的主要工具,但作为一名教师,他最喜欢的教学工具是蘸水笔,因为书法是他的一项特长。

“我们无法回到使用石板的年代了,不能像过去那样热衷于这么做了。我们必须学会适应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科技时代,”他说。

无线和有线

史蒂芬·格兰特(Stephen Grant)是一名在米尔顿公立学校任职的教师,也是一名管理学校科技和数字设施的图书馆理员。

他的学校拥有逾300台iPad平板电脑供孩子们使用。

“我们有iPad平板电脑、手提电脑、智能科技产品和互动式面板,”格兰特先生说。

“我们还利用苹果电视(Apple TV),从而能够将画面展示在学生的iPad平板电脑,他们也可以借助Airplay(苹果公司的跨设备无线播放系统)和苹果电视,在大屏幕上分享他们的作品。”

“我们拥有机器人学科,我们一直在进步,一直在寻找新的举措。”

格兰特先生说,整所学校都是无线连接的。

“我们探讨可便携性,因此学生能在校园中的任何地方拥有获取信息的渠道,”他说。

“无线连接是很重要的,因为那是他们在家里拥有的条件。”

“人们不再坐在单机电脑前了。他们使用可以无线连网的iPad和手提电脑。”

学生们在米尔顿公立学校在谷歌风格的教学环境中学习。ABC Illawarra: Sarah Moss
学生们在米尔顿公立学校在谷歌风格的教学环境中学习。ABC Illawarra: Sarah Moss

像工作环境一样的教室

格兰特先生说,谷歌在教育系统中的表现力是巨大的,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使用它。

教职员工使用它因为他们拥有云计算的能力以及拥有无限存取空间的谷歌云端硬盘。

“我们在谷歌课堂中设置好一项作业的连接和任务,从而让学生们去完成,”他说。

“当他们完成以后,他们点击‘完成’按钮,然后这份作业就会被发送给老师来读取并批改。”

“谷歌课堂创造了一个无纸化的环境。学生们不需要写很多东西,它以数字化的方式呈现出一切。”

现代的课堂环境已经根本地被改变了。如今,学生们坐在同一个空间的不同区域,而不是坐在指定的课桌前。

他们可以很放松地学习,并和其他人合作。

“这就像是一个工作环境,”格兰特先生说。

“这是我们的努力方向。然而,我们也有一点进入了一种盲区,因为我们不知道等这些孩子完成学业之后,那时的工作环境会变成怎样的。”

“但是我们正在努力效仿那些出于领先地位的公司的现有模式。”


题图:教学工具可能每天都在变化,但有些东西依然还保持不变。ABC News: Sarah Moss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