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虚拟现实技术在学校开展毒品和酒精教育

10年级(即高一)学生布罗迪·牛顿(Brodie Newton)尝试使用虚拟现实耳机参加虚拟派对。
10年级(即高一)学生布罗迪·牛顿(Brodie Newton)尝试使用虚拟现实耳机参加虚拟派对。

该如何就酗酒与服用毒品的危害,在不无聊、不涉及老师长时间讲座的情况下来有效教育青少年呢?

在昆士兰州,一项试验正式启动。它允许学生参加虚拟派对,并决定他们会喝多少酒,以及经历过量饮酒带来的影响。

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这个项目叫做“模糊的心灵”(Blurred Minds),所使用的游戏名为“完美的倒上”(Perfect Pour)。这一项目将在全州20个独立的天主教学校展开。

参加试验的第一所学校是凯恩斯的圣玛丽天主教学院(St Mary's Catholic College)。

在该校图书馆,包括布罗迪·牛顿(Brodie Newton)在内的10年级(即:高一)学生戴上笨重的虚拟现实眼镜,参加一个“未成年人派对”,他们不断徘徊。

格里菲斯大学研究员蒂莫·迪特里奇(Timo Dietrich)把这个情景形容为“有点疯狂”。

格里菲斯大学研究员蒂莫·迪特里奇(Timo Dietrich)博士尝试在凯恩斯10年级学生身上使用新技术。
格里菲斯大学研究员蒂莫·迪特里奇(Timo Dietrich)博士尝试在凯恩斯10年级学生身上使用新技术。ABC News: Emilia Terzon

“一群孩子戴着我们这个世界首创的[虚拟现实]面具,他们实际上是经历了一个虚拟的现实家庭聚会,” 迪特里奇博士说。

“[学生]他们可以通过参加虚拟世界的聚会来做出决定。”

游戏中给学生提出的难题是喝酒还是不喝酒?

当布罗迪到了必须要决定是否喝酒的时候,他会用自己眼睛的转动来决定“我要喝一杯酒”。

虚拟现实游戏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创作,它旨在教育青少年如何负责任地饮酒及吸毒。

这款游戏发出的信息是否会能对学生带来长期影响目前还不清楚,但是这个全州范围内的试用的目的就是要找出答案来。

圣玛丽学院的体育教师马特·拉特雷(Matt Rattray)表示,对于学校而言,这是一种不同于上课的方法。

“很显然,他们是未成年人,所以我们不能使用道具或真实层面[来教育他们],”他说。

“所以,[这个项目使用了]很多图像,并将图像投影到屏幕上。”

通过虚拟现实耳机上的画面,向学生们展现在聚会上喝酒过量的现实。
通过虚拟现实耳机上的画面,向学生们展现在聚会上喝酒过量的现实。Supplied: Blurred Minds

教训:选择预载选项,就会错过派对

凯恩斯之后,其他19所独立昆士兰学校也将测试这项技术。迪特里奇博士和他的团队在每次试验课后都会对学生进行问卷调查。

“所以,我们正调查在态度测量、行为意图上的变化。”他说。

“如果我们可以让他们学习如何说不或拒绝喝酒,那就是我真正想要看到的。”

“一个大问题是预载(pre-loading)选项,所以在孩子们甚至去参加聚会之前,他们从见面起就实际上开始喝酒了。”

“他们必须做出的决定之一就是他们是否实际上想要选择更大量地饮酒,而我们通过这次冒险活动则强烈不鼓励[大量饮酒]。”

“所以,[在游戏中]发生的事情是他们会[饮酒过量]昏厥过去,所以他们甚至没法去参加派对。”

凯恩斯圣玛丽天主教学院的一名十年级学生。
凯恩斯圣玛丽天主教学院的一名十年级学生。 ABC News: Emilia Terzon

这款游戏允许“通过实践”来学习

迪特里奇博士说当谈到酒精和毒品教育时,很难使用“通过实践来学习”的技术。

“因为你不能真的让一个15岁的学生喝酒,然后问道‘嘿,感觉怎么样?’”

“这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它允许我们实际创建这些虚拟体验,并实际上将他们暴露在一些线索和冒险的场景之中,而不会真实地体验现实环境下的负面后果。

“我觉得虚拟现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以真正将教育提高到一个全新的水平。”

“所以想想地理课,你可以把学生带到不同的国家,这不仅仅只是一个家庭聚会。”

学生通过虚拟派对,回答类似他们是否想要喝上一杯这样的问题。
学生通过虚拟派对,回答类似他们是否想要喝上一杯这样的问题。 ABC News: Emilia Terzon

拉特雷(Rattray)先生说这一实验使学生了解被归类为社会可接受或无害药物的影响。

 “了解到无论量有多小,甚至限制是什么,真正了解[酗酒和吸毒的行为]是如何损害身体某些方面的协调和反应的,” 他说。

“学生都有着很不错的技术,他们喜欢做他们可参与的任何事情,也喜欢做他们所能做的任何事情。[在以上的情况下],学习到的东西就总会被放大。”

参加试验的另一名学生安纳利斯·鲍威尔(Anneliese Powell)把她戴着虚拟现实眼镜时所看到的东西做了以下形容。

“那里有无处不在的灯光,像啤酒乒乓球。醉酒的人喜欢趴在地板上,全都喝醉了昏厥过去,”她说。

安纳利斯决定要喝三杯酒。

 “我的视觉有点儿被扭曲了,而且有些颤抖,” 她说。

“[这显示出]喝酒的危险以及它对你的影响。”

(封面照片:10年级(即高一)学生布罗迪·牛顿(Brodie Newton)尝试使用虚拟现实耳机参加虚拟派对。   ABC News: Emilia Terz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