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大学副校长谭雅·梦露给科学专业学生的建议

成为科学家是多少人儿时的梦想,而又有多少人真正实现了这个梦想呢?如今,许多中国留学生正在澳大利亚的大学中就读与工程、计算机或其他科学类专业,其中也不乏想要从事科研工作,运用所学知识来为人类社会做出贡献的同学。然而,科学专业的学习与科研难度都比较高,为此,南澳大利亚大学科研与创新副校长谭雅·梦露(Tanya Monro)结合自己从事科研工作的亲身经历给学生们提出了一些建议。

对于进入大学阶段的学生,梦露教授建议他们抓住一切机会参与课堂之外和科学相关的活动。学生可以利用暑假、兼职工作或者其他课业负担较轻的时间真正地去探索科学的世界。“在刚进大学就清楚自己将来能在哪个领域做出贡献是十分困难的,” 梦露教授说。

梦露教授在大学期间参加了一些澳大利亚联邦科学工业与研究组织(CSIRO)举办的活动,大一结束时,她看到了某个光子项目的传单,结果这就成为了她之后选择专攻的领域。

“我还曾在一个铝冶炼厂做过暑期工,这让我爱上了去思考新点子、设计并制作一些在现实生活当中有用武之地的东西,并能亲眼看到这些东西是怎样应用的。”

“努力去体验尽量多的工作是第一步。 这会有很多的机会,与其单纯地等待,不如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这才是大学生应该做的,” 梦露教授说。

谭雅还告诉学生们,与科学相关的职业生涯是多种多样的,并不是你走出校园就能做上你所梦想的工作。“我想鼓励学生们去建立校园之外的联系,这能够让他们更加游刃有余,” 梦露教授说。

而在梦露教授看来,对于那些度过了大学阶段,想要继续深造并成为科研人员的同学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了解科研这条路是非常辛苦的。“读博士就够辛苦了,搞科研则要更加辛苦,” 她说。

梦露教授对早期的科研人员有两方面的建议。

首先,要建立人脉,特别是要接触那些在未来科研道路上有潜力提供帮助的资源。要抓住每一个机会与别人沟通你的领域和你正在做的研究。“尽管这有时会很难,因为你需要从你的主要任务,比如写论文或者某个科目的演讲中抽身出来做这些事,” 谭雅说。她建议科研人员建立起国内、国际的网络,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完善自己。“如果你在技术上不够自信,你需要有能力找到有力的资源来帮助你,” 谭雅说。

其次是习惯挫折与失败,不仅包括实验室中的失败,还包括在申请资金等方面的困难。

“科研过程中会遭遇挫折,而这些在成功科研人员的简历上并看不到。要习惯从失败当中吸取教训,每次结果不理想的时候,你要学会如何去面对,重新振作起来,在面对失败时也能保有热情和动力。”

谭雅·梦露教授眼中澳大利亚的科学教育

在谭雅看来,澳大利亚的科学教育体系尚未达到其应该处在的地位。虽说在许多最为顶尖的科学相关岗位上有一些有能力的人正在做着贡献,但是就当前情况而言,大多数在校成绩优异的学生不会从事研究工作。更宽泛地来看,选择工程、科技作为职业的人数比例并未达到她认为应该达到的水平。

而她认为好的一点是在澳洲一些顶尖大学当中,科研与教学间的距离正在缩短,“我们鼓励非常优秀的科研人员去和学生面对面交流,” 她说。

梦露教授认为,目前澳大利亚教育系统在每个级别上都有着巨大的提升空间,而她个人认为提升空间最大的就是初级教育。“大多数人选择去小学任教的原因可能就是他们自己对科学技术、工程、还有数学方面的知识不是很自信,” 她说。

“我有三个儿子,他们都很喜爱科学。许多情况下,小学老师甚至无法解决孩子们单纯因好奇而提出的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所以在小学中拥有科学专家教师是非常重要的。不必每名老师都精通科学技术、数学与工程知识,只要有一名专家教师,学生就能受益匪浅。”

谭雅·梦露教授,南澳大利亚大学科研与创新副校长,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乔治纳·斯维特获奖研究员(ARC Georgina Sweet Laureate Fellow),物理学家,研究领域为光子学,专攻传感、激光与新型光纤。

标题图片:南澳大学副校长谭雅·梦露女士建议科学专业学生抓住机遇,获得不同的工作经验。Supplied: Jennie G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