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保护青藏高原语言的澳大利亚人类学家

一名澳大利亚人类学家的中国青藏高原之旅开启了他致力于记录和保护当地多种语言的事业——这是一项受澳大利亚原住民语言流失情况的启发的工程。

在杰拉德·罗彻(Gerald Roche)墨尔本大学办公室的书架上,有一个塞满了迷你光盘的密封袋。

“在[数字音乐播放器]iPod刚刚推出的时候,大家纷纷丢掉手中的迷你光盘录音机,所以我得到了许多捐来的[迷你光盘],” 他解释说。

这些迷你光盘中包含青藏高原多种语言、口语传统还有音乐的实地录音。

在中国西藏地区旅行让罗彻博士决定留下。
在中国西藏地区旅行让罗彻博士决定留下。Supplied: Gerald Roche

初到这个地区的罗彻博士并没有意识到这里语言的多样性,成为保护语言多样性的倡导者更无从谈起了。

在他初次到访中国期间,罗彻博士遇到了一名从青藏高原返程的澳大利亚旅行者。他和罗彻博士分享了关于这个地区的美景和文化故事。

出于好奇,他后来心血来潮回到中国时,来到了这个他听闻许多的地方。但是他所知道的只有那些故事——他并不会说普通话或者藏语。

“我那时在北京,我想往西走去成都,那里是到达多个藏区的中转站,” 他说。

“我不得不翻开我的旅行指南,把 ‘成都’两个汉字抄在一张纸上,然后就到火车站的售票窗口前举起那张纸。”

在中国西藏地区旅行得越多,他就越兴味盎然。很快,他就得到了一份在当地大学中教英文的工作,但是他的人类学背景激励他去开始研究并记录当地的语言。

“了解这个地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来来回回地去认识他人并建立联系,弄清楚那里究竟发生着什么,这其中也有很多幸运的成分。”

复杂的语言学风貌

他任教的大学支持了此项记录工程,之后他还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经募捐得来的的资金。但是最初完成这项工程的是罗彻博士本人。

“这是我认为重要的,并且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所以我就去做了,” 他说。

罗彻博士在地图上指出他开展研究的区域。
罗彻博士在地图上指出他开展研究的区域。ABC: Kim Jirik

“但是我可以将很多内容运用在教学当中,让学生们互相交流他们家乡的传统是一个激发学生以对他们有意义的方式来使用英语的好方法。”

罗彻博士说尽管书面藏语在整个高原地带是相同的, 但是不同的村落和社区中使用的口语却有着很大的差异性。

由于人们更加倾向于使用普通话,西藏自治区的官方语言藏语的使用也减少了,而为了推广藏语做出的努力则是以牺牲其他少数民族语言为代价的。

“藏语是一种处于威胁当中的语言,” 罗彻博士说, “但同时藏语又是一种发展和扩张中的语言,一种正在取代其他语言的语言。所以这是一个有趣的矛盾。”

受反映澳大利亚原住民群体的廷德雷地图(Tindale map)的启发而绘制的中国西藏地区语言多样性地图。
受反映澳大利亚原住民群体的廷德雷地图(Tindale map)的启发而绘制的中国西藏地区语言多样性地图。Supplied: Gerald Roche

在他对某一特定少数民族语言的地域性研究当中,罗彻博士还发现许多少数民族语言使用者会将藏语教给下一代,而并非他们的母语。

“在讲这些语言的地区中,有三分之一的家庭不再对孩子们讲这种少数民族语言了。”

“所以这个工程剩下的部分就是探究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些人不再将他们自己的语言传授给他们的孩子。”

随着具有语言多样性的村落被扩张的城市所吞没,在一些城市化进程迅速的较大型的城市中,比如[中国贵州省]铜仁市(藏语叫做Rebgong)正面临着这些问题。

“曾经的一片村落上现在建起了摩天大楼、高速公路,还有巨型桥梁。”

“存在于这些村落中的语言得以兴旺是因为它们是面对面的日常交流所需要用到的语言。”

“当这些村落被城市吞噬之后,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失去了土地,改变了生活习惯。这让他们进入了另一种形式雇佣关系当中,而在那种雇佣关系里,他们的语言不再作为沟通媒介存在——而被藏语或汉语所取代。”

罗彻博士希望他的努力能够引起对那些濒危语言的关注,并鼓励澳大利亚相关组织深入这些地区,支持对语言多样性的保护。

“与其推广一人一种语言的理念,澳大利亚的人们参与的组织应该着重推广在西藏地区承认并庆祝语言和文化多样性的方面。”

从澳大利亚原住民处汲取经验

罗彻博士对人类学和语言多样性研究的热情源于他在澳大利亚偏远地区的生活。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花了很多时间往返于澳大利亚的城市与乡村之间。”

“这让我有机会接触最原始的原住民,了解殖民对澳大利亚原住民的影响……这让我萌生了对社会公正、殖民还有社会融合问题的兴趣。”

澳大利亚损失的上百种原住民语言被罗彻博士成为是一种“种族灭绝灾难”,这也给他在西藏的工作带来紧迫感。

“这还尚未在西藏发生。这些语言大多依然在被传授下去。他们还有着很大的人口数量。还有够大够密集的社区来为这些语言提供支持。”

人类学家杰拉德·罗彻于墨尔本大学。
人类学家杰拉德·罗彻于墨尔本大学。ABC: Kim Jirik

罗彻博士相信在中国西藏地区的人们和澳大利亚的原住民可以相互学习彼此的经验。

“我真正希望看到得到发展的是澳大利亚和中国在语言社区间的相互丰富和合作。”

“许多经验可以应用于西藏的状况当中,而且我认为那里一定也有一些可供我们借鉴的经验。”


标题图片:罗彻博士在青藏高原进行现场调查。Supplied: Wen Xiangcheng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