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视觉错觉揭示你大脑的运作秘密

在棋盘阴影幻觉(checkershadow illusion)中,正方形“A”显得比“B”更暗。其实它们的颜色是相同的。
在棋盘阴影错觉(checkershadow illusion)中,正方形“A”显得比“B”更暗。其实它们的颜色是相同的。

视觉错觉告诉我们,我们不能直接进入现实之中。视觉错觉还可以对给我们提供可见世界体验的心理处理过程略有所知。

事实上,发生在我们大脑里的这一过程正是许多错觉的根源。

与一台摄像机汲取几乎原始形式画面不同,我们的眼睛传递信息时,我们的大脑尝试确定在那里实际上发生了什么:场景中是什么形状和物体?

当进入眼睛里的信息呈现不明确性时,大脑必须做出有根据的猜测。

下面的三个例子用愉快的方式展示了这一点。

性别错觉(The Illusion of Sex)

这两张脸经常被认为是男性和女性。其实,它们是一样的 , 唯一区别是对比度。
这两张脸经常被认为是男性和女性。其实,它们是一样的 , 唯一区别是对比度。 Supplied: Richard Russell

在这幅由理查德·罗素(Richard Russell)所创作的错觉中,同样一张脸当肤色变得更淡(左图)时,就看得好像是女性,当肤色变得更深(右图)时,就好像是男性。

错觉之所以奏效是因为改变肤色会影响脸部的对比度:这也就是脸部最暗部位(嘴唇和眼睛)与最淡部位(皮肤)之间的差别对比。

没有多少人知道脸部对比度是[确定]两性的一个定义特征,但实际上,女性[脸部]的对比度平均高于男性

即便无意识地知道这一点,我们的大脑[还是让我们的认知]与两性之间的对比度差异保持协调一致。所以[脸部]对比度是大脑用来确定性别的一个提示。当其他提示被删除时,对比度可能成为一个决定因素。

也许关于错觉的最有趣的事情是对比度不仅仅简单地帮助我们辨别脸部的性别,它还提供了一种“看到”男性或女性面孔的经验。

对比度提示的使用是通过无意识过程完成的。我们脑海中的形象包含了我们已掌握的信息,并用这些信息来解决影像中的不确定性。

保险箱错觉(Coffer Illusion)

保险箱错觉(Coffer Illusion)
保险箱错觉(Coffer Illusion)Supplied: Anthony Norcia

保险箱错觉可能最初会显现出一系列凹陷的长方形门板,但在几秒钟之后,你的大脑中影像的表象可能会“翻转”,让你体验16个圆圈。

自从至少古代罗马人时代,人们就对这种模棱两可的物件着了迷。

保险箱错觉“玩弄”着视觉大脑不断在识别物体这样一个事实。“像素”被分成组,以形成边缘和轮廓、形状和最终对象

有时,像保险箱错觉一样,没有一个“正确”的分组,因为影像本身就很含糊不清。

两个不同的分组是讲得通的 。一组水平线可以形成一个圆圈,也可以是两个长方形之间的交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长方形分组最初占主导地位。这可能是因为长方形(包括我们在门板中看到的)在我们的日常环境中通常比圆圈更常见,因此大脑偏爱长方形形状的分组。

爱的面具

面具里可能看到一张单脸或两个人脸对脸亲吻的影像。
面具里可能看到一张单脸或两个人脸对脸亲吻的影像。 Supplied: Gianni A Sarcone

在吉安尼·萨尔孔(Gianni Sarcone)[创作]的“爱的面具”中,一张威尼斯面具可以被看作包含一张脸或两个人亲吻的两张脸。

这个错觉与保险箱错觉有着相似的运作方式。影像中的轮廓可以用两种不同的方式分组,使大脑不确定到底要选择哪一种[分组]。

这个错觉不同的是至少对于某些人来说,两个分组都不会作为主导。 影像看起来在两个可能的选择之间合理地自动翻转(flipping)。

翻转是视觉大脑处理模棱两可[事物时]有趣的[解决]方法。

大脑的其他部分具有分摊不明确信息或者简单选择最可能的表象方式,忽略所有其他可能的一种机制

翻转具有提供影像可以是什么的一致信息优点。这可能对于了解如何与世界互动是很有用的。

总而言之,这三种错觉显示视觉处理过程用于高度识别物体是什么之上。

我们想象力中的表象被设计成为具有功能性的,而不提供一群混乱的像素。我们对圆形、长方形、脸,甚至面部性别都存有详尽的视觉体验。

你可以在麻省理工学院感知科学小组(MIT Perceptual Science Group)的网站上阅读有关阿德尔森(Adelson)的检查棋盘阴影错觉的更多信息,并查看证据

基姆(Kim)、亚历克斯(Alex)和其他几位科学家将于8月18日至19日在位于悉尼雷德芬(Redfern)107个项目(107 projects)举办的“错觉之夜”(A Night of Illusions )上展示更多错觉。

基姆·兰斯莱(Kim Ransley)是悉尼大学心理学院(University of Sydney's School of Psychology)的博士生。

亚历克斯·欧·霍尔科姆(Alex O Holcombe)是悉尼大学心理学院的副教授。

本文最初发表在《会话》(The Conversation)上。

(题图:在棋盘阴影幻觉(checkershadow illusion)中,正方形“A”显得比“B”更暗。其实它们的颜色是相同的。Wikimedia Commons: Adrian Pingstone./Edward H Adel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