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州国际学生面对住房短缺不得不住宿酒店

自从来到塔州首府城市霍巴特之后,这位姓姚(Celine Yao)的同学一直住在酒店中。
自从来到塔州首府城市霍巴特之后,这位姓姚(Celine Yao)的同学一直住在酒店中。

这位叫做西琳·姚(音译)的留学生和其他三个同属国际学生的人一起分住[塔州首府城市] 霍巴特背包客酒店中的一个房间。

来自中国的姚(Celine Yao)同学是上个月抵达霍巴特的,她在塔斯马尼亚大学学习。

她和她的室友被告知大学住宿已满,找到私人出租房也特别困难。

“我还在寻找出租房,能与人合租的房子,单间或者两人合租的房间,如果我能找到的话,”姚同学说。

“也许一个月后我可以搬离酒店。如果不行的话,也许我还会继续留在这里。”

国际学生团体表示,在霍巴特缺乏可负担得起的住房,这迫使越来越多的学生住在[低廉]酒店,长期住在拥挤不堪的[生活]状况中。

中国留学生协会的负责人吴小莉(音译)表示,国际学生发现由于语言障碍及缺乏工资单和信用检查等文件,就更难找到出租房。

“这真的很难,很多中国学生找不到出租房或出租房间,他们只能在[低廉]酒店住上好几个月,这是很糟糕的,”她说。

吴小莉表示塔斯马尼亚大学(UTAS)应该提供更多有关获得廉价出租房的支持及各种信息。

霍巴特学生住房“已达上限”

塔斯马尼亚大学新盖的宿舍大楼的大部分房间都分配给了澳大利亚国内学生。
塔斯马尼亚大学新盖的宿舍大楼的大部分房间都分配给了澳大利亚国内学生。 936 ABC Hobart: Leon Compton

两年前,塔斯马尼亚大学和州政府曾宣布计划到2025年将国际学生入学人数翻一番

尽管制定了这个目标,但是实际上塔大在霍巴特的960个学生宿舍床位没有一个留给国际学生。

一位大学发言人说这个学期在霍巴特的学生住宿已达到“上限”。

新建的总值7300万澳元的梅尔维尔街(Melville Street)学生宿舍楼也已满员了。

塔大学生体验执行主任史蒂芬妮·泰勒(Stephanie Taylor)表示该校旨在为国际学生和国内学生提供住宿。

泰勒女士说大学确实为其4000名国际学生提供了支持,并且很早就与潜在学生接触并提供必要的信息。

霍巴特Airbnb具有影响力

霍巴特私人出租房空置率呈历史最低。这增加对学生住房的压力。

霍巴特市议会的艾尔德曼·菲利普·考克(Alderman Philip Cocker)说越来越多的分租房被改成了短期出租房是一个因素。

艾尔德曼·考克(Alderman Cocker)计划最近向市政厅提出动议,呼吁市政府与塔大合作收集学生住房,以及Airbnb和其他短期出租房[给中长期租房市场]所带来的影响的数据。

“霍巴特市政厅正在探讨霍巴特将逐渐成为一个大学城及它演变成大学城的过程的议题,”他说。

“霍巴特被视为是一座非常安全、对亚洲学生极好的城市,但我们必须能为他们提供住宿。”

阿德南·马胡德(Adnan Mahood)说他没有运气申请到大学的学生宿舍。
阿德南·马胡德(Adnan Mahood)说他没有运气申请到大学的学生宿舍。ABC News: Rhianna Whitson

霍巴特寄宿家庭广告活动推出

阿德南·马胡德(Adnan Mahood)和朋友分租一个狭小的房间。他说现在需要更多的学生住宿。

“我不断申请大学住宿,但我没能成功得到一个房间,”他说。

“这是一个大问题,这是国际学生不得不面对的最大问题之一。”

泰勒女士说学生可以获得帮助。

“如果学生在住房方面有一些困难,当然如果这影响到他们在学业成功的话,那么我们需要他们来找我们,”她说。

塔州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说它们正在与当地教育机构合作,增加霍巴特的学生住宿数量。

这份声明说政府还在开展一项针对寄宿家庭招聘的广告宣传活动,“鼓励更多当地家庭抓住从为国际学生提供住宿中受益的机会”。

(封面照片:自从来到塔州首府城市霍巴特之后,这位姓姚(Celine Yao)的同学一直住在酒店中。ABC News: Rhianna Whit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