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州标志性物种数量回升 "恶魔岛"筹款项目接近尾声

该项目的运作人员相信,在离岸区隔离塔斯马尼亚恶魔是一次进步性的尝试。Supplied: Devil Island Project
该项目的运作人员相信,在离岸区隔离塔斯马尼亚恶魔是一次进步性的尝试。Supplied: Devil Island Project

一名来自帮助避免塔斯马尼亚恶魔灭绝的团队带头人认为,他们当中的许多成员已经有70多岁,而且塔斯马尼亚恶魔的生存前景良好,他们该当之无愧地颐养天年了。

被人工迁移和安置的塔斯马尼亚恶魔正在繁殖,对未来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迹象。
被人工迁移和安置的塔斯马尼亚恶魔正在繁殖,对未来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迹象。。Supplied: Devil Island Project

在过去的20年间,一种传染性的类似癌症的面部肿瘤疾病杀死了超过80%的野生塔斯马尼亚恶魔(Tasmanian devil,学名袋獾)。

该项目筹集了逾240万澳元建立了大规模防疫设施和防疫岛,以便为没有感染这种疾病的塔斯马尼亚恶魔提供适宜它们生存和繁殖的环境。这一项目是由比千鲁野生动物公园(Bicheno Wildlife Park)的主人布鲁斯·恩格尔菲尔德(Bruce Englefield)设想出来的。

他表示,在政府和研究机构经费的帮助下,项目协调员现在认为塔斯马尼亚恶魔这一物种的命运还算安稳。

“我们为塔斯马尼亚恶魔建造了六个岛屿,我们还建立了四公里的可移动式围栏,用于在这些地点安置整个塔州的塔斯马尼亚恶魔,”他说。

在被迁至塔州四个地点的130只塔斯马尼亚恶魔中,有一些在转移的过程中幸存下来。它们被安置在自由放生的区域并开始出现体重增加和进行繁殖的变化。

“我们[做这一项目]已经有十年了,筹集了大量资金,建了一些非常好的保护区域,由政府提供资金来运作的”拯救恶魔”项目已没有什么是需要我们去做的,”恩格尔菲尔德先生说。

“如今我们都老了10岁,而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在75岁左右了。所以现在是时候说'好吧,我们已经完成了比我们原本打算做的更多的事。”

“我们正在步入晚年。”

恶魔岛项目已进入了收尾阶段。 (Supplied: Devil Island Project)
恶魔岛项目已进入了收尾阶段。Supplied: Devil Island Project

该项目模式引起国际关注

恩格尔菲尔德先生说,这一项目在全世界的类似项目中已经成为了典范。

布鲁斯·恩格尔菲尔德为提高人们对“恶魔岛项目”的认识而在2013年巴黎马拉松赛中跑完报名的项目。Facebook: Devil Island Project
布鲁斯·恩格尔菲尔德为提高人们对“恶魔岛项目”的认识而在2013年巴黎马拉松赛中跑完报名的项目。Facebook: Devil Island Project

“尤其是在南非,他们把那些濒危的物种安置在大型保护区域,之后再将它们释放到野外,”他说。

恩格尔菲尔德先生说,该项目同时让参与其中的人得出结论,安置塔斯马尼亚恶魔的最佳地点是在一个离岸的区域,比如说玛丽亚岛(Maria island),它在塔州的东海岸地区。”

他还说,这一项目最终致使塔斯马尼亚恶魔的数量稳固起来,他们在玛丽亚岛上扶持这一物种的发展。全塔州身体健康的塔斯马尼亚恶魔都来自该岛。

“我们的初衷是为了证明把塔斯马尼亚恶魔安置在大型的保护区域,而不是把它们关进小围栏里以保持稳定的数量是一件善待动物福祉的事,”他说。

“我的想法是,塔斯马尼亚恶魔是自由奔跑的动物,我们应该提供给它们尽可能多的空间来奔跑。”

“我有建立大型保护区域的想法,而在位于比千鲁的我自己的野生动物公园里,我拥有一块土地来实现这个想法。”

恩格尔菲尔德先生说,他召集了一群“想法相近”的人,这些人都渴望看到塔斯马尼亚恶魔得到良好的照顾。
该项目的最后一步是将3.5万澳元的经费发放给孟席斯研究所(Menzies institute)和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用于研究。

最新研究显示塔斯马尼亚恶魔在过去的八年间正在生成免疫基因。Supplied: Tasmanian Department of Primary Industries and Water
最新研究显示塔斯马尼亚恶魔在过去的八年间正在生成免疫基因。Supplied: Tasmanian Department of Primary Industries and Water

题图:该项目的运作人员相信,在海外对塔斯马尼亚恶魔进行检疫隔离是进步性的尝试。Supplied: Devil Island Project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