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儿童”:如何培养他们充满好奇的思维?

五个年轻的头脑分享了他们如何突破极限,在科学和数学领域达到卓越水平,并告诉我们是什么支持并帮助了他们。

泰勒·威尔森:核反应堆创造者

美国人泰勒·威尔森(Taylor Wilson)14岁的时候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核聚变反应堆创造者。

这是一项惊人的壮举,他将此描述为个人的好奇心以及父母支持的共同结晶。

 “我一直以来都对这个世界的运转方式很好奇,为何世界会以这样的方式运转,以及我们为什么没有用另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做事。我确定这让我成为了那种对父母来说不太容易对付的小孩。”

 “我不觉得我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除了我特别好奇以外,”他在ABC全国广播电台(Radio National)新的音频系列节目《科学摩擦(Science Friction)》的第一集中这样说到。这个节目探索与科学和文化相关的一切内容。

泰勒搬家到离家乡阿肯色州几百公里之外的地方,这样他就可以去上内华达大学的天才儿童学校。

泰勒的家人中没有一个是科学家,在他们的见证下,泰勒在他祖母的车库中建造了一座实验室,并开始储备从网上还有从旧的核设施中搜集来的放射性材料。

泰勒对于发展天赋的建议:

  • • 不要试图将孩子限定在某个特定领域中,关注他们的兴趣是什么,并在那个领域对他们予以之支持。
  • • 给予孩子们做实验所需的东西,无论是化学药品还是实验室需要的设备,这样他们就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去探索自己的兴趣。
  • • 不要低估科学博览会的重要性。这是他们可以问问题的好机会。
  • • 科学家们和业界应该对年轻人开放他们的设施。

 “我的父母也不是什么都不管,他们希望我注意安全。但是他们也对我的个性挺信任的。”

 “我爸爸会带我去国家实验室、政府的研究设施还有大学,去见一些能够为我之后的研究提供信息的人员。”

不多久,泰勒敲开某大学物理系的们,想要了解他能否可以得到支持来建造一个聚变反应堆。这种反应堆的原理基于与太阳获得能量的方式相同的过程。

他被两名导师接收并拥有了一个实验空间去做实验。2008年,他的梦想成真了。

那时起,他陆续研发了核安全保护和医疗技术系统,参加了TED演讲,创办了自己公司,在22岁那年认为自己已到了职业中后期。

”我非常幸运,因为我在10岁的时候就发现了我喜欢做的事,而且我至今依然在做着,”他说。

克莱尔·杨:科学奥林匹克选手

 克莱尔·杨在澳大利亚科学奥林匹克夏季学校。
克莱尔·杨在澳大利亚科学奥林匹克夏季学校。Supplied: Australian Science Innovations

 “如果不是因为我所得到的那些机会,我可能早就觉得无聊而放弃了。”

下个月,17岁的克莱尔·杨(Claire Yung)即将代表澳大利亚前往俄罗斯参加亚太物理奥林匹克(Asia Pacific Physics Olympiad)竞赛。

 “这场比赛将会有大约30个国家参加,真令人激动,” 她说。

在此次的物理学奥林匹克上她将参加团体赛和个人赛,包含理论考试和实践操作。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代表澳大利亚精英出战了。去年她还去了中国,帮助澳大利亚在国际地理学奥林匹克竞赛(International Geography Olympiad)上夺得金牌。

这名来自首都领地纳拉不达学院(Narrabundah College)的12年级学生从小学以来就对与科学有关的一切十分感兴趣。

 “我的父母都是科学家,所以他们一直鼓励我去看一些很酷的和科学相关的事物,或者参加一些活动。”

她的父母一位是土壤学家,一位是物理学家,他们聆听克莱尔的问题。与此同时参加课外活动也帮助了她在学校范围之外扩展她的兴趣。

克莱尔已经参加过了许多活动,比如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举办的假期项目,并成为像 “好奇心(Curious Mind)”这样的热门学术项目中的一员。好奇心项目致力于发展女生的STEM技能(STEM包含四个领域即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她还参加了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举办的澳大利亚科学奥林匹克竞赛冬令营和夏令营。

 “我绝对会推荐任何对科学有热情的人们去参加夏令营或者假期活动。”

乔希·马什:从塔利到美国

 塔利州立高中学生乔希·马什将于6月份去麻省理工学院就读。
塔利州立高中学生乔希·马什将于6月份去麻省理工学院就读。ABC Far North: Mark Rigby

 “对于在北部地区或者离城市很远的乡村长大的孩子来说,能有一份漂亮的简历是很难的。”

乔希·马什(Josh Marsh)想要去SpaceX公司,在埃隆·马斯克身边工作,将人们送到火星上去。

但是现在,他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去麻省理工学院学习。

来自北部昆士兰小镇塔利(Tully)、今年17岁的乔希·马什成为了澳大利亚仅有的两名入选麻省理工学院一学期大学级别研究课程的学生之一。他说他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欣喜若狂。

 “说实话我从未想过我会有多大把握得到这个机会,因为澳大利亚最聪明的孩子中有400名在同时申请,” 他说。

乔希的教育经历是不寻常的,由于搬家到偏远的Dunk岛,他从5年级到11年级一直接受的是家庭教育。

但是这并没有阻挡乔希对于科学的热情。乔希说他利用教育网站Khan Academy以及阅读维基百科上的内容来自学。

当他去年年中回到主流的学校当中时,他发现他在自然科学上的成绩是领先的。

通过当地的扶轮社(Rotary Club),乔希得到了参加全国青年科学论坛(National Youth Science Forum)的机会,在这个为期12天的年度项目中,一些12年级的学生们会生活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校园中,参观实验室并听课。

 “我们有200个人,这太棒了,可能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两周,” 他说。

在那里与其他成员攀谈并了解别人曾经参加过的课外活动之后,他才意识到他以前有多么的孤立。

 “我当时就在想,他们可以将所有这些都写进简历里面,但是我却什么都没有,” 他说。

 “在塔利,你没法参加所有这些大型的俱乐部,你没法加入团队,没法参加奥林匹克和所有这一类的科技比赛,但是他们都参加过。”

乔希目前正在为他六月份的麻省理工之行筹款,他希望这能帮助自己将来上大学和找工作的时候有能力与来自大城市的学生们公平竞争。

 “这是很棒的一次机遇,因为这是世界知名的麻省理工学院。这次经历会很有用,将会赋予我信誉度和一些我无法通过别的方式获得的东西。”

布列塔尼·沃克:不断变化的未来

布列塔尼·沃克被选为澳大利亚奥林匹克夏季学校的一员。
布列塔尼·沃克被选为澳大利亚奥林匹克夏季学校的一员。Supplied: Australian Science Innovations

布列塔尼·沃克进入高中时考虑去做一名医生或者律师,这也是聪明孩子们的典型出路。

但是两年前,在这名乌拉杜拉高中(Ulladulla High)的学生10年级时,她在“大科学竞赛(Big Science Competition)”中获得高分并入选参加“好奇心”项目。“好奇心”项目专为高中女生设立,致力于鼓励并指导她们在科学领域培养更大的兴趣。

 “这在我的脑海中打开了很多领域,让我了解到我可以做些所谓 ‘聪明人所做的行业’之外的工作或事业。”

今年早些时候,18岁的布列塔尼就参与并入选澳大利亚奥林匹克夏季学校(Australian Olympiad summer school),这是一个为期两周的强化项目,研究地球和环境科学。

 “我喜欢地球和环境科学的奥林匹克夏季学校,这很不同寻常,很棒,” 她说。

 “每个人都非常非常好。非常开拓视野,让你明白大学是什么样的,除了可能有点过于兴奋。课程安排得很满,但是很有收获,” 她说。

她说“好奇心”项目和夏季学校正在改变她的未来,她现在想读一个数学和生物化学的学位。

“数学和物理经常会用在相同的领域,但是当你将数学应用在其他科学领域的话,这将为你打开许多未知事物的大门,” 她说。

像乔希一样,布列塔尼说住在主要城市之外给她追求科学上的兴趣造成了挑战。

 “我们那里许多职业建议师都引导我们去做技工、去读职业教育、去加入海军这一类的东西。没有人真正谈论上大学的事情,” 她说。

当她在乌拉杜拉高中最后两年的时候,她的老师帮助她课后补习数学。

 “很棒的是有老师愿意花时间帮助我们。”

 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城里的孩子们可以去的那些课外俱乐部、科学项目和研讨会,布列塔尼说。

但是她说主动去争取的过程帮助了她培养自己的独立能力。

 “我知道怎样去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而不会等别人每天告诉我该做什么,我想与其总是有人总是催着我去做事情,长远来讲,这样才会带给我更多帮助。”

詹姆斯·里德:少年有成

詹姆斯·里德是加纳林学院年龄最小的学生。
詹姆斯·里德是加纳林学院年龄最小的学生。Supplied: Lyndal Reid

 “当我在地下室研究科学的时候,其实挺没意思的。”

尽管还在是一名早期青少年,詹姆斯·里德已经表现出远超于同龄人的水平。

十三岁的时候,他就在堪培拉的加纳林学院(Gungahlin College)从8年级跳级到10年级的课程,这里有为天才学生设立的SMART(包含科学Science、数学Math、相关科技学科Related Technologies等科目)项目。

詹姆斯说来自父母的支持和对阅读的兴趣让他很早就培养起对科学的兴趣。

 “多年来,我的父亲、我的祖父母和其他人跟我谈论了很多有关科学的东西。他们不是科学家,但是他们都对科学挺感兴趣的。”

如今他很喜欢化学、物理和数学,并且认为SMART课程比普通高中的课程更加适合他的能力。

 “在我以前的学校里没有足够的实践,理论学习一点乐趣都没有,” 他说。

詹姆斯是加纳林学院年级最小的学生,但是这完全没有对他造成影响。

 “我们的兴趣相通,这是跨越年龄差距的桥梁。我在学院里最好的朋友其实是SMART项目中年龄最大的人。”

他同样会和与他同年龄的天才儿童一个月左右交流一次。

 “我很享受,这就是志同道合的人们坐在一起聊天,或者我们可以玩一些棋牌游戏。”

詹姆斯说他的兴趣会在不同科学领域间每几个月就换一次,而且他也不确定将来他将专注于哪一个领域。

 “我真的不确定我想要做什么,我还没有决定我要去从事IT行业还是去研究一门专门科学,或者我会去做另一份工作。我真的很喜欢IT,” 他说。

 

标题图片:泰勒·威尔森从10岁起就开始积攒一切带有放射性的东西。Supplied: Deanne Fitzmaurice/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听取关于泰勒·威尔森的更多内容,请收听我们的新系列节目《科学摩擦(Science Friction)》第一集。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