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对大学校园性侵的看法

人权委员会(Human Rights Commission)最近发布了一份反映澳大利亚大学校园中性侵状况的确切报告。

超过一半的学生表示曾在2016年遭遇过性骚扰,并且在过去两年中近7%的学生遭受过性侵犯,这份报告引起强烈反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报告称,其校园性侵案发生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

下面是一些学生对这份报告的看法:

阿森特·阿达伊,学生

 “应该从学校开始,开展关于性行为许可权(consent)的教育——我想这都是从学校开始的。”

 “在市中心我听说过[性侵],人们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在校园里没有听说过”。

欧仁妮·金,学生

学生欧仁妮·金说不是所有学生都有关于性行为许可权方面足够的知识。
学生欧仁妮·金说不是所有学生都有关于性行为许可权方面足够的知识。ABC News: Jordan Hayne

 “我上的是女校,我们会一直学习性行为许可权方面的知识,但是很明显我无法代表校园中的每一个人,因为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所以不知道是否每个人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安德鲁·托普,学生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安德鲁·托普(Andrew Topp)在校园中。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安德鲁·托普(Andrew Topp)在校园中。ABC News: Jordan Hayne

“寄宿学院有点像此类事件的温床,我想这与许多学生对于性行为许可权的态度有关——特别是对那些第一次离家生活的人来说……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纳塞利·布莱克利,学生、女性权利专员

纳塞利·布莱克利(Nathalie Blakely)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生代表机构妇女权益专员。
纳塞利·布莱克利(Nathalie Blakely)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生代表机构妇女权益专员。ABC News: Jordan Hayne

 “不得不说我并不感到震惊。大学正在采取行动……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一直都是一个历史性的失败,这正发生在校园中很多学生的身上。”

戴克兰和沙恩·麦克伦尼,学生

戴克兰·麦克伦(Declan McInerney)你和沙恩·麦克伦尼(Shane McInerney)几乎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戴克兰·麦克伦(Declan McInerney)你和沙恩·麦克伦尼(Shane McInerney)几乎没意识到这个问题。ABC News: Jordan Hayne

戴克兰:

 “我没有真正察觉这个问题。但我注意到了一些……这个数字还是很让人惊讶的。”

沙恩:

“我对此并不了解,我从未真正遇到过。我只来这里一个学期。”

“当一大帮人聚会时会喝酒,所有人都在享受欢乐时,就一定会发生点什么。我和我的朋友曾经见到过。”

雷米·温德尔,学生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雷米·温德尔(Remy Wendel)。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雷米·温德尔(Remy Wendel)。ABC News: Jordan Hayne

 “我们当中有一半的人去年经历过明显的性骚扰——这很可怕。”

里什·达克希纳穆尔西和伍迪·罗尔夫,学生

里什·达克希纳穆尔西(Rishi Dhakshinamoorthy)和伍迪·罗尔夫(Woody Rolph)在校园中。
里什·达克希纳穆尔西(Rishi Dhakshinamoorthy)和伍迪·罗尔夫(Woody Rolph)在校园中。ABC News: Jordan Hayne

里什:

 “我本以为这在夜店和外面的地方发生得更多,但是我没预料到在大学当中也如此经常地发生。”

伍迪:

 “这里有许多寄宿学院,因为很多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来自外地,不像其他大学本地学生更多,而在那些没有寄宿学院的大学里明显不会发生那么多起校园性侵案件。。

吉尔·莫洛伊,全国学生福利联合会专员

吉尔·莫洛伊(Jill Molloy)参加了一场回应这份报告的结果的抗议活动。
吉尔·莫洛伊(Jill Molloy)参加了一场回应这份报告的结果的抗议活动。ABC News: Jordan Hayne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特殊问题在于大量学生住校。我自己就住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住宿学院,我从未被告知过有关性行为许可权以及其他相关事宜。斗争现在并未停止,而只是刚刚开始。”

标题图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阿森特·阿达伊(Asante Addai)在学校的Union Court。ABC News: Jordan Hay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