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大陆上曾生活着毛刷火鸡的古代近亲

当代澳大利亚毛刷火鸡的亲戚曾体重高达当代亚毛刷火鸡的四倍。
当代毛刷火鸡的亲戚曾体重高达当代毛刷火鸡的四倍。

如果你认为毛刷火鸡损毁了你的花园是一种威胁,想象一下你没遇见过它们古时候的亲戚其实已经是够幸运了。

重点信息

  • 澳大利亚曾出现过五种营冢鸟(megapodes),它们都是毛刷火鸡的近亲
  • 其中三种是在西澳和南澳的化石中发现的新物种
  • 这一发现可能显示澳洲毛刷火鸡并不是从大型营冢鸟祖先进化而来

化石分析表明显示澳大利亚曾出现过五种现已绝迹的大型营冢鸟(megapodes),它们是当代筑巢的澳洲毛刷火鸡(brush turkeys)与眼斑火鸡(malleefowl)的亲戚。这些大型营冢鸟矮矮胖胖、类似于鸡。

这些绝种鸟类中最大型的有8公斤重,大约是当今毛刷火鸡体重的四倍。

“这挺令人惊讶的,因为之前我们曾怀疑可能有一或两种灭绝的[营冢鸟]物种的身份是不确定的。实际上,我们已发现了五种不同的[营冢鸟]物种曾在人类到达澳大利亚大陆之前在这里生活,”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的博士候选人埃伦·舒特(Elen Shute)说。

“这些[营冢鸟]块头庞大、矮矮胖胖、很结实,” 舒特女士说。

他们的发现刊登在了《皇家社会开放科学》(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学术期刊上。这篇文章也表明当代的毛刷火鸡不是缩小版的已绝种[营冢鸟]的亲戚。

新老化石勾勒出了家谱

澳大利亚巨型营冢鸟化石发现地分布图
澳大利亚巨型营冢鸟化石发现地分布图 Supplied: Elen Shute et al/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2011年,由这项研究合著者加文·普里多(Gavin Prideaux)教授所领导的小组曾在西澳纳拉伯平原(Nullarbor Plain)袋狮洞穴(Thylacoleo Caves)发现了新化石,促使该小组重新检讨了澳洲毛刷火鸡的家谱。

当代澳洲毛刷火鸡(学名:Alectura lathami)的上翼骨尺寸与南澳纳拉库特溶洞(Naracoorte Caves)发现的已灭绝的种类(学名:Latagallina naracoortensis)进行对比。
当代澳洲毛刷火鸡(学名:Alectura lathami)的上翼骨尺寸与南澳纳拉库特溶洞(Naracoorte Caves)发现的已灭绝的种类(学名:Latagallina naracoortensis)进行对比图。 Supplied: E Shute

此前,科学家从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于昆士兰东南部及南澳纳拉库特溶洞(Naracoorte Caves)发现的Progura gallinaceaProgura naracoortensis化石上得知这两种大型营冢鸟的存在。

20世纪90年代,在澳大利亚南部的库拉莫卡采石场(Curramulka Quarry)又发现的其他化石,却从未对此展开研究过。

该小组对所有这些化石的分析揭示了三种新物种以及一种先前发现的鸟类的同种。

五个种类中最古老的一种可追溯到300多万年前的更新世时期(Pleiocene period)。

舒特女士说很难准确地知道澳大利亚不同物种出现和绝迹的时间,但至少有一种[营冢鸟]距离现在最近,存活于五万年前,而且可能与来到澳大利亚的土著人共同生存在澳洲大陆上。

多枚蛋壳化石(Eggshell fossils)已被发现,科学家认为它们属于一只大型营冢鸟。化石上还有被烧过的痕迹,“显示它们被煮熟过,并被人吃了,” 舒特女士说。

不同的地形环境

灭绝的巨型营冢鸟对决当代澳洲毛刷火鸡
灭绝的大型营冢鸟与当代澳洲毛刷火鸡对比Supplied: Artwork E Shute from photos by Kim Benson, Tony Rudd and Aaron Camens

尽管人们认为纳拉伯平原是荒漠气候,是一片干旱,没有树木的广阔地区,但这个地区在数百万年前却很不同,这里曾非常适合澳洲毛刷火鸡体积更大的亲戚的生长。

“所有积累下来的证据都表明更新世的纳拉伯平原是林地与草原环境的混合地,” 舒特说女士说。

由于发现化石地点的多样性,这些大型鸟类可能在澳大利亚全国各地常见。

 “我们不知道它们到底在这个地形环境中的生活方式及它们在生态中所扮演的角色,但它们在动物群体中可能比今天更重要,” 她说。

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Queensland)高级讲师大卫·布思(David Booth)博士说,以前曾经有一个理论认为大型灭绝的营冢鸟会缩小,导致我们今天所知道鸟类的兴起。

然而,在纳拉伯平原发现当代体积的眼斑火鸡的化石在大型种类的营冢鸟绝迹时已经存在,因此给出了不尽相同的答案。

 “这支持这样一个[理论],认为‘不,我们实际上有证据表明它们曾存在于同一时期’,”他说。

特殊筑窝的习惯

加文·普里多教授从袋狮洞挖掘出了一种已经绝迹的澳洲毛刷火鸡的骨骼
加文·普里多教授从袋狮洞挖掘出一种已经绝迹的澳洲毛刷火鸡的骨骼。Supplied: Carey Burke

就像当代版一样,古时候的营冢鸟使用外部热源来孵化它们的蛋。

但是,对它们爪子的形状所进行的对比发现它们可能有非常不同的习性。

当代的火鸡有长而扁平的爪子,这非常适合将叶子和土壤归拢在一起筑巢以孵化它们的蛋。

但是,已经绝迹的火鸡物种的爪子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专门用来干这个事情的,舒特女士说。

相反,它们有着短而深弯的爪子,与在印度尼西亚和太平洋地区的营冢鸟类似。这些营冢鸟把它们的蛋埋入温暖的沙子中,而不是以土堆做窝。

 “我们认为所有这些绝迹物种都将蛋直接埋入温暖的地面下,而不是筑造土丘[窝巢],”舒特女士说。

她说这可能是一种常见的弱点,导致较大的鸟类灭绝。

然而,布斯博士则说这种认为大型绝迹的营冢鸟将蛋埋入沙子中,而不是土堆里的想法是令人吃惊的。

“这种筑巢发生的地方 - 总在热带地区和暴露于太阳之下的火山地区或黑沙滩。这需要相当高的温度。”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它们[当时]可能会在哪里生存繁殖,”他说。

背景介绍:绝迹的大型营冢鸟发现历史

当今的研究显示澳大利亚曾有五种巨型营冢鸟在此生活,研究人员已了解了两种:

•在昆州和南澳北部发现的Progura gallinacea

•在南澳和新南威尔士州发现的Latagallina naracoortensis(以前曾叫做Progura naracoortensis)


2011年在对20世纪90年代末发现的未经研究的化石展开分析后又发现了三种新物种。

•在西澳纳拉伯平原的袋狮洞穴(Thylacoleo Caves)发现了Progura campestris

•在西澳纳拉伯平原的袋狮洞穴(Thylacoleo Caves)发现了Latagallina olsoni

•在南澳约克半岛(Yorke Peninsula)的库拉莫卡采石场(Curramulka Quarry)发现了Garrdimalga mcnamarai

(题图:当代毛刷火鸡的古代近亲体重高达当代毛刷火鸡的四倍。Flickr.com:James Niland(CC-BY-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