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男子将公交卡植入手中让乘车更容易

如果你曾因忘了带澳宝卡(Opal card)在检票闸门处被逮到,那么这名悉尼男子可能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他将澳宝卡的芯片塞入了自己的手中,现在他用植入到皮肤内的科技来刷卡上车。

“生物黑客”、合法姓名为梅卢多·迪斯科·加玛·梅梅(Meow-Ludo Disco Gamma Meow-Meow)的这名男子将澳宝卡中的近场通讯(NFC: near-field communication)芯片剪下来并装进长10毫米宽6毫米的生物兼容塑料材质盒子中。

然后他将这个设备植入到左手一侧的皮下。

 “这给了我其他人没有的能力,如果某人偷了我的钱包的话,我依然可以回家,” 他说。

他能像其他人一样使用澳宝卡,包括用智能手机来为卡充值。

然而,他的手需要距离读卡器一厘米,比传统的卡要更近一些,有时需要多刷几次,因为他的设备的天线比较小。

 “我的目标是与技术进行无障碍的互动,” 他说。

“不要再家里尝试”

梅梅先生的设备是由穿刺专家进行植入的,植入过程历时约一个小时。

梅梅先生使用他手臂中的微型芯片刷卡。
梅梅先生使用他手臂中的微型芯片刷卡。ABC News: Nick Dole

他警告别人在没有专业技术和研究的情况下不要做同样的事情。

“绝对不要在家里尝试,除非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他说。

 梅梅先生说任何东西植入皮下时都要冒着细菌感染的风险,所以征求专业人士的意见是很重要的。

 “了解这其中的风险,并据此作出英明的决定。”

他还说他的行为是违反澳宝卡禁止改造的服务条款。

 “第一名查票官员扫描我的手臂时将会非常有趣,” 他说。

“这是未来的趋势”

梅梅先生不认为他的植入是很激进的行为。

 “将技术放入身体并不罕见,” 他说。

就像为治疗心脏问题而植入起搏器,为控制生育而植入子宫内装置(IUD: intrauterine devices)如今都被广泛地应用,并且悉尼的科学家说他植入的设备是一种自然扩展。

 “只不过一个是为了控制生育,我们决定是没什么问题的,而这个是为了搭乘公共交通更加容易。”

梅梅先生的澳宝卡定制植入是由一个美国实验室危险事物(Dangerous Things)完成的。

权威人士说这种植入行为实际上违法了澳宝卡的服务条例。
权威人士说这种植入行为实际上违法了澳宝卡的服务条例。ABC News: Nick Dole

他在他的手和胳膊中还有其他两处NFC植入,其中一个是用来保存他的文件的。

他说NFC植入可以在未来得到广泛的应用,特别是在个人的机密需要得到保护的时候。

 “你将会在获取假释时,在疗养院这些人们无法透露医疗信息的情境见到它,” 梅梅先生说。

“如果我可以到某一政府部门,然后刷一下我的手,这会让我使用这些服务变得更加容易。”

标题图片:梅卢多·迪斯科·加玛·梅梅先生说他再也不必担心自己的澳宝卡丢失或被偷了。ABC News:Nick Dole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