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瓦辛格”和“德维托” 与大腕同名的澳洲本土植物

标题图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主要研究人员迈克·克里斯普说戴维斯·施瓦辛格和戴维斯·德维托是一对“不可思议的双胞胎”。

一对被称为“不可思议的双胞胎”的澳大利亚植物被以丹尼·德维托和阿诺德·施瓦辛格的名字命名,他们是80年代风靡喜剧片《龙兄鼠弟》中的两位明星演员。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人员迈克·克里斯普(Mike Crisp)教授和他领导的团队研究“培根鸡蛋豌豆花(egg and bacon pea)”已经有几十年了。

然而生物学家最近才发现这种植物其实是孪生物种。

 “这是很大的一个惊喜,之前我们认为它是一个物种的亚种,但是其实是两个物种……你也可以把它们称为一对 ‘不可思议的双胞胎’,” 迈克·克里斯普教授说。

在电影《龙兄鼠弟(Twins)》中,施瓦辛格发现他自己和德维托是一项“打造完美儿童”的秘密实验的成果。

但是由于胚胎分裂,这对双胞胎称为了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与影片中类似,名为戴维斯·施瓦辛格(Daviesia schwarzenegger )那株体型更大、更强壮,而戴维斯·德维托(Daviesia devito )较为弱小一些。

由于它们所生长的灌木丛正因种植小麦而被开垦,这两个物种都面临着灭绝的风险。

戴维斯·施瓦辛格是一种强壮的植物而戴维斯·德维托则要更弱小一些。
戴维斯·施瓦辛格是一种强壮的植物,而戴维斯·德维托则要更弱小一些。 Supplied: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DNA检测技术提高了研究水平

克里斯普教授说,直到给花做了DNA检测之后才有了这个发现。

 “在以前,当我还是一名年轻的分类学家时,我们是根据植物外在样貌来进行分类的……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全部了,” 他说。

 “然后DNA技术革命到来了。突然间我们有了更多的数据可以被用来确定它们的基因和进化关系。”

克里斯普教授说,科技已经对成千上万名生物学家的工作产生了类似的影响。

例如,一个在澳大利亚北部地区为蜥蜴做类似DNA分析的团队通过比对蜥蜴的基因资料,发现了“数量庞大的”新物种,而它们曾被认为是属于同一物种的,克里斯普教授说。

这些物种在遗传上彼此隔离。

 “这意味着这些生物体的其他特征……也都可能是不同的,” 他说。

 “科学家们在得知它们是不同物种前所得出的结论可能会被推翻,因为他们一直在发现越来越多此前从未明显出现过的重要差异。”

德维托和施瓦辛格二人也被征求过了意见。

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孪生植物戴维斯·施瓦辛格和戴维斯·德维托可以在南澳大利亚州、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找到。
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孪生植物戴维斯·施瓦辛格和戴维斯·德维托可以在南澳大利亚州、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找到。Supplied: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标题图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主要研究人员迈克·克里斯普说戴维斯·施瓦辛格和戴维斯·德维托是一对“不可思议的双胞胎”。Supplied: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