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崛起:机器人进入工作场所后哪些工作还能存活下去?

在技术变革迅猛进行之下,了解哪些工作将会存在是十分重要的。
在技术变革迅猛进行之下,了解哪些工作将会存在是十分重要的。

长期以来,机器人入侵工厂和办公室一直被视为是对劳工市场的最终一击。目前,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市场面对来自海外廉价劳动力及毫无休止的追求削减成本努力的冲击。

文章关键点:

  • 工作自动化上的转变三分之二将来自于人们改变工作方式的驱动
  • 将常规性工作自动化将提高62%低技能工人的工作满意度
  • 在机器人接管最危险的工作后,工作场所受工伤的可能性会下降11%

然而,在布里斯班南部的一个高科技钢铁[产品]制造商,这种观点却受到了严重地挑战。

在将“人工智能”焊接和切割("artificially intelligent" welding and cutting)设备投入使用之后,智能钢铁系统(Smart Steel System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布鲁盖尔德(Chis Brugeaud)说他现在能够重新将工作带回“[澳大利亚]境内”,并扭转技术改进后裁员的趋势。

“与传统的[钢铁产品]制造商不同的是,我们拥有与焊工人数一样多的设计开发人员。这样我们每年可处理大约4万2000吨钢材,” 布鲁盖尔德先生告诉[ABC电视节目]《商业》。

机器人技术已带来了两个明显的成果:[其一,]使得生产一吨钢制产品所需的时间减半,[同时,]员工人数却从3个增加到了9个。

智能钢铁解决方案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布鲁盖尔德(Chris Brugeaud)说机器人技术在他布里斯班的工厂里提高了生产效率及就业[人数]。
智能钢铁解决方案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布鲁盖尔德(Chris Brugeaud)说机器人技术在他布里斯班的工厂里提高了生产效率及增加了就业[人数]。 Supplied: Smart Steel Solutions

现在[该公司]领取薪水的职员包括软件工程师、机电工程师(mechatronics)和机器人工程师(robotics engineers)。

该公司里像迈克·罗宾逊(Mike Robinson)这样的电焊工和锅炉制造工已离开厂房而走进办公室。现在,[他们]坐在电脑科学家和人工智能专家的身边[工作]。

 “我们已经从手工标记材料、手工切割转变为用计算机技术来进行靠模切割(profile cutting),” 罗宾逊先生说。

机器人正变成白领职员

经济学家兼阿尔法·贝塔(Alpha Beta)公司咨询顾问的安德鲁·查尔顿(Andrew Charlton)一直在研究自动化步伐正在加快的说法是否有事实[根据],以及这一自动化步伐是否会以大批工人失业[的结果]而告终。

“现如今的[自动化]速度不如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高峰期。当时自动化[进程]曾使得数以十万计的农业就业机会丧生。现如今[自动化]的速度也不如70年代和80年代。当时自动化[进程]曾造成数以十万计的的制造业工作丧失, “查尔顿博士说。

“当今的新变化是自动化[进程]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越来越多地影响到了白领的工作职位。”

研究表明工作的自动化转变三分之二将来自于人们改变工作方式,而不是改变工作的驱动。

来源:阿尔法·贝塔、O * Net和澳大利亚统计局(ABS)

一个在法律界和辅助律师圈子(paralegal circles )中出现的趋势是那些普通性功能[的工作]正逐渐转移到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简称AI)平台。

“你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 - 就是说,传统上接受法律服务的方式让商人感到非常不满与失望,而这种[自动化]只会以我们从来未曾想象过的[方式]更快、更经济地提供法律服务,”软件开发公司贝莱胜(Plexus)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梅利特(Andrew Mellett)说。

梅利特先生花了四年时间研发出了贝莱胜平台。[现在,]包括[澳大利亚私人医疗保险公司]Medibank、[电讯运营商]Optus和[法国化妆品公司]欧莱雅(Loreal)在内的客户都使用[这一人工智能系统]从事合同[制定]工作。

 “律师事务所所做的很大一部分工作坦白地说不是很有趣的。律师都是非常有才华、才智很高的人,”他说。

“对我们来说,令人兴奋的是我们能够创造出职业发展的道路,让人们每天都有更多的参与感,兴奋地来上班。”

随着旧工作的消失,新工作则会到来

梅莱特先生说提高生产力并不是要牺牲法律方面的工作机会。 事实上正好相反,他在不断雇人。

 “很多角色都混合了[法律]咨询、法律、技术、客户服务[领域的工作],所以我们必须为新职位制定新的岗位描述。”他说。

如果澳大利亚企业能和其他经济体拥有一样自动化[进程]接受程度的话,[澳洲的]生产力增长可能会增加50%以上。

来源:Compustat,AlphaBeta,O * Net,ABS

青年律师杜格尔·史蒂文森(Dougal Stevenson)就有着这样一份工作。他在贝莱胜[公司]被重新培训为“法律知识工程师”( legal knowledge engineer)。

 “我的[工作]角色是在某些领域里特别[充分]利用人工智能。这实际上就目前而言就是为现有程序提供协助,” 史蒂文森先生说。

“所以我不认为人工智能会取代工作,[但它]肯定会让老工作消失,创造像我[从事的]这样的新工作[岗位]。”

如果你的工作是过于普通,赶紧去找工作

尽管高等教育学位很有用,但要想确保未来就业前景的话,这里有一些办法。

“作为一个职员,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确保你不要做一些常规性、重复性和可预测性的事情,” 作家和未来学家马丁·福特(Martin Ford)说。

“进入其他领域,[那些]可能涉及更多与人多打交道或更具创意性的工作。”

数据科学家(Data scientists)和机器人工程师(robotic engineers)有着坚实的[发展]未来,广告(advertising)和教学、食品和医疗保健,特别是护理[的工作]也被认为是安全的。

常规工作的自动化将提高62%低技术工人的工作满意度。


资料来源:O * Net,ABS

当然,没有人能否认有些工人会发现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是多余的。

 “现在,正经历着巨大的变革。与此相关的议题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你看到经济学家、政策制定者、大学[里的研究]人士、商界人士对此真的感到担忧,” 福特说。

赢家和输家

查尔顿博士认为工作性质正在改变之中。这一改变旨在提高经济竞争力,并创造更多好的就业机会。

然而,据查尔顿博士说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大批开放式方法是最佳方式。

“我们要努力工作,确保因自动化而取代的职员得到新技能、重新得到培训,并在不同领域得到新机会,” 他说。

“当机器做了人可以做的工作,在经济学家所使用的语言中,这意味着对生产力的正面的冲击。如果我们得到适当方式的冲击,那么在未来15年内,澳大利亚的经济就会获得高达2万亿澳元的红利。”

随着自动化消除了经济中最危险的体力工作,工作场所的工伤将下降11%。

来源:AlphaBeta,O * Net,ABS

回到那所由新技术推动的律师事务所,梅利特先生说对于新[职员]来讲,他们不会太震惊,但是对于老[职员]来说将会有更大[冲击]。

“好的一方面是不随之演变,发展新产品,在如何提供服务上革新的专业人士和公司,不幸的是他们的未来不会很光明,” 他说。

(题图:在技术变革迅猛进行之下,了解哪些工作将会存在是十分重要的。The 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