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农信赖科学取得成功 旱季收成优于往季平均

黛尔芬·弗乐瑞博士供职于阿德莱德大学下辖的植物基因中心。ABC News: Simon Royal
黛尔芬·弗乐瑞博士供职于阿德莱德大学下辖的植物基因中心。ABC News: Simon Royal

澳大利亚的农场和法国绿意荡漾的田野的共同之处除了泥沼之外,很可能只有一种。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共同之处在同一名法国作物科学家身上,她的名字是黛尔芬·弗乐瑞博士(Doctor Delphine Fleury)。

“我所专长的领域是作物遗传学,”她说。

“特别在作物对我们气候多样化方面的适应能力上,尤以研究抗旱为主。”

在法国,呼吁作物抗旱研究的呼声并不广泛,这即是弗乐瑞博士选择来阿德莱德大学下辖的植物基因中心就职的原因。

她表示,尽管小麦和大麦在全世界范围种植,但来自欧洲和美国的品种却无法在澳大利亚生长。

“我们在澳大利亚考虑气候条件的研究成果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弗乐瑞博士说。

“这其中的差别是巨大的。每当我在美国或欧洲发言时,我都需要对他们解释在澳大利亚,干旱时一种长期的、默认的气候条件,我们种植的每一个品种都能抗旱。”

对南澳州的农民们来说,能让他们以较少的投入获得更多收成的谷物品种是他们获得今年收成的关键。这其中就包括麦戈曼(McGorman)在位于阿德莱德东北80公里处的桑德斯顿(Sanderston)的农田。

尽管今年的冬季气候条件恶劣,但是麦戈曼的大麦收成依然优于往年的平均收成。ABC News: Simon Royal
尽管今年的冬季气候条件恶劣,但是麦戈曼的大麦收成依然优于往年的平均收成。ABC News: Simon Royal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在今年六月走访了麦戈曼的农场

但是多种结合了最新种植技术的新谷物品种,能够尽可能地保存土壤水分,令艾利克斯(Alex)和保尔·麦戈曼(Paul McGorman)兄弟俩感到值得一试。

“二十年前,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艾利克斯·麦戈曼在今年六月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如果没有科学和技术的话,我们能做的只有期盼将于。但这么一来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收成。”

他们的父亲约翰·麦戈曼(John McGorman)对良好收成的前景有一点悲观。

但在收割结束之后,他改变了他的看法。

“我们这一季度的收成让我感到惊喜,这一季度的降雨量只有平均降雨量的三分之二,”约翰·麦戈曼说。

“在六月底,我当时以为这一季的收成会一败涂地。”

图为在这一季度之初感到悲观的约翰·麦戈曼(左)和他的儿子艾利克斯。ABC News: Simon Royal
图为在这一季度之初感到悲观的约翰·麦戈曼(左)和他的儿子艾利克斯。ABC News: Simon Royal

对于这一低于平均降雨量的季度来说,一个高于平均产量的收成是非凡的。

弗乐瑞博士指出,抗旱谷物在较为湿润的季节出现过一些奇怪的现象——产量明显提高了,但奇怪的是,质量却常常下降。

她的目标是突破这一困境。

“问题出在蛋白质的含量上。通常产量提高的同时,谷物的蛋白质含量会减少,”弗乐瑞博士说。

“在质量和产量之间的确有一种趋势,这正是我们试图去了解的。这种现象的根源在哪里?我们能打破这种趋势吗?”

“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些[能够平衡产量和蛋白质含量的]品种,因而这些品种就成为了我们的遗传学材料的一个来源…… 现在我们正在研究他们并寻找他们能够维持这种平衡的原因。”

他们把科学、经验和一些勇气运用在一起,使麦戈曼家的农作物在气候恶劣的季度得到良好的收成。

在留下一个略长的停顿和一阵笑声之后,约翰·麦戈曼说:“好吧,我想孩子们做的是对的…… 是的!”

图为今年年初麦戈曼农场种植的啤酒大麦(malting barley)作物斯巴达克斯(Spartacus)。ABC News: Simon Royal
图为今年年初麦戈曼农场种植的啤酒大麦(malting barley)作物斯巴达克斯(Spartacus)。ABC News: Simon Royal

题图:黛尔芬·弗乐瑞博士供职于阿德莱德大学下辖的植物基因中心。ABC News: Simon Royal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