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独立视频游戏开发者进军增长中的亚洲市场

澳大利亚本土游戏《天天过马路》(Crossey Road)已在诸多国家发行本地化的版本。- Supplied: Hipster Whale
澳大利亚本地游戏产业蓬勃发展。但在本地市场仅能提供有限回报的情况下,一些游戏开发工作室正向海外市场寻求回报增长。

澳大利亚本地游戏产业蓬勃发展。但在本地市场仅能提供有限回报的情况下,一些游戏开发工作室正向海外市场寻求回报增长。

在一间位于南墨尔本区(South Melbourne)被平常的灰色墙壁装裹的工作室里,一些澳大利亚最成功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和发行人正在紧锣密鼓的工作当中。

这座建筑里有一个“游乐场工作室”——这一协作工作区已成为澳大利亚独立游戏产业的精神家园。

游乐场工作室初创于2013年,那时,一连数家在澳大利亚设立工作室的外资游戏开发公司关停,裁掉了数百名员工。游乐场工作室的创立成为了对当时游戏产业变革的回应。

“澳大利亚的游戏产业对在澳设立商店的AAA游戏公司来说一直是一个很棒的资源,这是由于这些公司在澳大利亚开发游戏的成本较低,” 莉希·凯恩(Lisy Kane)说。(译者注,AAA在电子游戏产业中是指,高开发预算、高宣传投入、并获得专业评论一致高度评价的游戏。)

“很不幸的是,我们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开始看到那些大型游戏开发商的倒闭。”

“我们成为了昂贵的员工。”

凯恩女士是一名来自独立游戏工作室极客联盟(League of Geeks)的制作人,这支团队所打造的游戏《阿门罗》(Armello)是一款数字桌游,允许玩家在激烈的角逐中成为游戏中王国的国王或王后。

她表示,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一个新的独立游戏产业应运而生,而墨尔本则是这一新兴产业的根据地。

“在墨尔本,新兴的独立游戏产业是游戏产业留下的一个幼小而旺盛的生命,到现在,游戏开发产业的50%都在墨尔本。”

失去工作的制作人、程序员和设计师们独自寻找制作游戏的机会,游乐场工作室是一个能让他们有机会分担租金、分享资源甚至分享职员的工作空间。

莉希·凯恩是今年唯一一位跻身30位30岁以下游戏俊杰名单的澳大利亚人。- Supplied: Lizy Kane
莉希·凯恩是今年唯一一位跻身30位30岁以下游戏俊杰名单的澳大利亚人。Supplied: Lizy Kane

“墨尔本的游戏开发现象十分注重协作,”极客联盟的联合创始人兼总监布雷克·弥兹(Blake Mizzi)说。

“我们很多时候都一起工作,而不是表现得很保密。我们经常彼此分包工作给对方公司,分包工作给对方公司的职员,而且我们共享许多信息。”

“我认为我们之间互通和诚恳的对话帮助推动我们的品牌向前发展。”

《阿门罗》自其2015年发行后吸引了众多粉丝和好评。但对于澳大利亚本土制作的游戏来说,真正的成功取决于它的国际影响力。

这是一个国际化的行业

“市场都在海外,”弥兹先生说道,“如果我们把目光聚焦在‘极客联盟’的话,[你会发现]澳大利亚市场在我们的市场基础上只占3%至4%的比重。”

“我们的品牌在海外更广为人知。”

这一现象和墨尔本本地游戏发行商“惊喜攻击”(Surprise Attack)所面临的格局类似,该公司总裁克利斯·莱特(Chris Wright)说。

“在优质的电脑游戏或电视游戏方面,北美占据了约30%至40%的市场份额,欧洲占据了越30%至40%的市场份额,而持续增长的亚洲市场的市场份额占据了剩下的三分之一。”

而放眼看去,增长最高的市场非亚洲市场莫属,尤其是中国市场。

“目前,我们作为游戏发行商的20%至25%的市场在亚洲,而中国占据着绝大多数的份额,”莱特先生说。

“日本和韩国同为重要的市场,但这两个市场基本上是静止的。”

“三年前,中国甚至都不在我们的市场列表上,但如今,中国对我们来说已成为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二大的市场。”

摆放在时髦鲸鱼墨尔本办公室的周边商品。- ABC News: Kim Jirik
摆放在时髦鲸鱼墨尔本办公室的周边商品。ABC News: Kim Jirik

克莱拉·黎弗斯(Clara Reeves)是游戏工作室“时髦鲸鱼”(Hipster Whale)的总裁,该工作室以其旗下的热门游戏《天天过马路》(Crossy Road)而为人所知。玩家们在游戏中可以通过控制一只小鸡来进行不明智地横穿一条无限忙碌的街道。

黎弗斯女士表示,亚洲市场是该公司业务成长的关键因素。

“那些尚未考虑他们在亚洲的影响力以及如何可以在亚洲市场表现更好的公司,隔绝了它们自身和一个庞大的潜在市场之间的联系。”

“哪怕你只拥有一点点的中国市场占有率,那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极其重要。”

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游戏消费市场

2016年,视频游戏产业的盈利超过1000亿美元。报告指出,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了该行业盈利的最大来源地。

“根据诸多不同的报告…… 中国在去年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游戏市场,”来自北京游道易游戏发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亨利·方(Henry Fong)说。

“如果来分析一下,现在……苹果应用商店里游戏盈利的30%来自中国。然而五年前,在2012年,来自中国的盈利只占3%。”

“中国市场的确在过去五年扩大了十倍,而且它依然处于极快地持续增长阶段。”

澳大利亚的游戏开发者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中国当然是一个重要的新兴市场,”极客联盟公司的布雷克·弥兹说。

“我最近去了中国…… 当我看到那个巨大的市场以及相当快速的开发,我感到惊讶极了。”

极客联盟的联合创始人布雷克·弥兹在他位于游乐场工作室的办公室里。- ABC News: Kim Jirik
极客联盟的联合创始人布雷克·弥兹在他位于游乐场工作室的办公室里。ABC News: Kim Jirik

对于想要打入中国市场的澳大利亚游戏开发者来说,他们要做的不只是翻译,更重要的是符合中国的行业管理条例并由一家中国本地的发行合作伙伴。

“这个过程的操作相当有难度,”弥兹先生说,“这意味着要找到一个在中国当地的合作伙伴。”

他表示,他们的游戏《阿门罗》目前只能在未经规定的数字分销平台上找到。

“现在我们还没有获得中国文化部的批准,我们目前处于等候文件审核的阶段。”

北京游道易网络文化有限公司是帮助澳大利亚游戏开发者在中国获得发售许可资质的中国发行公司之一。方先生说,除了操作行业管理条例以外,澳大利亚的游戏需要进行修改以吸引中国玩家。

“重新想象、重新开发、重新制作许多插图以及重编游戏情节占据了大量的工作量,”方先生说。

游道易总裁亨利·方出现在游乐场工作室的开放日现场
游道易总裁亨利·方出现在游乐场工作室的开放日现场。ABC News:Kim Jirik

当他们着手实现澳大利亚游戏《命运之手》(Hand of Fate)在中国市场的本地化时,方先生说他们改编了叙事方法并邀请本地声优录制了全新的对话。

“当中国玩家进入游戏,会感受到这款游戏是为中国玩家而设计的,而不只是后期制作出的汉化版。”

“能够让你的游戏玩家感到沉浸并享受玩你的游戏的因素包括环境、文化、语言、神韵和配音,而这一切都需要游戏开发者对不同地区的玩家文化有更为深入的了解,从而才能把它做好。”

但是方先生强调,制作一款在国际范围内成功的游戏的第一步是制作一款好游戏。

“游戏本身是一切可能性的起点,”他说,“我认为澳大利亚的游戏开发者们的独特之处是他们的创造力。中国游戏开发者在系统制作、货币化和元游戏方面的素质是极好的,因为这是他们解决生计问题所必需要做的,这是他们赚钱的方式。”

“但当提及创造力和游戏的可玩性这两个方面,我认为澳大利亚的独立游戏产业的从业者们的能力的确是无与伦比的。”


题图:澳大利亚本土游戏《天天过马路》(Crossey Road)已在诸多国家发行本地化的版本。- Supplied: Hipster Whale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