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是科学研究的关键动力

Early- and mid-career researchers discussed the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of pursuing a career in science.
Early- and mid-career researchers discussed the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of pursuing a career in science.

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科学研讨会(Australia Indonesia Science Symposium)汇聚了诸多处于早中期职业生涯的科研人员,讨论追求科研职业生涯的机会和挑战。

该研讨会于11月28日至12月1日期间,在堪培拉的Shine Dome这座澳大利亚科学院标志性建筑内举行。今年是该研讨会举办的第一年,希望这将鼓励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科学家之间开展更多的合作和知识共享,并加强这两个邻邦之间的联系。

科学是Dr Nana Saleh激情所在,因为每天都有机会获得新的答案。
科学是Dr Nana Saleh激情所在,因为每天都有机会获得新的解决办法。ABC: Suzannah Lyons

Nana Saleh博士是印度尼西亚青年科学院(ALMI)的秘书长,同时也是哈萨努丁大学的一名教职人员。

 “科学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激情的领域,因为你每天都会获得新的解决办法” ,她说。

 “实际上,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工作,因为……一个解决办法会引出更多的疑问,所以对我来说这真的非常令人迷人。”

 “Saleh博士说,在印度尼西亚搞科研要面临的挑战之一是用于开展科学研究的基础设施,在澳大利亚,科学家们把诸如这类基础设施的很多事情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而在这方面印度尼西亚的情况没有澳大利亚那样发达。”

 “当你来到印度尼西亚,尤其是当你不在研究中心,而实际上是在一所基础大学 (特别是在Java岛以外,因为我们来自印度尼西亚的东部) ,基础设施的条件不是很好。”

 “很多事情正在朝着我们梦想的方面改变,但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政府的强烈意志,看到赋予我们的科学家力量的重要性” ,她说。 “没有哪个先进的国家是不鼓励科学,而获得社会繁荣的。"

Saleh博士认为印度尼西亚与其最近的邻国澳大利亚的关系有助于这个梦想的实现。

 “我们需要向澳大利亚学习,澳大利亚当然也会从我们这儿学到东西。”

 “科学的合作实际上没有国界的,科学是普遍的语言,所以我们需要将其推进发展” ,她说。

 “对于一个多元化的印度尼西亚来说,批判性思维真的很重要。”

对于Drew Evans副教授来说,科学代表着能够带他到达任何想去地方的一种教育
对于Drew Evans副教授来说,科学代表着一种能够带他到达任何想去地方的教育 Supplied: Associate Professor Drew Evans

Drew Evans副教授

Drew Evans副教授是澳大利亚中早期职业生涯研究员论坛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他工作于南澳大学。

 “学生时代,我实际上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他说。 “科学代表着一种基础教育,可能带我到任何我想要去的地方。 "

尽管科学教育提供了自由,但Evans副教授认为,在澳大利亚追求科学事业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不知道所存在的众多机遇。

 “我是从从事相当基础工作的博士研究做起的,然后我进入行业内工作,进入制造业” ,他说。 “然后从那里又回到大学领域。”

许多学习科学的毕业生会认为这是一种奇怪的职业途径,因为他们在头脑中设定的是一种学术生涯。 Evans副教授说,我们需要质疑这些假定。

 “它打破了这些刻板印象,理解科学以及科学和工程学的方法,让你有良好的条件,去从事一系列的事情” ,他说。

“它正在改变科学家应该做什么的基本理念。”

他希望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科学研讨会的主要成果之一是增强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年轻研究人员之间的对话,进而在未来开展更加正式的合作。

 “对我来说,关键在于创建一个共同的环境并认识到我们是同舟共济” ,他说。 “因为[如果]你找到相处得来,搭档得好的人,那么你会总是找到一种方式与他们合作。 “

Aysha Fleming博士从事科研工作的初衷是想要改变世界。
Aysha Fleming博士从事科研工作的初衷是想要改变世界。ABC: Suzannah Lyons

Aysha Fleming博士是2016年出席印度尼西亚美国科威尔前沿科学研讨会 (Indonesian-American Kavli Frontiers of Science Symposium) 澳大利亚代表团的领队,同时也是澳大利亚联邦科工组织(CSIRO)专注于气候变化的社会科学家。

Fleming博士之所以成为了一个科学家是因为她想改变世界。

 “我真正的挚爱在于能够看到明显的影响和变化”,她说。 “你知道你真的对世界作出了贡献。”

在科学生涯中她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资金的获得。

Fleming博士说:“我的许多工作都需要考虑气候变化之外的相关事情,以及一般的可持续性或其他类型的联系。”

 “当你对某事有真正的激情,你想要相当直接地去追寻它,但由于资金问题,你面临诸多障碍,那就非常难了。”

她认为,拨款审批小组中有处于中早期职业生涯的研究人员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因为你会开始看到更多不同项目获得资金拨款。

 “参与[决策]讨论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对初入行的人来说,尤是如此。” ,她说。 “现在仍然认为,你必须证明自己,才能来参与,但我认为,我们参与其中后,我们可以证明自己。”

Fleming博士表示,像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科学研讨会这类活动的好处是可以将不同背景的人士汇聚一堂,因为绝好的新想法都是通过多样性产生的。

“要不是这次活动,我们是不会见面相识,不会见到这么多从事不同学科、来自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的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