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埃斯佩兰斯粉红湖褪色 游客困惑小镇身份面临危机

老照片中的粉红湖呈现出泡泡糖般粉红色的湖水,这是令它闻名的原因。Supplied: Merve Andre
老照片中的粉红湖呈现出泡泡糖般粉红色的湖水,这是令它闻名的原因。Supplied: Merve Andre

当游客们抵达埃斯佩兰斯(Esperance),他们会径直走向粉红湖,那个令西澳州南部海岸闻名的地方。

他们沿着粉红湖大道(Pink Lake Road )驾车前行,途经粉红湖自助洗衣店(Pink Lake laundromat)。

在半路上,他们抵达粉红湖肉店(Pink Lake butcher),许多人甚至会在粉红湖房车营地(Pink Lake caravan park)中住宿。

但是当他们进入瞭望台后,问题来了。

“它不是粉红色的!”本地居民克利斯·波普(Chris Pope)说。

“无论何时,只要有人来到这个瞭望台,都会有这种普遍的想法。”

由于埃斯佩兰斯粉红湖深受人们喜爱,当地的生意人们用它来建立他们的品牌。
由于埃斯佩兰斯粉红湖深受人们喜爱,当地的生意人们用它来建立他们的品牌。ABC Goldfields-Esperance: Christien de Garis

最近,一直住在当地的这位居民在网上发帖建议小镇更改粉红湖的名字后,他在社区中开始了一场激烈的辩论。

在粉红湖的瞭望台上,来往的游客走进去,上看下看,低头看地图,又带着疑惑抬起头来,然后环视四周寻找粉红湖的踪迹。

“我们以为会看到粉红湖,但它不像我们期待的那么粉,”来自珀斯的游客迈克(Mike)说。

“有点失望。我们在想自己是不是去错了地方。”

“[我们]盼着看到一个美丽的粉红湖,[我们]听过一些关于粉红湖的很不错的描述,在照片社交网站Instagram上看过的所有照片都很棒。”

位于埃斯佩兰斯的粉红湖多年来一直在吸引游客。
位于埃斯佩兰斯的粉红湖多年来一直在吸引游客。Supplied

旅游业领导者倡议为粉红湖改名

诸如此类的评论正在引起当地旅游业领导者们的担忧。

游客们普遍地把粉红湖和极富魅力的希利尔湖(Lake Hillier)混淆。希利尔湖位于中央岛(Middle Island),从埃斯佩兰斯搭船有6个小时的水上路程。

今天的粉红湖是白色的,这个曾经闻名的景点还在引起游客们的困惑。ABC Goldfields-Esperance: Christien de Garis
今天的粉红湖是白色的,这个曾经闻名的景点还在引起游客们的困惑。ABC Goldfields-Esperance: Christien de GarisABC Goldfields-Esperance: Christien de Garis

最近,得益于近期在网络上有数百万浏览量的航拍照片和视频,水色呈亮粉色的希利尔湖的国际知名度持续猛增。

埃斯佩兰斯旅游局主席韦恩·哈尔利德表示,该组织曾游说西澳州土地厅(Western 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Lands)移除所有官方文件上对粉红湖这一名称的引用,并使用其原来的名字代替粉红湖的用法。

“我们正在寻找将粉红湖的名称恢复至其原本的名字的方法,那个在过去通常见诸报端名称叫作斯潘塞湖(Lake Spencer),”哈尔利德先生说。

“我们正持续不断地收到人们对粉红湖和位于中央岛(Middle Island)的希利尔湖的位置方面的查询和困惑。”

对于为变化的环境所迫而要站稳脚跟,却又不得不对困惑不解的游客提供模棱两可的解释的本地民众来说,给粉红湖更名这件事早就该做了。

“人们来到这里期待的是看到那种像泡泡糖一样的粉色湖面,但湖水真实的颜色和他们的期待相去甚远。因此,我们绝对应该重新提到它的原名,斯潘塞湖(Lake Spencer),”波普先生说。

早期在粉红湖进行的采盐工作改变了粉红湖的天然生态系统。Supplied: Merve Andre
早期在粉红湖进行的采盐工作改变了粉红湖的天然生态系统。Supplied: Merve Andre

湖水的颜色改变:采盐和修路为人诟病

一些生态保护专家认为,多年前公路和铁道的修建注定了粉红湖的命运。他们认为,公路和铁路阻止了天然水流入盐湖系统。

高含盐量的湖水是支持绿藻类植物生存的必要条件,而绿藻类植物可产生与形成胡萝卜颜色的同一种色素,贝塔胡萝卜素(β胡萝卜素,beta-carotene pigment)。这种色素是导致湖水可以呈现出粉红色的根源。

“由于渠道的缺失,这些盐分无法被冲入粉红湖中,这导致粉红湖的湖水不再呈现出粉红色了,”西澳州政府生态保护专员史蒂芬·巴特勒尔(Steven Butler)说。

尽管粉红湖中的湖盐开采工作早已关停,但这依然是导致湖水不再呈现粉红色的原因之一。

粉红湖能重现其往日风光吗?

尽管有声音呼吁为粉红湖改名,但是当地民众倾向于重现他们深爱的粉红湖的光彩,而且从未放弃过这一心愿。

“我们应该研究一下使其恢复的可能性,看看能否令其重现出粉红色,”波普先生说。

来自新加坡的妮可(Nicole)表示,一个关于粉红湖往昔经历的解释说明同样是有帮助的。

“我认为我们应该谈谈粉红湖发生了什么,找出粉红湖经历了什么,然后告诉人们为什么它的颜色不再是粉红色了,”她说。

史蒂芬·巴特勒尔表示,流入粉红湖的天然水流中的含盐量降低了,但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ABC Goldfields-Esperance: Christien de Garis
史蒂芬·巴特勒尔表示,流入粉红湖的天然水流中的含盐量降低了,但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ABC Goldfields-Esperance: Christien de Garis

巴特勒尔先生表示,解决办法可能就在于工程学以及让自然水流和必须的盐分重新流入湖中。

“盐分的累积很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但我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他说。

他承认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是昂贵的,而且还需要社区和政府作出坚定的承诺。

然而,人们有足够的希望去保留粉红湖现在使用的名称。


题图:老照片中的粉红湖呈现出泡泡糖般粉红色的湖水,这是令它闻名的原因。Supplied: Merve Andre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