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南极激发的澳大利亚女科学家

桑德拉·科尔布勒尔(Sandra Kerbler)在南极洲。她是在科学考察船上第二年轻的科学家。 Supplied Melissa Häfner

桑德拉·科尔布勒尔是全球76名女科学家组成的团队中的一员。这些科学家被挑选参加首个“返航”领导计划和南极项目。桑德拉与“澳洲佳”分享了她的行程及启发她参与的灵感。

我有相当不同寻常的背景 : 我的母亲是马来西亚华人,我的父亲则是奥地利人。

我成长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澳大利亚。 [当时,]我不想在学校里与其他孩子有所不同。这也就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我还不能讲粤语或德语的原因(我对没能学习[这些语言而]深感遗憾)。

但随着我不断长大,我学会如何鉴赏我所拥有的独特文化遗产。真的,我有拥有两个世界中最好的[元素]!

追求科学事业

我一直对大自然充满热情。在我成长过程中,我想成为另一个[英国BBC知名纪录片主持人及自然学家]大卫·爱登堡(David Attenborough),所以我的目光就盯在了成为一个生物保护学家身上。

然而,直到我开始在位于珀斯的西澳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就读本科学位时,我才意识到生物多样学是什么。所以最终我毕业于一个双学位:植物学和遗传学的科学学士。

目前,我即将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植物能源生物学卓越研究中心(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Centre of Excellence in Plant Energy Biology)完成我的生物化学博士学位。 

我的研究旨在了解寒冷的气温对植物生长和新陈代谢带来怎样的影响。通过了解温度变化如何对这些过程带来影响。我们希望研发出更能耐气候变化的农作物品种。

桑德拉·科尔布勒尔与她实验用的阿拉伯芥(Arabidopsis thaliana)植物来研究植物对它们周围环境中的低温的反应。
桑德拉·科尔布勒尔与她实验用的阿拉伯芥(Arabidopsis thaliana)植物来研究植物对它们周围环境中的低温的反应。Supplied: UWA Centre for Learning Technology

参加“返程”项目

“返程”项目是个以南极洲作为背景,为女科学家专门设立的领导力和战略计划项目。

在航行到南极之前一整年,该计划进行过三次心理测试,以了解我们的个人领导风格、我们首选的学习风格以及我们如何在日常情况下使用我们的“情绪智力”(emotional intelligence)。

这个活动还鼓励参与者在不同的项目上开展合作。这是一个结识其他令人难以置信女性的很好方式,并将我们的领导技能付诸实施。我是教育/外展项目组的一分子。这个项目集中鼓励学生通过导师和科学项目开发我们的领导技能。

在环绕南极半岛20天的航程中,我们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具有建设性的领导者,如何策略性地制定计划,如何在科学家和非科学家面前变得更有“曝光度”,并且如何更有效地在我们的科学研究领域展开沟通与交流。

我们也乐趣无穷!每天我们都会登陆一个岛或在南极大陆登陆,这是令人欣喜若狂的。我们去远足、滑雪橇、打雪仗,甚至我们中还有人去游泳!

那里除了有美丽的风景,野生动物也是一个绝对的亮点。没有任何可以与被20万只筑巢企鹅团团包围更难忘的事情了。不仅感官上[带来震撼],嗅觉上也是如此。

到南极洲旅行是学习和享受美景的航程。
到南极洲旅行是学习和享受美景的航程。Supplied Sandra Kerbler

在“返程”项目之前,我实际上相当悲观地看待我在学术界取得成功的机会。

对于所有的博士生来说,只有0.45%的毕业生能达到教授级别。而对于女性来讲,这个数字甚至更小。

“返程”项目让我感到了一种新的希望。来自世界各地的75名令人难以置信的女科学家,所有人都工作在非常不同的领域,他们也在非常不同的职业阶段。 这真是鼓舞人心。

“返程”项目给了我一个女性交流网,我可以从中获得建议、支持及专业知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从中可以获得合作带来的好处。

我们目前的项目包括提高对科学中性别不平等的认识,并落实战略鼓励更多妇女留在我们大学和工作场所的科学领域。

来自世界各国的76名女性科学家团队登上乌斯怀亚(Ushuaia)号船。
来自世界各国的76名女性科学家团队登上乌斯怀亚(Ushuaia)号船。Supplied Sandra Kerbler

让女性留在科学领域

在高端科学[研究]领域,女性的代表性不足,然而她们却能为我们的世界做出更多的贡献。

事实证明性别平衡的多元化团队能更有效,能承担更多风险,也能更有效地解决问题。

如果我们要解决世界面临的问题,人类需要所有的创造力、脑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因此至关重要的是妇女在最高级别的领导层,特别是在科学领域中要有平等地位。

虽然在科学研究职业道路的起点上女性和男性数量大致相当,但在职业生涯进入到教授级别的时候,这时就存在着深刻的性别不平等了。妇女只占最高端科学家[总数]的10%至15%而已。

就像激发女孩和妇女对科学的兴趣一样,这也是一个如何留住那些已经步入科学研究生涯人士的一大难题。

在职业生涯发展中,妇女面临着特殊问题。这包括育儿产假、兼职合同为主和无意识的偏见。然而,通过诸如“返航“项目等类似的培训计划来建立起人们对这些问题的认识,以希望我们能够努力实现男女在科学及其他领域有着平等代表。

桑德拉·科尔布勒尔(Sandra Kerbler)是位于珀斯的西澳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植物能源生物学卓越[研究]中心的博士候选人,在西澳大利亚州珀斯大学。

欲阅读更多的类似故事,请加入澳洲佳中文版在脸书Facebook及微信、微博上社媒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