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和他们手上的屏幕:我们是否正培养一代不快乐、没有坚韧不拔韧性的青少年?

青少年中智能手机的使用可能对他们的心理健康带来影响。
青少年中智能手机的使用可能对他们的心理健康带来影响。

当今的青少年开车少了,开始喝酒的年龄推后了,同时性生活开始得也晚了。 听起来不错,对吧?

 “喝酒、进行性生活以及开车的青少年更少,他们就会更安全,” 美国圣地亚哥大学(San Diego University)心理学家珍・图温吉(Jean Twenge)博士告诉《夜线》(Lateline)节目,他们之中会受伤的人更少。”

但是,图温吉博士却说这可能听起来像是在进步,可能实际上显现出会给当代青少年带来伤害的更大的趋势。

图温吉博士是几位向世人呈现出她所说的“iGen”所面对问题的专家之一。“iGen”指的是1995年后出生,很“谨慎”的一代青少年。 

她是本周二(9月19日)在《儿童发育》(Child Development)期刊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文章的主要撰稿者。这项研究指出当今的青少年成长得越来越慢,与以前几代人相比,他们在诸如饮酒、开车和性爱等方面的兴趣都来得更迟一些。

在对1976年至2016年期间对800万13-19岁的美国人进行的七次大型调查展开分析后,这项研究提出目前出现了一个广泛的文化转变,并指出这一趋势可能与网上在线时间显著增加有关。 

他们避免与同龄人面对面的互动,同时推迟进入劳动力市场,不太喜欢冒险行为。当代青少年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培养个人认同感和顺应力(resilience,或韧性)。一些专家认为个人认同感和顺应力将会帮助他们过渡进入成年人阶段。

这一结果可能会对精神健康产生影响。

“一项全国大型筛查研究发现在2011年至2015年间,临床级别的抑郁症增涨了50%,” 她说。 “在同一时期,自杀率也有所上升。”

“这就是大多数人获得智能手机的那一时刻,而且从只有某些人每天花上六到八小时做的事情变成了几乎所有青少年都做的普遍的事情。”

图温吉博士最近的一本新书《iGen:为什么当今处于超级互联世界中的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越来越不叛逆,更加容忍、更不快乐,-完全对步入成年期没有准备-这对我们其他人又意味着什么》(iGen: Why Today's Super-Connected Kids Are Growing Up Less Rebellious, More Tolerant, Less Happy — and Completely Unprepared for Adulthood — And What That Means for the Rest of Us)集中了她的研究和对美国青少年调查的结果。

最近,《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摘录了这本书中的部分内容,并配以世界末日般的醒目标题《智能手机是否毁掉了一代人?》(Have Smartphones Destroyed A Generation?

“果然,在手机上、屏幕、社交媒体上花费更多时间的青少年更有可能会抑郁,更有可能不开心,” 图温吉博士告诉《夜线》节目。 

“所以,似乎在智能手机与诸多精神健康问题之间有一种联系。这不仅显示着变革的时代,也展现出青少年是如何感受的。”

(英文视频采访:对作者珍・图温吉(Jean Twenge)的采访。Lateline)

专家:年轻人的顺应力是一大担忧

在澳大利亚,类似的趋势也出现了。 一份由澳大利亚布道会(Mission Australia)和黑狗研究所(Black Dog Institute)联合撰写的报告于四月份推出。这份报告基于五年来的调查结果,发现四分之一的青少年符合患有“很可能是严重精神疾病”的标准

如果你或任何你认识的人需要帮助,请拨打:

  • 生命热线(Lifeline )13 11 14
  • 儿童帮助热线(Kids Helpline )1800 551 800
  • 澳大利亚男士热线(MensLine Australia )1300 789 978
  • 自杀回电服务(Suicide Call Back Service )1300 659 467
  • 全国抑郁症协会“超越抑郁”(Beyond Blue)1300 22 46 36
  • 心境热线(Headspace)1800 650 890

“我们看到焦虑(anxiety)与抑郁(depression)以及自残(self-harm)明显增加,” 心理学家和报告撰稿人迈克尔·卡尔-格雷格(Michael Carr-Gregg)博士告诉《夜线》节目。

他指出,澳大利亚也出现了成人期推迟的类似问题。那些被溺爱的年轻人没有得到培养顺应力的机会。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面对过逆境与挫折,因此缺乏克服逆境、保持坚韧的能力。” 他说。 “在你的卧室,不会有太多的逆境。” 

他说像Instagram和脸书(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也是问题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们从研究中了解到,你对[社交媒体上]这些事情看得越多,你就越有可能自我客体化(self-objectify,也被译为自我物化),觉着没有自我价值,会把自己与别人比较。这大大降低了你闯荡世界、体验人生的自我价值感和自信心。”

图温吉表示不要太重视个人自由

两位专家都指出青少年日益孤立的状况,青少年花更少的时间与朋友外出进行社交活动,花更多的时间进行数字化沟通。

图温吉博士说一个佐证就是青少年传统的成年仪式:获得驾照也被推迟了。

“对于前几代人来说,特别是婴儿潮一代(baby boomers)和X一代 ......这是16岁时必做之事。在你可以获得驾照的那一刻,你就去获取它。”

“这就是为什么对我来说感到特别吃惊的是当这些iGen的年轻男子[告诉我]‘我没有得到驾照,因为我的父母没有急着催我这样做’,这与前几代青少年的态度正好完全相反。”

据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交通专业的讲师亚历克莎·德勒波斯科(Alexa Delbosc)介绍,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青年人获得驾照的比率也出现类似的下降。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统计,在澳大利亚,15至19岁之间的有薪工作也是如此,从1981年的54%下降到今年的44%。

能做什么呢?

卡尔-格雷格博士说父母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们不能过度保护他们青少年孩子。他说父母不该做孩子们他或她自己能做的任何事情。

“作为父母,我们需要做的是让我们的年轻人面对一些逆境,培养韧性、顺应力,” 他说。

图温吉博士说其中一些新兴的趋势是积极的,但是社会将需要在未来10年内对其进行密切关注。”

“我们必须拭目以待,当这些年轻人上了大学,当他们得到了第一份工作时,他们就能拥有足够的独立经验,并做出自己的抉择。”

(题图照片:青少年中智能手机的使用可能对他们的心理健康带来影响。Flickr: lep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