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证实土著人与澳洲有着久远漫长的联系

土著民与土地保持着5万年的持续联系。
土著民与土地保持着5万年的持续联系。

被盗土著世代的成员可能终于找到一条回家的路。这要感谢一项最新研究。此研究揭示澳洲土著DNA的差异可以与特定地理区域相连接。

该发现是根据1928到1970年代之间多次考察期间从土著人头发样品中发现的线粒体DNA进行分析后得出的。

近日,这个DNA分析报告刊登在了《自然》(Nature)杂志之上,再一次证实现代澳大利亚土著人是5万年前澳大利亚与新几内亚大陆相连时一支创始人群的后裔。

然而,澳大利亚远古DNA中心的首席研究员艾伦·库珀(Alan Cooper)教授说,这项研究显示第一批[来到澳大利亚大陆的土著]人很快走遍了澳大利亚西部和东部海岸,约 2000年后他们在澳大利亚南部的某个地方汇合。

分析表明,一些人口在[澳大利亚]大陆范围内迁移期间停留在特定地点,并且打那时之后一直定居当地。他们与当地的关系长达5万年。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环绕澳大利亚非常明显和独特的基因类型模式。这很清楚地表明土著民没有 [从这些地区] 移开,”库珀教授说。

“澳大利亚在整个大陆长期的基因遗传史方面与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同。”

从头发重现人文遗产

研究人员分析了111个头发样本中的线粒体DNA(mitochondrial DNA)来追朔母系祖先。这些样本最初是得到同意从许多被迫迁移到昆州瑟堡(Cherbourg)和南澳库尼巴(Koonibba)和皮尔斯角(Point Pearce)的土著社区家庭中收集的。

南澳博物馆收集了超过5000份头发样本,这还包括相关文化、语言、家谱和地理方面的数据。这些数据源于1928年至1970年代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人类学研究委员会(Board of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开展的多次考察。

这项研究报告的合作撰写者莱斯利·威廉姆斯(Lesley Williams)是一位来自昆士兰州瑟堡的土著女性。她是该项目的主要顾问,也是一位头发样本捐献者的外孙女/孙女。

她说这项研究提供的定居图是一个“绝对重要的发现”。

“很多非土著人说我们[土著人]不在这里,这确定了我们一直在说的真理。”

威廉姆斯女士说,重要的是,在为这项研究研发出适当的文化和伦理框架方面,土著民发挥了重要作用。

DNA分析是在捐献者或其后代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这一研究结果在公开之前也与这些家族举行了面对面的讨论。

“对于我们与社区对话,这是一个如此敏感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要以一种非常尊敬的方式进行,”威廉姆斯告诉澳广广播时事节目《AM》。

“土著人能够参与,不仅参与,他们还给予了同意,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威廉姆斯说,这项技术将帮助那些遗失记录或记录遭毁坏的被盗世代(Stolen Generations)成员追朔他们的家庭和他们所出生的具有文化底蕴的土地。

建立与土地相连的图片

人类学研究委员会在1927年和1965年之间访问了许多地点。
人类学研究委员会在1927年和1965年之间访问了许多地点。Supplied: SA Museum Archives

该研究建立在去年在《自然》杂志上刊登的一项对83名澳大利亚土著人的基因组进行测序的论文之上,最新研究还使用了去年论文的数据。

其他发现还有:早期文件显示,生活在沙漠条件下的土著人可能已发展了独特的生物适应能力,以[使他们能]生存在干旱条件之下。

库珀教授说,这项最新研究让这一结果更得以被理解。

“[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看到的是[土著人]很长期地存在于这一地区,”他说。

“如果你在沙漠或热带地区或塔斯马尼亚州生活五万年的历史,那么大概你将经历世界上其他人类所未经历过的选择性的变化。”

“这就是土著人与其土地家园之间超自然联系的重要性。”

“他们一直在这片土地上休养生息了极长的时间,并经历了重大的环境动荡......所以他们的生存与在这片家园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为只有在那里,他们才知道如何面对这些极端气候,生存下来。”

重新证实几十年的研究,但仍需更多努力

来自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大卫·兰伯特(David Lambert)教授是去年那项研究的合著者。他说当前的研究“简单地使用现代基因组重新证实了数十年来的研究成果”。

但他不认为使用博物馆里的头发样本是调查在欧洲人定居之前土著人基因组多样性的最佳方法。

他说,这是因为头发样本年龄最大的也就是91岁,而欧洲人定居澳大利亚已是229年前的事情。有证据表明[当欧洲人定居后],澳大利亚土著人就开始被强行搬迁到其他地方。

“因此,在收集这些头发样本之前有138年的历史。那段时间在这些社区和这些人中可能会发生任何事情,”他说。

由南博物馆从澳大利亚各地土著群体中收集而来的人类活动的数据。
由南博物馆从澳大利亚各地土著群体中收集而来的人类活动的数据。Supplied: SA Museum Archives

兰伯特教授说,众所周知的是光凭线粒体基因组还不足以回答许多这样的问题。

库珀教授,说自从这篇学术文章完成后,他的团队又分析了涉及另两个社区的30到40个头发样本。

他希望在未来两年内获得多达1,000个样本的结果。该团队今年还打算访问另外三个[土著]社区。

他说这项研究已扩展到调查与父系相连的核DNA(nuclear DNA)之上。

初步结果显示,来自不同地区的男性有着不同的DNA,但也表明[土著]男子迁移得更广更多。库珀教授说这符合传统仪式和婚姻模式。

(封面照片:土著民与土地保持着5万年的持续联系。 Getty Image:sebastianbour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