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发射: 澳中学生在NASA工作中负重任

扎卡里(   Zachary 左 )和卡罗(Carlo 右)
at night
十年级学生扎卡里( Zachary 左 )和卡罗(Carlo 右) 为送往空间站的实验做了设计工作。

这是可不是一般的学校过夜(sleepover),这是凌晨2点的一个现场火箭发射娱乐。一群中学生在他们学校图书馆里露营,并有一个特别的理由感到兴奋。

这枚商业的SpaceX的火箭,为企业家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拥有。[火箭]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卡纳维拉尔角 (Cape Canaveral)基地被发射出去, 和火箭同时启程的,还有一系列由澳大利亚中学学生设计的实验。

昨晚在悉尼西区的东赛德科技中学(Doonside Technology High School),学生们在他们的睡袋中,彻夜不睡,等着在今日凌晨2:31,观看NASA 的电视频道在网络上同时直播的发射实况。

随着发射的时间越来越近, 在佛罗里达时间下午12:31, 孩子们边看大荧幕上的太空电影《火星人》, 一边在玩国际象棋、 优诺牌、尽情吃着糖果。

这可是大卫·索里亚诺(David Soriano) 第一次不在自己的家中过夜。他的父母送他到学校时,紧张地给他好多拥抱。

“他们很兴奋,也有点担心,作为父母这很正常, [周围]也很黑,但你要知道,这就是父母的爱,” 13岁的大卫这样说道。

“一生中难得的经历”

当时针指向凌晨2点时, 东赛德图书馆里的氛围是动力十足的。

学生们在望着NASA的科学家宣布起飞准备就绪时,表情都无比庄严。

“各就各位,” NASA科学家在凌晨2:30时宣布。

随着在佛罗里达的倒数开始, 在东赛德图书馆里的孩子也应声附和着。

这项为了让太空旅行更便捷的项目,一直有学校的在参与, 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最后对火箭发射的反响是让人欣喜若狂的。

在火箭升空的那一瞬间,巨大的雀跃声在图书馆里回荡。

8年级生哈里森·特里(Harrison Tri)说, 这是一生中难得的经历。

8年级生哈里森·特里和同学们凝视星空。

“能看到现场实况是非常兴奋的, 看着火箭发射让人觉的你就在现场, 虽然你人在世界的另一端, ” 哈里森说。

“我非常高兴,” 12岁的塔利亚·布什说 (Tahlya Bush)。

“没有很多中学有在学校过夜的安排,但是我觉得如果每间学校都这样组织会很有趣。”  

孩子们给NASA最优秀的人提供帮助

东赛德科技中学是澳大利亚7所中学里,将编码实验送入太空的其中一所学校。这些实验将最终由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里完成。

11年纪学生布兰登·巴格达尔(Brendan Bagdar)使用苹果手机应用软件来观星座。

[东赛德科技]中学在这个项目上赢得了一个令人垂涎的 [参与] 机会,这项计划由澳大利亚的创业公司设计的项目,也被称作是多维太空计划 (Cuberider Space Program)。

这些编码存储在一个小型计算机上, 由被称作树莓派(Raspberry Pi)的传感器组成, 由慈善扶轮社 (charity Rotary)捐赠。

东赛德科技中学的实验部分包括比较地球、平流层还有国际太空站三处的温度、光强度和气压,以及测量地球和太空的磁场线还有其他的一些测量工作。

“我们送出了一个叫树莓派的芯片,我们将它编程,来探测像紫外线,红绿蓝光等这样的传感器,” 哈里森说。

“在飞船上,宇航员们每人都有一模一样的树莓派芯片。他们会启动编程系统,收集我们实验需要的数据。”

“我们的结论可能会帮助未来的科学家和宇航员们创造很多东西,说不定哪一天甚至能拯救生命。”

rocket
SKY CLOUD
航天器就像是一辆货车,任务是向国际空间站提供货物。AP: John Raoux

学生设计了他们自己的项目

其他的六所新州的中学, 其中包括几所小学,也把他们的实验通过SpaceX火箭上发送到国际太空站上。

这些学校包括布莱尔公立学校(Berala Public School)、布莱蒙特公立学校( Blairmount Public School)、卡苏拉中学(Casula High School)、 柯兰公立学校(Curran Public School)、埃德尔斯利公立学校(Elderslie Public School)、格兰维尔东公立学校( Granville East Public School ), 还有山顶路公立学校 ( Hilltop Rad Public School)。

其中的很多学校都特别照顾一些处境不利的学生。

lady portrait 
black and white jumper
东赛德科技中学的科学教研组长克尔提·舒卡拉 ABC News: Natasha Robinson

“我仍然记得[当初]在大会上被介绍给[学生]的情景,” 科学教研组长克尔提·舒卡拉 (Keerti Shukla) 说道。

“我要20个孩子能够成为一个团队。而我收到了超过了60多人的申请。孩子们自打开始就渴望做些什么。”

“这个项目需要孩子们使用到他们在各个学科里掌握的技能,数学、科学还有工程学,把它们融会贯通,创造出一个真正的、由真的宇航员完成的世界实验。”

“没有什么是有老师做的, 是货真价实的东西。所以从一开始就满是兴奋。” 

克尔提·舒卡拉拿着一张学生写的感谢卡片。

再过两周, 驻守国际太空站的宇航员就会向学生发回数据,他们可以就相关的发现进行分析。

“学生要试着去了解宇航员工作的环境,还有这将如何影响未来的航行,” 克尔提·舒卡拉说。

“简单来说, 就是要让太空旅行更便捷。”

题图注释: 十年级学生扎卡里(   Zachary 左 )和卡罗(Carlo 右) 为送往空间站的实验做了设计工作。由 ABC News: Natasha Robinson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