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50年代的模特讲述迪奥时装店中的生活

20世纪50年代,斯韦特兰娜·劳埃德(Svetlana Lloyd)就开始为富人和名人做服装模特。

她在进入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的精品店后,就迅速在这名法国设计师巴黎的店里被指定为模特。 每一天,她都会穿上最新的时装,给这件时装店有钱的客户们看。

上周,现年80多岁高龄的劳埃德女士在墨尔本出席了于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in Melbourne)举行的迪奥作品展。

她向晚间新闻节目《Lateline》讲述了这位时尚巨匠上世纪50年代在巴黎的生活以及60年前他的离世所造成的影响。

关于如何获得模特工作

迪奥先生有15名长期使用的模特,她们全年都在,每周工作五天,每天从下午三点工作到五点。而且他想要有不同身材、尺码、年龄和身高的女性模特。他不会在意她们是否是漂亮的女孩,只求她们有诱惑力,并且时尚。

我走进时装店,在我真正要求一份工作之前,我就在午餐时间被送到了楼上。

迪奥先生正和工作室设计总监雷蒙德·泽纳克( Raymonde Zehnacker)太太坐在一起,我问:“我现在要做什么?” 他说“走几步,再走回来”……然后我就那样做了。我下了楼,他们给了我第二天早上要找的理发师的信息,并对我说:“你两点半过来,做好准备参加三点开始的时装秀”。

1957年,穿绿色裙子的劳埃德女士和其他几名模特一起为LIFE杂志拍摄照片。
1957年,穿绿色裙子的劳埃德女士和其他几名模特一起为LIFE杂志拍摄照片。Supplied: 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关于克里斯汀·迪奥其人

他说话总是很小声。他的声音很小,声调有点高,而且他对手下的女孩子和模特们总是非常殷勤。他不想让我们太累或者有压力。

在那里的第一季你不会得到什么。如果你待到下一个季度,会允许你获得一套衣服,但不会是新的——不是你曾经穿过的就是其他人穿过的。当时这是巴黎的女装店中唯一一家支付加班费的。

我热爱工作。我在巴黎过得并不太好,因为当时对于一名模特来说,社交活动基本是没有的,因为这份工作被看作与卖淫无异。工作之余的时间是非常沉闷的。

1954年,克里斯汀·迪奥为他的明星模特维克图瓦(Victoire)调整扎伊尔礼服(Zaire dress)上的配饰。
1954年,克里斯汀·迪奥为他的明星模特维克图瓦(Victoire)调整扎伊尔礼服(Zaire dress)上的配饰。Supplied: 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Mark Shaw/mptvimages.com)

关于为名人试衣

迪奥先生大多数的客人都是私人客户,都是女士。她们每年会给自己两到三周的时间试衣服,因为每一套服装都是单独定制的,并且一定要亲自试,包括缝在衣服上的紧身胸衣。

我不想说难听的话,但是温莎公爵夫人(Duchess of Windsor)真的非常粗鲁,而且是个让人很不喜欢的人。首先,她看着你的时候会露出很讨厌的表情,还有她总会说些让人不高兴的话。

有一张我穿着圣洛朗灰色礼服(Saint Laurent grey dress)的照片,顺便说一下,那套礼服卖出去了9000套。意大利演员索菲亚·罗兰(Sophia Loren)坐在前面。那件礼服属于那种完全不适合她的衣服,因为她身材太婀娜了。所以,她坐在那里想着:那不适合我。

关于1957年伟大设计师之死

上世纪50年代,斯韦特兰娜·劳埃德是巴黎的一名模特。
上世纪50年代,斯韦特兰娜·劳埃德是巴黎的一名模特。Supplied: 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迪奥先生因心脏病而死;他是在意大利去世的。这确实是一个打击。他们将遗体运回来,服装店负责人宣布在那之后的六个月里,不许有人离开。无论是工人还是模特,谁都不许走。我们必须在那之后的六个月继续在店里工作。店里给我们发了黑色的大衣。服装店关门了,但是每个人必须到店并打卡,就像在工厂一样,在当时就是我们日常要做的。换言之就是不允许我们待在家里。

负责人动情地宣布,“国王已死,国王万岁(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之后他宣布我们要称呼和我们年龄差不多大的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为阁下,他将在为期一周的哀悼之后继续行使迪奥先生的权力。

关于时尚之外的人生

我现在完全是时尚的圈外人。时尚曾经只是我的第二职业。我的第五个事业是演讲,这是我最喜欢的事业,我做了25年。

在这个展览中我感觉自己像个鬼魂一样。我是在1957年还是在2017年?这种感觉很奇怪。


标题图片:迪奥20世纪50年代模特斯韦特兰娜·劳埃德。AAP: Stefan Postles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