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滑翔机大奖赛:精英飞行员齐聚维州同场竞技

大卫·皮奇是参加霍舍姆飞行比赛的一名飞行员。他曾在澳大利亚空军服役30年。
大卫·皮奇是参加霍舍姆飞行比赛的一名飞行员。他曾在澳大利亚空军服役30年。

十四名精英滑翔机飞行员抵达维州西北部的一个小镇,参加世界滑翔机大奖赛系列赛。

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的选手将在霍舍姆(Horsham)这个小镇,展开世界滑翔机大奖赛的竞技,这场竞技将持续至12月20日。

虽然滑翔是一种和平的体育项目,但许多选手曾经都是驾驶战斗机的飞行员。

澳大利亚官佐勋章获得者乔治·布朗(Geoff Brown)是一名退役空军总司令,他14岁起开始从事滑翔运动。

 “滑翔就是面对挑战,每一天都不同,天气都不一样,” 他说。

 “你一直都要做决定,有时候,这些决定会带来后果。如果你下降得太低,你可能得在一个围场着陆。

澳大利亚滑翔联合会(Gliding Federation of Australia)会长曼蒂·坦普尔(Mandy Temple)将担任裁判,她把这项运动比作场地自行车赛。

 “就这项比赛来说,有点像自行车赛,你会看到选手会在赛道上滑行,他们彼此跟随,查看周围的情况,” 她说。

 “这是一种领先获胜制的比赛,所以他们都一起并排滑翔,然后在最后一分钟,其中一名选手会脱离队伍冲刺。”

坦普尔女士说,一旦飞行员升到空中,就开始真正地较量。

 “他们的竞争力都很强,那些参加比赛的选手,他们很强悍,” 她说。

曼蒂·坦普尔是比赛裁判,将滑翔机比赛比作场地自行车赛。
曼蒂·坦普尔是比赛裁判,将滑翔机比赛比作场地自行车赛。 ABC News: Rachel Hayter

寻找热气流有时要碰运气

滑翔需要高度集中,飞行员要不断地注意被称作热气流的上升空气流,以保持悬浮于空中的状态。

“积云是由热气流形成的,当热气流在空中上升时,水蒸汽会凝结成一团云,” 霍舍姆飞行俱乐部(Horsham Flying Club)主席阿诺德·内万德(Arnold Niewand)说。

 “所以这很容易,你知道积云下会有一股热气流。”

大卫·皮奇(David Pietsch)是这次比赛的一名参赛选手,他曾在澳大利亚空军(RAAF)服役30年。他说,在没有云的帮助下,找到热气流是很困难的。

“当没有积云时,就有点要碰运气,这就有点像闭着眼睛走过森林,” 

皮奇先生说,飞行员还可以看看地面,以确定哪些部分可能会更热。

一旦滑翔机进入热气流中,飞行员要绕圈飞行以产生动能,然后离开并继续比赛。

“像鹰这样的鸟类拥有惊人的视力,如果它们转向或处于热气流中,它们总是一个很好的提示来源,”布朗先生说。

大多数滑翔机比赛都是在北半球举行,此次世界滑翔机大奖赛系列比赛中接下来的八个预赛举办地有意大利、波兰和斯洛伐克等。

霍舍姆比赛的前两名选手将获得2018年在智利举办的世界杯决赛的参赛资格。

 “这是一项绝好的运动,我建议青年考虑参加这样的运动,” 皮奇先生说。

关键要点:

  • 滑翔机飞行员在维州西部地区参加大奖赛竞技
  • 前澳大利亚空军飞行员参加比赛
  • 大多数滑翔机比赛的举办地在北半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