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父亲重新定义家的概念

1

当约翰·加斯里(John Guthrie)和丹尼斯·卡什(Dennis Cash20多年前宣布要抚养青少年之后,他们的朋友觉得他们的“脑子不正常”。

为什么两个没有孩子的男人想要接受抚养受过创伤的青少年的挑战呢?还有,人们对于同性情侣抚养孩子会有什么样的看法?

丹尼斯同样有过这些担忧。

“一开始我怀疑我们是否真的有和经历过困难或需要特别关照的小孩相处的能力,” 他说。

“作为一对同性情侣,我在抚养男孩上有过担忧,单纯因为担心别人会怎么想。”

“所以我当时的原则是只收养女孩。”

丹尼斯·卡什(最左)和约翰·加斯里(最右)在过去20多年来已经抚养并教导了12名青少年。
丹尼斯·卡什(最左)和约翰·加斯里(最右)在过去20多年来已经抚养并教导了12名青少年。Australian Story: Sarah Gerathy

根据巴纳多斯澳大利亚(Barnardos Australia)的说法,大多数抚养儿童的人想要抚养婴儿,但是约翰和丹尼斯却选择抚养儿童保护慈善机构的永久安置计划中的青少年女孩。

他们同意收养年龄低至12岁的女孩,一直抚养到18岁,20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家庭渐渐人丁兴旺了起来。

这对在一起已有30多年的情侣已经抚养并教导了10多名儿童。

但是直到他们开始拍摄澳大利亚故事(Australian Story)的时候,约翰和丹尼斯才完全了解到他们曾抚养过的孩子们曾经受过的创伤。

每个孩子来到家里后,他们会接受简单的情况介绍,但是他们的主要关注点在于孩子们的未来而不是她们的过去。

约翰很高兴现在这些年轻姑娘们足够自信地去开启外面的世界,不仅对她们的爸爸们敞开心扉,还能够走进外面广阔的天地。

“我们和这些孩子相处多年,但是她们只告诉了我们一点关于她们经历过的事情,” 他说。

“现在她们是成年人了,她们觉得自己可以与人交谈了,我想一直以来让她们保留自己的故事对她们来说是很好的。”

‘她似乎要弄断我的骨头’:莎拉的故事

在青少年时期同约翰和丹尼斯住在一起前,莎拉曾住过10个抚养家庭和避难所。
在青少年时期同约翰和丹尼斯住在一起前,莎拉曾住过10个抚养家庭和避难所。Australian Story: Sarah Gerathy

如今30岁的莎拉是约翰和丹尼斯抚养过的第一个孩子。

“我很幸运能活着走出我的亲生家庭,” 她说。

 “我不认为我在那样的虐待之下还能活下来。”

在莎拉来到丹尼斯和约翰的家里时,她曾多次入院接受治疗,曾骨折过21次。

“我妈妈患有闵希豪生代行综合征(Munchausen by proxy)”。她就像要打断我的骨头。

尽管曾哭着寻求帮助,莎拉说没人相信她,直到社区服务部工作人员接手了她的案子。

莎拉青少年时期开始和约翰和丹尼斯一起生活。
莎拉青少年时期开始和约翰和丹尼斯一起生活。Supplied

在10次安顿之后,当时12岁的莎拉来到了丹尼斯和约翰的家中,之后很快地融入到新的生活环境。

“那里没有大喊,没有尖叫,有的只是平静,” 她说。

但是在短暂的蜜月期之后,约翰和丹尼斯说他们第一次尝到了抚养孩子的现实困难。约翰回忆起莎拉上学的第一天。

“她穿上校服,我想着一切都会很顺利,我带她去上学,后来她狂奔了起来,我跑到街上找她,” 他说。

莎拉辍学多年,她很害怕。

“我并不觉得我能适应学校生活。我已经离开太久了,” 她说。

在莎拉担心是否能融入学校生活的时候,约翰和丹尼斯在想他们是否能帮上忙。那时起,他们的关系发生了改变。

“我当时在想或许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我和约翰会否定之前我们做过或没做的事情,” 丹尼斯说。

在和负责莎拉的工作人员再次确认之后,约翰和丹尼斯坚持了下来,之后莎拉也很快地安顿了下来。

约翰说尽管许多接受抚养的孩子会有信任问题,耐心和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我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很辛苦,但是他们爱我。他们包容我的缺点和我所带来的负担并且爱着我,” 莎拉说。

“那是非常脆弱的时期”

马斯出生在西非国家塞拉利昂,八岁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澳大利亚。
马斯出生在西非国家塞拉利昂,八岁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澳大利亚。Australian Story: Sarah Gerathy

马斯(Musu)12岁时来到达丹尼斯和约翰的家,她在塞拉利昂的内战中生存了下来,加之她家一个朋友对她的严酷殴打让她以难民的身份来到了澳大利亚。

警方得知她的困境之后,马斯被安置在抚养机构中。

马斯回忆起约翰和丹尼斯第一次开着黑色敞篷车来接她时她有多开心。

“这是真的吗?” 她回忆到。

“他们是我的照看者吗?他们在跟我开玩笑吧。”

澳大利亚抚养家庭

  • 截至2016年6月30日,有46500名儿童生活在家庭之外的看护场所中。
  • 约90%的家庭外看护儿童生活在抚养者或亲属照看下
  • 约10000个抚养家庭拥有一名以上的孩子和他们共同生活
来源:AIHM Child Protection Australia 2015-16

但是在那段日子里,约翰和丹尼斯又遇到了类似的问题。马斯会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卧室里,用家具顶住房门把她的新抚养者挡在门外。

她说刚搬进来的时候是很艰难的。

 “那段日子很艰难,因为你不认识这些人,你和陌生人一起生活。你处于非常弱势的境遇,” 马斯说。

过了一段时间,丹尼斯和约翰赢得了她的信心,而且她融入了进来。

马斯给其他在抚养家庭中的孩子的建议是,让你的以往过去吧,并尽可能地去享受新的生活。

“我知道有许多孩子有过受创伤的经历,这需要时间才能继续下去,” 她说。

“但是你真的需要接受你的抚养者所给予你的,并接受他们给你的帮助。”

为更多的孩子敞开大门

长期伴侣丹尼斯·卡什和约翰·加斯里希望很快能抚养一名新生儿。
长期伴侣丹尼斯·卡什和约翰·加斯里希望很快能抚养一名新生儿。Australian Story: Sarah Gerathy

马斯形容约翰和丹尼斯是“无与伦比”的。

“我平心而论,因为我自己的经历和他们为我还有其他孩子所付出的,就那些爱和关心而言——他们是很棒的人,我会给他们全世界,” 她说。

尽管约翰和丹尼斯已经60多岁了,他们说只要有孩子需要抚养,他们会接受他们。

过去两年,他们在照看14岁的海莉(Hailie),今年稍晚他们计划抚养一名新生儿。

丹尼斯说尽管作为一名抚养者很有挑战,但是这是一种有收获的经历。

“对我们的回报就是看到她们回来,家的大门始终为她们敞开,而且她们会经常回来,” 他说。

约翰谈起孩子们的时候总会露出骄傲的神情。

“每天我们生活就是聆听她们做的事。我喜爱我们在一起的感觉,” 他说。

“我真的无法想象如果20年前没有这些孩子的话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