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眼睛会欺骗我们?

Visual Illusion Pattern

【澳洲佳】为什么我们会产生视觉错觉?大脑开的这种诙谐玩笑又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怎样意想不到的惊喜?

在谷歌搜索中输入视觉错觉(visual illusion)会找到超过483万条信息,从著名的咖啡墙错觉到熊猫错觉图,这些由普通黑白格子或斑点组成的图案无不散发出神奇的魔力,让你的视线在恍惚间跌入诡异的错觉之门,并久久徘徊在亦真亦幻之间。

科学家认为,视觉错觉的益处远不止片刻的脑力较量和精神愉悦。“视觉错觉给我们带来了两大好处。在科学领域,错觉能帮助我们深了解人类的衰老以及此过程中视觉的变化,也能帮助我们深了解厌食症、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等症状,” 墨尔本大学神经科学家阿斯翠德·哲曼(Astrid Zeman)博士对澳洲佳说。

为什么我们长久以来信赖的视觉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哲曼博士认为,这是进化过程中,人类脑力高效配置的产物。

“很多时候我们的大脑会选择走捷径。我们会根据之前看到的东西推测规律,然后假想出之后我们会看到的内容。实际上,我们的大脑很有效率,会选择捷径,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且最有效地看到未来的信息,”哲曼博士对澳洲佳表示。

每种错觉都能揭开与之有关的一些神经机理,通过信息是如何被抑制,比如神经元如何彼此沟通,我们处理图像时哪些信息被认为重要,我们抑制周边信息的能力如何以及青老年人对错觉会有哪些不同反应。

另外从艺术的角度,我们也可以看到错觉对几代艺术人的影响,不仅是对某些艺术个体,而是对整个艺术运动。纵观历史,很多画家运用角度和阴影在二维的画布上创造出三维立体图像。时至今日,我们还能看到很多街头三维艺术家在运用并探索这些技巧。

音频:阿斯翠德·哲曼接受潘宁采访谈为什么视觉会出现错觉
Australian Customs Service Building
位于墨尔本的澳大利亚海关大楼ABC: Kai Feng

另一个视觉错觉运用日益广泛的领域是建筑。从楼体呈现扭曲效果的布拉格跳舞的房子(Dancing House)到三维建筑看似二维效果的新加坡新门广场(The Gateway),匠心独具的建筑设计师创造出一个个令人脑洞大开的有趣作品,包括被视为错觉标志性建筑之一的澳大利亚海关大楼。

 “有时视觉错觉会以非常怪诞的方式运用到建筑上,比如座落在墨尔本的澳大利亚海关大楼,著名的咖啡馆墙面错觉,令直的水平线看上去错落不齐。但是更经常的情况是,设计师会以更微妙的方式运用视觉错觉,”悉尼大学建筑规划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温迪·戴维斯(Wendy Davis)表示。

“比如让一个房间比它实际上看起来空间更大,让东西看起来距离更近或更远。在建筑领域,室内设计师乃至灯光设计师会通过这种方式运用视觉错觉。”

Corporate Interior Violet Mirrored Illusion
设计师Phil Manker和建筑师Jonathan Cutler运用镜子和灯光营造扩大的空间感错觉。Phil Manker

在戴维斯看来,人类大脑的这种视觉设置不仅高效,而且是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得以维系的基础。

“如果我们对外部的视觉反应完全精确,我们会看到电脑屏幕上的都是一些像素而不是整幅图片,我们对打印文件的视觉反应也会如此。”

戴维斯认为,视觉错觉的存在会给未来建筑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我们看到人口增长和城市化进程,我们都知道应该更有效地使用各种空间,如果我们能运用较少的土地面积创造出令人感觉更舒适、心情更愉快的空间,那将会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

温迪·戴维斯接受潘宁采访谈视觉错觉在建筑和设计上的运用
The Gateway Singapore
新加坡的新门广场。Someformofhuman

与此同时,时尚界对视觉错觉的青睐似乎从未停止。设计师通过条纹与斑点创造出穿着者凸凹有致的完美身材,并运用不同色块的巧妙搭配提升观者对穿着者的视觉印象。在戴维斯眼里,时尚界的视觉错觉风潮会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时尚设计师非常具有创新精神,眼下这种运用图案和颜色来美化穿着者身材的趋势是很棒的。说到底,时尚设计师希望人们穿衣感觉很好。如果我们可以运用视觉错觉来达到这一点,那么每个人都受益。”

Dark Wonderland Exhibition
时尚设计师钟情运用图案和颜色来美化穿着者身材。ABC Central Victoria: Larissa Romensky

错觉的妙趣不仅令建筑师、艺术家和时装设计师趋之若鹜,也成为许多人一笑释压力的休闲游戏,谷歌搜索上数以百万计的错觉图案与网页就是例证。多年来一直潜心研究人类感知学的悉尼大学科学家坦雅·塞佐娃-塞伊特(Tatjana Seizova-Cajic)表示,除了视觉错觉外,人类的其他感官也存在奇妙的错觉。

“如果你知道感官是怎样工作的,你就可以创造出错觉。举个简单的例子,找一大一小两个可以握住手里的球,直径几厘米,你用一只手握住大球,另一只手握住小球,挤几下球,时间约一分钟左右,当中不能换手。然后你会发现每只手开始习惯各自握着的球的大小。一分钟后,把两个一样大小的球放入两手,你的感觉会很不一样。习惯握着小球的手会认为现在握着的球比实际情况要大,而习惯握着大球的手会认为现在的球比实际情况要小。”

Uznadze Effect
乌兹纳则效应。Supplied: Tatjana Seizova-Cajic
坦雅•塞佐娃-塞伊特接受潘宁采访谈感官错觉游戏

试试这个有趣的游戏,体验人类进化过程为我们配备的这种说错却对的错觉。